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官相護 之十六

晚上的韭菜盒子不太成功,最少就唐勤書的標準來說皮實在太厚。但是顏謹容還是很捧場的吃得很香。

因為表弟會漸趨完美,不久後就會吃到非常棒的韭菜盒子。

但對廚藝抱著絕對挑剔和驕傲的唐勤書卻感慨,表哥這方面實在是個脾氣絕佳的好人。

【Google★廣告贊助】

時序漸漸推進初夏,忙亂的春耕結束,開始有段農閒時期。以農為主的桃源縣衙也跟著悠閒下來,最忙的變成工曹,也是外勤居多,開始巡視水利之類。

人手足,唐勤書就沒被調去幫忙。她依舊在刑曹當書辦,但最近沒什麼重大到要書辦隨行紀事的刑案。

她接到嫂子寄來的家書正是閒得整理檔案的時候,結果這封家書讓她倒抽一口良氣…比論語加註還厚的家書是怎麼回事。

看完以後的感想是,嫂子掌家帶孩子似乎還是太閒。

春初道路開通,她寄家書時順帶問了一筆,實在是當初顏家表哥太慘烈,她實在好奇崔錦文的事。

畢竟在傳聞裡只聽說才貌皆盛聞名天下而已。

但她只問了一句,嫂子回她一「本」家書,調查得有夠詳細。

總之和盛名似乎南轅北轍。

五歲能文,七歲能詩,其實還算是一般的天才--世家裡這種天才多不可數,沒到這程度不好意思說是神童。

但是在京中最有名的卻是崔賢桃之夭夭灼灼其華的緋聞。說得上號的皇家宗室子弟幾乎都有些跟她不得不說得故事,她也很大方不避人,與人出雙入對,屢有親密之舉,比貴女們還豪放。

雖說幾代女帝後,對女子的束縛減輕很多,擁嫁妝自立女戶招婿的女子也不怎麼樣了,貞節觀從生理上轉變成心理上…但終究還是講究貞節。

開始時雖然混亂過,像是要揚眉吐氣般,曾經女子招婿非要弄個三夫四侍,求與帝母看齊。但自文昭帝只有駙馬親王後,誓為比翼鳥成為招婿女子的追求,也讓許多分不到太多家產的嫡幼子或庶子,不再視上門女婿為畏途。

現在的招婿比起自古傳下來的贅婿要合乎禮俗多了。招婿如同分家,婿依舊可奉養探視自己父母,如同女子保有嫁妝的所有權和處置權,被招的婿也擁有聘財的所有權和處置權,並且可選一子隨父姓傳祧。

這樣的社會風氣之下,許多觀念為之轉變。女子的選擇多了,嚴守古俗的世家子越來越難娶親,門當戶對之餘,甚至對世家公子本身的品行多有要求。明面上敢納妾的人很少,最多就是有幾個侍婢。而且嚴守「三十無子方可納妾」。

(這就是為啥姜家公子的婚前庶生子會讓唐勤書勃然大怒憤而拒婚的主因)

即使對男子多了些要求,女子也不是就這麼解放了。和一個心儀對象發乎情止乎禮樂見其成,對象門當戶對父母甚至會代為操心。但是和一群對象玩曖昧…就算是男子也會被鄙薄,何況是個女子。

--以上論述來自唐勤書的大嫂顏謹易。她這大嫂是閨中大學士傅佳嵐和法學蜀王慕容馥的研究權威,差點成了史上第一個無須吏考被皇上征辟的女吏。只能說她老哥運氣太好,娶了個才高志遠卻淡泊名利的妻。

大嫂分析了社會現象、禮俗和趨勢,並且列舉了崔賢諸位「入幕之賓」,最後給了一個「有才無德」的評價。

至於才能,這位本身才華洋溢的嫂子,也不吝溢美的讚揚,抄錄了幾首崔賢的佳作,並且遺憾這樣有才的女子卻只把精力荒唐在亂情耽愛之上。

看起來她嫂子未免也太閒。

只是那幾首據說是崔賢所作的詩詞…有些看起來非常眼熟。

「旋抹紅妝看使君,三三五五棘篱門。相挨踏破茜羅裙。 老幼扶攜收麥社,烏鳶翔舞賽神村。道逢醉叟臥黃昏。」

唐勤書張大眼睛,交代了一聲就疾步回自己院子。翻箱倒櫃之後,終於翻到一本老舊的手抄。這是她離開家唯一帶出來的東西。

這是屬於她的,祖母還在世時留給她的。因為這輩她是嫡長孫女。

據說祖母這脈是某個傅氏傳人的侍女傳下來,大概是政德帝時代的,諱名吉祥。雖然不是正式的傅氏傳人,卻有一些言傳身教留下來。

有些詩詞是抄自某個傅氏嫡傳,這首「挽溪沙」赫然在列。但也只是傳抄,真正的作者是個名不見經傳的「蘇軾」。

…難道崔賢是傅氏傳人?

這個猜測讓她很難接受。在幼年時祖母常說起傳承自母族的傅氏行誼,一直以祖上侍奉過傅氏嫡傳為榮,實在不願相信傅氏後人有這種行剽竊無恥之事的人。

說不定是巧合。唐勤書安慰自己。

但是五首裡有三首相符,她心底的預感越來越不好。

今天唐表弟的眼神非常不對,不對到不行。顏謹容悄悄的炸毛了。

「又怎麼了?」顏謹容的聲音逼緊,而且後背悄悄的冒冷汗。

「…沒什麼。」唐勤書不忍卒睹的別開頭。

騙鬼!什麼沒什麼,沒什麼你需要這麼悲憫的看我嗎?悲憫得好像我馬上要死了!

但唐勤書再三不答,不管顏謹容怎麼逼問,她只是越來越哀憫,說,「今晚吃好的…表哥多吃點。」

就說了,她很不會安慰人。青梅竹馬被賣還為崔賢吐血,結果她那個將八卦當治學一般嚴謹的嫂子,入幕之賓的名單裡,居然沒有這個可憐的表哥。

而且還疑似是不肖傅氏後人。

這太悲哀了,悲哀到無從安慰了…只能埋首做菜。

結果唐勤書挑戰了一個不可能的任務。

從來沒殺過雞的她,殺了生平第一隻雞…事實上也沒殺死,半死的雞跳得半天高,滿院子亂跑,最後是顏謹容拔劍衝上去梟首,但是院子已經像是命案現場。

原來看似無所不能的表弟還是有不行的事--她不會殺雞。

「我來!」顏謹容抹了抹差點滴到眼睛的雞血,「以後殺雞我來。」

其實她只是有點心不在焉,再加上頭回殺雞業務不熟練。不過表哥已經太可憐了,所以她只是點點頭。

很難得唐表弟會做雞湯,果然不負等了許久的期待。這道香菇枸杞雞湯真是妙不可言,原本無肉不歡的顏謹容更是大快朵頤。

一般雞湯妙往往肉就柴了,但是雞肉夠鮮嫩,湯就不夠火候。也只有表弟才有那耐心先拆雞架骨熬夠火候,才將川燙過的雞肉和料下去慢燉。

只是…枸杞會不會太多啊?她幾乎倒了一整碗。盛湯的時候老撈到枸杞。也不是不好吃,只是跟他以前吃的不大相同。

「…枸杞對眼睛好。」

她最想對表哥說,忘了那個有才無德的傢伙吧,下一個會更好…記得眼神不要那麼差了。但她實在說不出口。

只能主動的,幫他再加一勺枸杞。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