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 甜蜜的敗類(一)

一切的災難,都是從他招喚魅魔拜蕾雯開始…

但事實上,這個災難的起因,要來自他鬱鬱終生的法師父親。

「牧師?」他的父親跳起來大吼,「我們家沒有當窮牧師的小孩!不准!」抓著志願表的手不斷的抖。

但泠煙有點為難,第一志願被否決了,那第二志願呢?

【Google★廣告贊助】

「那法師…」

「當法師?!」他老爸跳得更高,「你看到老子沒有?到現在還是廚師的份!當什麼法師?你想不如去當個牧羊人或賣煎餅,賺得錢還比較多!」

「…但是爸爸,我體力測驗沒有通過。」他有點尷尬,「所以要當聖騎有點…」

「你怎麼這麼不知變通?」他老爸暴跳,「你這麼聰明,當然是要當術士啊!難道你不知道術士號稱bug職業、raidboss?想要光宗耀祖,當術士是唯一的途徑啊!!你馬上給我去『已宰的羔羊』報到!」

「但、但是,爸爸,我不想跟闇法打交道…」他還想力挽狂瀾。

「快給我去報名!」他老爸大腳一踢,「不然你別想我給你學費!」

他伸手,但老爸當著他的臉把門摔上。停滯了一會兒,他頹然的把手放下。

就這樣,他心不甘情不願的去考術士,沒想到還讓他考過了。他真恨自己規規矩矩的個性,就算不情願,他還是好老實的把答案一一寫上。

於是,他成了術士。甜美溫柔的牧師學妹和高貴絕美的法師學姊都成了夢幻泡影。

不是說他的術士同學和學姊不美,相反的,她們都很漂亮。但見識過她們解剖課的冷靜和吸取靈魂碎片的無情,再多遐想也付諸東流。

他的求學時光因此慘綠,甚至還有點發黑。Orz

但他不知道,這些都還是小規模的坎坷而已。真正大規模的災難,還在後面等著他。

***

當他跑了幾百萬里,好不容易達成師傅的要求,師傅嚴肅的將魅魔的真名給他。

「…敗類?」他疑惑的念出來。

「徒兒,」師傅無奈的說,「後面還有一個字。」

那個字沾到一點墨水,所以看起來不是很清楚。

「拜蕾雯…」剛喊完,他已經被撲倒在地,脖子上圈著鞭子,一張絕艷的臉孔興奮得高叫,沒頭沒腦的亂親…但她的膝蓋頂在他胃上,幾乎讓他胃出血。

「你真幸運,」師傅對他擠擠眼,「特別熱情的魅魔。」

但泠煙已經臉孔發青,快被魅魔的鞭子勒死,同時有胃出血危機。在他接近拼命的掙扎之後,他終於逃離了魅魔的利爪,把她塞回虛空中。

「這樣的辣妹你不要,你到底希望什麼?」師傅不解的聳肩。

泠煙想說話,剛被魅魔抓傷的額頭噴出一道血泉。「…最難消受美人恩。」他蒼白著臉孔壓住額頭的傷痕,倉促的逃出去。

這是他和拜蕾雯第一次命運性(?)的會面。從這天開始的五個月內,他沒有膽子再叫她第二次。


邊寫邊笑…
XD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