[創作] 甜蜜的敗類(五)

泠煙簡直是束手無策。

幾次和拜蕾雯交手,莫不大敗而逃。他沮喪到完全沒有辦法,最後決定去聖光大教堂祈求冥福…不是,是祈求祝福。

但理所當然的,聖光不會給術士的他任何答案,反而遇到那個可愛牧師。她臉色大變的倒退好幾步,跟身邊的牧師姊妹竊竊私語,每個可愛女孩都用看變態的眼光看他。

【Google★廣告贊助】

這讓人情何以堪。

頹著雙肩走出大教堂,經過孤兒院。孤兒院的老師正在上課,幾句話飄到他耳底,讓他頓悟了。

感謝聖光!他感動得跪地,喃喃著在胸口劃著十字。這一定是聖光的救贖和指引,即使他服侍闇道,聖光也沒有放棄他。

他興沖沖的回去準備,這次絕對有把握。

「敗類…我是說,拜蕾雯。」

女王這次更氣勢萬鈞的衝過來…卻一頭撞在獸欄上。定睛一看,泠煙將自己關在大鐵籠裡,氣得她緊咬銀牙。

「你以為這可以擋我多久?!」她高叫。

泠煙苦笑,他根本沒指望可以擋多久,但能讓她聽完話就行了。「等等,等等!拜蕾雯,別急著拆籠子!妳沒聽過強摘的果子不甜嗎?」

「沒有!」她回答的很乾脆,開始破壞鐵籠。

…這是跟馬戲團租來的,真的毀了事情就大了。「但讓我心甘情願不是比較好嗎?」

拜蕾雯停了手,舔了舔唇,小虎牙閃閃發亮,「那當然囉,心愛的…你想通囉。」

「算…算吧。」他一臉尷尬的笑,「但妳知道,我…我還沒有經驗…」

拜蕾雯笑顏逐開,「不要緊,人家的經驗很多,而且任君選擇。」

他看著拜蕾雯尖銳的指甲和有倒刺的鞭子…還有什麼甘油鞭打的…他其實很怕痛。謝了,他很感激,但不敢嘗試。

「咳,」他清了清喉嚨,「我覺得我們循序漸進比較好。反正我們要相處的時間那麼多…」

她皺起眉。若不是這次的對象這麼俊美可口,她才熱情不起來呢。但好吃的食物,本來就該慢慢吃。

「那我們從哪裡開始?」她開始搔首弄姿。

「就從…」泠煙掏出一個閃亮亮的徽章,「我們就從好寶寶徽章開始吧!」

「…啊?」

泠煙跟她解釋,她若願意規矩的不動手動腳,忠實完成一次任務,就送她一個好寶寶徽章。累積五個好寶寶徽章,就可以吻他一次。

「那要多少可以撲倒你?」她想跳到最後的步驟。

「…一千二。」看到拜蕾雯細細的眉皺起來,他趕緊補充,「我絕對不會抵抗。」

其實泠煙好好的盤算過了。如果只是親吻,不要掙扎的話,應該災害面積不會太大,而且集中在上半身,不至於傷到重大部位。而且看拜蕾雯餓成這樣,應該沒有耐性慢慢存,每五個就可以消耗一次,有生之年都不見得有機會撲倒他。

但拜蕾雯卻有另一番盤算。有親就有機會,而且男人都好死相,親下去搞不好天雷勾動地火,什麼徽章也不用存了。

男人嘛,總是嘴巴說不要,身體倒是挺老實的。

一術士一魅魔各懷鬼胎的笑起來了,很爽快的簽了好寶寶徽章契約。

當然,這只是新災難的開始,絕對不會是結束。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