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 甜蜜的敗類(八)

拜蕾雯用著無比洶湧的怒氣(和累積太久的欲求不滿),轟殺了不知道幾百波的小鬼和恐懼守衛,泠煙趁機修復了差點被破壞的三樣法器。

等九個咒法陣湧起,無止盡的小鬼和恐懼守衛被捲入異界時,他們倆都還活著。

拜蕾雯還是高傲的挺直背,握著她的鞭子,但她美麗的肌膚上面,佈滿了數不清的傷痕,唇角流下的血,一點一滴的落在地板上。

【Google★廣告贊助】

這是他甜蜜的敗類,貪欲易怒的魅魔女王。他的唯一,靈魂綁定、不畏身死捍衛他的夥伴。

「…逃吧。」拜蕾雯微偏著頭,媚笑著看著身後的泠煙。「趁我斷後的時候,你快爐石吧…別忘了我就好。」她不顧累累的傷,衝向剛剛湧現的恐懼魔王赫爾努拉斯,「心愛的,別忘了我…」

「妳、妳開什麼玩笑!」泠煙衝上前,「妳是我的女人,我的拜蕾雯啊!我怎麼可能看著妳去死?怎麼可能?!」

那個嬌豔暴躁的魅魔,卻只給了他一個帶著悲感的美麗微笑。她被克索諾斯恐懼戰馬踹飛,然後被赫爾努拉斯刺殺,吐出最後一口鮮血。

泠煙空白了幾秒鐘,像是他全身的鮮血都抽乾了。發出一聲悲痛至極的尖銳怒吼,「拜蕾雯!」

接下來發生什麼事情…其實泠煙也不清楚。等他清醒過來時,赫爾努拉斯倒在一旁,恐懼戰馬只餘魂魄。

滿地的鮮血,分不出是魔王的血,還是拜蕾雯的血。

他將拜蕾雯抱起來,覺得心都快碎了。為了他,為了這個不斷拒絕她、逃避她,只會不斷尖叫的無用男人,她義無反顧的奉獻了自己的性命。

「…心愛的,你管我做什麼?」她的臉幾乎都讓長髮覆住了,只看得到失去血色的、粉桃瓣似的唇。「快去跟恐懼戰馬說話呀…恭喜你…」

「妳不會有事的!」泠煙的眼淚落到她臉上,「只要將妳送回惡魔界…」

「我回不去了。」拜蕾雯淒慘的笑了笑,「我違背定律,再也…回不去…真正的死亡就要來臨了…」

「妳不是說…?」泠煙整個發冷了。

「呵。」拜蕾雯輕笑,「心愛的,你真的好純真。難道你不知道…惡魔很會騙人嗎?你要小心惡魔的謊言…包括我。但我就喜歡你這樣…好幾百年了…我才遇到我真心喜歡的人。

「我不甘心…也好不放心。我真不想把你交給其他人…管她是魅魔還是女人。我不甘願…」

這個嬌豔暴躁,甜蜜而敗類的女王,蜿蜒的落下淚,沈重的滾燙了泠煙的心。

「…不會有別人!」他怒吼,淚也隨之洶湧,「再也不會有別人了!我此生都屬於妳,拜蕾雯!不要死!別拋下我…」

「…我沒忍到一千兩百個好寶寶徽章,真的、真的好遺憾…」

「不用一千兩百個徽章。」泠煙泣不成聲,「妳的、妳的眼淚…抵得上一萬個勳章…」

那天,拜蕾雯終於完成了她企盼已久的夙願,將淒涼的牢籠,成了春風滿盈,跨越人類和惡魔身心契合的伊甸園。

她含淚微笑的消失在虛空中,留在泠煙手中的,只有恐懼戰馬的韁繩。

像是將泠煙的一切都隨之帶走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