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官相護 之十七

時序推到仲夏,顏家表哥好似從痛苦的初戀中掙脫出來,顯得平靜多了。

但是換唐勤書有點痛苦。

因為顏謹容把精力轉到她身上,想方設法要讓她脫胎換骨當才子…才女。

【Google★廣告贊助】

不得不說,在文人非常不好混的大燕朝,顏謹容自虐似的讓別人覺得混不下去。原本唐勤書覺得老上司彭大人已經是文人界多才的翹楚,誰知道跟顏家表哥比起來還只在啟蒙班。

禮樂射御書數,不好意思,只是基本配備。顏大才子擅長吟詩填詞,號稱小詩仙。就是醫學上欠缺…他是那種摸不出脈門的人,所以小有缺憾,但藥典起碼有也十來本在胸。

雅好金石,並且專精。這金石,指得是古董。顏家號稱三百年積蘊,子嗣不豐,累代的好東西多不可數。金石之學,在顏家是家學淵博,他還是青出於藍勝於藍的那種。

丹青書法都算小兒科了,他原在京時就千金難求一墨。更糟糕的是,他還雅好篆刻,時下文人以擁有芙蓉公子印為榮。

文已經要逼死人了,武更不讓人活。他的武藝,大概就是免試可以直接徵辟進羽林軍替皇上看大門,只是志不在此而已。

被折騰得想打人的唐勤書為什麼不用腰刀直接給顏家表哥一點教訓…因為連他們祖傳的唐家刀法,日夜勤學的唐勤書只會半套,更用功的親哥哥學了三分之二,只在他們武學塾混了幾年的顏謹容,早學全了。

所以會有天妒英才這句話。事實上真沒有比天才還討人厭的傢伙。

在發現唐表弟連韻腳都一塌糊塗,對詩詞完全沒有任何靈慧。算學上頂多就能四則運算和植樹,日高與七衡就讓表弟直接崩潰了。

不得不承認,表弟長於實務,該會的都會了,但什麼都不精,簡言之,資質平平。

最壞的是,還一點興趣都沒有,顏謹容覺得很苦惱。

她最有興趣的居然是「新編大燕律全集」和「封診爰書」(歷代驗屍實錄)。

這種愛好距離崔賢的才女路線太遙遠。

他願意讓表弟剽竊自己的詩詞,反正於他而言這些詩詞像是湧泉隨手可得,隨便用吧…可是表弟對他翻白眼。

她最有天賦的居然是做菜。但是做菜只能當御廚,對當官一點幫助都沒有。

你可以說顏謹容由愛轉恨…一小部份。絕大部份覺得不公平。仔細衡量吧,唐勤書才是真正在當女吏而不是沽名釣譽,憑什麼她被發配窮鄉僻壤,崔賢卻能在京中妖言惑眾。

太不公平了。

如果表弟願意,他可以傾盡全力打造一個真材實料的「唐錦文」。但是一整個月都不肯做飯的表弟終於讓顏謹容改變主意了…只能期望她成為另一個「小唐大人」。

過完整個夏天,顏表姊…表哥和唐表弟…表妹的戰爭才平息下來。

唐勤書的意志太堅定,顏謹容的胃卻太不堅定了。

最後彼此倒退一步(?),顏謹容開始啟用「過目不忘」的技能讀大燕律和封脈爰書,給記性沒那麼好的唐勤書當有聲百科全書。作為報答,唐勤書親自選擇堅木雕刻成印材,給手頭非常窘迫的顏謹容過過篆刻的癮。

--每月只有十兩銀子薪俸的小主簿,是沒錢買任何印石…眼光太高的表哥,瞧上的印石不同凡響,價格也很華麗。

***

在蟬鳴的最後聲響,剛下衙回來劈柴的唐勤書,拎起一根紋理細緻的木頭,端詳著能不能解出幾顆印材讓顏家表哥過過手癮。

淡淡的香…莫非是某種檀木?

就在此時,明明離院門很遠的她,卻聽到一聲溫和卻清晰的聲音,「小唐大人。」

聲音熟悉又陌生。而且,每每要喊人,大夥兒早就知道要扯著嗓子大喊,不然可能聽不到。

不是每個人都能養得起門房,而她距離世家豪奢的生活已經很遠。

這樣柔和,卻這樣清晰。

她詫異到拎著手裡的木頭出去探看,驚訝得眼睛瞪得圓圓的。

只有一個人會喊她「小唐大人」。看到她的那一刻,天特別的藍,風特別的柔,世間萬物的聲音,特別清晰溫柔。

像是,登泰山而小天下。這種莫名其妙的感慨。

「…元道長。」

這位名為元貳參的少年道姑笑了,接過唐勤書手裡的木頭,「呀,水沈檀。小唐大人備這樣的大禮怎麼好意思,卻之不恭,我倆果然有緣份,心心相印呢。」

「…………」

每次見面都會被元貳參戲弄。雖然說,元貳參總是說,她沒有那種意思,一切都是緣法。

事實上,真正跟元貳參熟識的,是她的老上司彭大人。還在山溝縣時,受困山村,在道路斷絕的情形下,是元貳參帶著彭大人接她下山的。

到現在她也還沒明白,元貳參是怎麼從陌生又危險的山區中找到安全的路。她也不懂為什麼元貳參特別喜歡她,頭次見面就要化她出家。

唐勤書沒有答應,元貳參只是可惜的嘖嘖幾聲,「這樣好苗子,可惜了。是大燕的損失,也是大燕的福份。」

坦白說,她從來沒聽懂元貳參那些莫測高深似是而非的話。

但是彭大人對元貳參非常禮遇、恭謹。她原本懷疑老上司為什麼對個神棍這樣,有回說漏了嘴,說他和元貳參在少年時就結識。

…怎麼可能呢?彭大人都奔五十的人了,可是元貳參看起來跟她差不多大。

可她也無法解釋,靠近元貳參就有種奇怪而舒適的氣氛。每次她情緒低落的時候,就會學著元貳參的模樣抬頭看雲…心頭的烏雲就會因此洗滌。

見沒幾次面,卻令人印象深刻,很難忘懷。

「元道長怎麼會光臨寒舍?您見到彭大人嗎?」或許是彭大人告訴她落腳處。

「哪需要小彭子,貧道掐指一算就是了。」元貳參半真半假的說,最後噗嗤一笑,「其實我也不知道來做什麼…現在還不知道。」

「表弟!呃…表妹。」跑過來看動靜的顏謹容戒備的看著元貳參,「有客人?」

向來淡定遊戲人間的元貳參,瞪著顏謹容受到莫大驚嚇般,「現在我知道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