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 甜蜜的敗類(六)

泠煙成了術士師傅眼中的優等生。

一時之間,名號響噹噹,所有的隊長都爭相邀請這個擁有豔麗魅魔,而且控場從不失手的強悍術士。

據說他不但可以從容控好三隻以上的敵人,還可以讓那些敵人在死前還帶著幸福的笑容。

【Google★廣告贊助】

術士師傅當然覺得面上大大有光,稍稍彌補了「術士只會炸卡拉贊屋頂」、「術士只會養出使聖印的惡魔守衛」這種汙名。

但誰也不知道,泠煙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

自從拜蕾雯和他簽訂好寶寶徽章契約後,他總算是見識到惡魔僕從言出必行的優良品德,但也見識到無法逃避契約後果的苦楚。

他樂觀的以為,不過是親吻,傷害只會集中在上半身,不會衍生其他災害…

結果證明,他實在太天真了。

每次修繕師傅看到他送修的法袍、腰帶,甚至是飾品的時候,都會瞪大眼睛。「…這個,我的能力是修繕,可不是縫破布。」他遲疑的抓起破布條,為難起來,「而且我第一次看到飾品變成碎片的。你該不會是把食物處理器誤當成洗衣機吧?」

熱淚湧上泠煙的眼眶,幾乎要掉下來。

是的,拜蕾雯嚴守契約,但你知道的,人類和惡魔對契約的解讀相異甚大。拜蕾雯理直氣壯的認為,親吻當然是附帶許多相對應的肢體動作,激情之餘,當然顧不得衣物完整。

即使泠煙使出渾身解數捍衛了自己的貞操,但情形真的越來越不妙。淺嘗則止只讓拜蕾雯的火更旺,無從發洩的魅惑全轉化到敵方身上。

於是,原本只能魅惑一個敵人,漸漸因為欲求不滿的累積,變成兩個、三個,甚至可以魅住一整個小隊。

師傅和隊友的交相讚美,只讓他的冷汗越來越多,心裡的恐懼越來越旺盛。因為每次拜蕾雯來兌換勳章的時候,他的傷痕和衣物破損的程度,也節節升高,已經到了紅色警戒的程度。

等修繕師傅宣佈他無法修補五平方公分為單位的法袍碎片時,他覺得情形已經到了臨界點了。

他的貞操…真的還保得住嗎?

就在某個夜黑風高的夜晚,拜蕾雯獰笑著要來兌換獎品…他真切的體會到「人為刀俎,我為魚肉」這句諺語的契合度。

「我、我今天有點頭痛…」他趕緊拋出這句。

「這是女人拒絕的時候才會說的。」拜蕾雯目露兇光,「我們是打過契約的唷~」她用力一扯鞭子。

不行,她要失控了,她真的要失控了…相處這麼久,他太了解這隻甜蜜的敗類了!

一個箭步,他衝到門口,剛壓下門把…壓抑過度的拜蕾雯,將掛滿倒刺的鞭子使得出神入化,將他捆得像個粽子似的拖了回來。

「別抵抗呀,小冤家~」她笑得這麼艷,卻讓泠煙的頭髮通通豎起來,「眼一閉,牙一咬,痛一下就過去了~☆」

尖叫連連的泠煙差點被得逞…若不是拜蕾雯興奮過度踩到他的「重要部位」,為了看傷勢解開他,痛得臉色發青的泠煙彎著腰,硬掏出契約將她逼回虛空…

說不定他的貞操真的就完蛋了,可能還附帶性命一條。

護著自己的「重要部位」,他倒在地板上模擬龍蝦,並且在之後一個禮拜,走路的姿勢非常奇怪,大家都以為他大病一場。

從那天開始,他發狠練習用恐懼控場,死都不肯叫魅魔了。師傅對他這種行為很不滿意,隊友也嘖有煩言。

但他一概充耳不聞。

那又不是師傅或隊友的貞操,也不是師傅或隊友的性命。

想到那個月黑風高的夜晚,他都會忍不住滴下眼淚。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