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 甜蜜的敗類(七)

雖然歡迎度不如以往,但泠煙的恐懼控場基本上還是很穩的,他也就這樣平安的跟著不同的隊伍,一路通過艱深的考試,直到可以穿過黑暗之門。

但師傅卻嚴峻的拒絕他的申請,「沒有恐懼戰馬的術士,只是不會冰箱的法師而已。」

【Google★廣告贊助】

泠煙摸不著頭緒,他看了看其他已經打包去外域的畢業學姊學長,「…但許多學姊學長都…」

「那不是我的學生,」師傅嚴厲的揮手,「我的學生,非得到恐懼戰馬不可!咀咒那些離經叛道、偏離黑暗的術士!是術士就該騎恐懼戰馬,居然妄想花錢好躲避艱困的試煉?!我們術士數百年來優秀的傳統…美好的技藝…高貴的闇之道…」

師傅滔滔不絕的說了一個鐘頭,讓泠煙的腦袋嗡嗡響。他費盡力氣才打斷師傅的諄諄教誨,滿口應承要去解決這個艱困的試煉。

任務不算難,但要花大把的金幣和八百萬里遠的萬里長征。泠煙差點把他的馬給騎趴了。不過,自從不再招喚拜蕾雯之後,修裝費大幅的降低到水平線以下,他終於擺脫了萬年貧窮的赤字;術士的考試往往都要八千里路雲和月,他也早就有心理準備。

再說,跟拜蕾雯有過如此「精彩」的相處之後,他的抗壓力已經高到破表,有超凡入聖的趨向,所以還是輕描淡寫的完成所有前置作業。

即使是厄運之鎚煩瑣到令人破口大罵(同行的戰士就毫不客氣的用各國語言的髒話侮辱整路的敵方),他還是心平氣和的到達了伊莫塔爾的牢籠,並且命令耶維爾佈下三樣法器:黑色戰車之輪、末日蠟燭、達斯莫拉的鈴鐺。

接下來,只要等待試煉開始就行了。

就在這個時候,他的四個隊友突然消失無蹤。

泠煙瞪著他們原本站立的地方,連忙施展密語法術,卻只通往一片寂靜。他試著密語師傅,沈默如故…就像是這個世界上的人都消失了,只剩下他。

這還不是很大的問題。最迫切的問題是…密密麻麻的克索諾斯小鬼和殺氣騰騰的恐懼守衛已經穿過結界而來了啊啊啊啊啊~

他連忙奴役恐懼守衛。根據學長的筆記說,奴役住恐懼守衛,趁著被奴役的守衛大刀闊斧的斬殺小鬼時,護住法器。

但當他施展出「奴役」法術的時候,大大的跳出兩個免疫的字樣,並且激怒了恐懼守衛。

他拋下法器,尖叫著逃跑,後面跟著大票的小鬼和憤怒的恐懼守衛。

終究還是被逼入了死角,正在想著「吾命休矣」的時候,虛空中傳來薄弱的嬌聲…

呼喚我,心愛的。

是拜蕾雯的聲音?但他根本無法施法完全,被這樣屢屢打斷施法的狀態…

呵。心愛的,我和其他惡魔僕從不同…和你訂定了額外的契約。呼喚我…

「敗類…拜蕾雯!」他氣急敗壞的大叫。

拜蕾雯從虛空中現形,那樣的美麗、嬌豔,籠罩著強烈怒氣和狂喜。

她慢慢的舔了舔唇,親吻自己的鞭子,媚眼帶著對血的饑渴。

「傷害我心愛的主人…你們作好下地獄的準備了嗎?」她用力繃緊繩子。

這是第一次,泠煙覺得這隻該死的魅魔,如此的動人。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