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官相護 之十八

一直以士大夫自居的顏謹容非常不喜歡三姑六婆之一的道姑元貳參。

毫不客氣的說出來,「在道之後,萬物之前?口氣未免也太大。」

元貳參撫掌大笑。「不同你說,不同你說。」她頓了下,轉為苦笑,「我會心軟。」

【Google★廣告贊助】

唐勤書也笑了。果然表姊是才子…不不不,表哥是才子。彭大人說了,她才知道元道長名字的典故。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出自老子道德經。奇怪的是,顏謹容跟元貳參交談幾句後,那種不喜歡就會暫時泯滅。等元貳參親手煮了一頓素齋,終於讓他實在討厭不起來,甚至相談甚歡。

元貳參並不美。一個道姑卻梳著雙丫髻,顯得年紀很小,穿著窄袖道袍,喜歡將雙手袖在袖中,很痞的舉止看起來卻分外灑脫。

但她的容貌…只能說五官各就各位,沒有什麼地方長錯,異常堅守的平凡。鼻樑有點長,讓她的臉孔看起來像是微笑的貓。

可還是有種本能上的警惕和古怪感,知道表弟居然留元道長過夜時,他攢緊好看的眉,有種忐忑和不放心。

唐勤書再三保證元道長雖然是個神棍,卻善良無害,他才再三叮嚀回自己院子。

元貳參嘆氣,「我就不該來。好奇心害死人。年少時覺得自己無所不知,年紀越大知道得越多,反而覺得自己知道得太少。」

唐勤書沒有說話,只是斟了一杯茶給她,撿起針線繼續。生活無能到無助的顏家表哥,中衣快洗爛了,卻死活不肯穿外面做的,說貼肉的衣服沒辦法容忍。大娘抱怨不能補了,她不得不替他做幾件。

一面喝茶,元貳參一面嘆氣。「妳不用替他裁衣,他穿不到了。」

她腦筋還沒轉過來,已然寒毛豎立,雞皮疙瘩一粒粒的爬起來。

聽起來好像顏家表哥活不久。

「也不是。」元貳參像是知道她在想什麼,「再沒多少時候,或許妳不想替他裁衣。不要浪費精神和情感。」

「他鄉遇故知,而且還是親戚。這情份上裁幾件衣服沒什麼。」

元貳參的神情越發苦惱。沈默了好一會兒才說,「妳想過沒有,若是公子扶蘇沒自刎,說不定秦不會兩代而亡。那麼接下來的朝代,就不可能是漢了。」

她一直知道元貳參有點神神叨叨,事實上,唐勤書搞不懂,為什麼被山坡移體與山洪爆發弄得柔腸寸斷的山道,原本怎麼都築不起來,她做場法事就一切沒問題。

每個來幫工的都像是大力士附身,連村婦都能輕鬆扛起近百斤的石板,進度飛快,而且不再泥濘得無法修築。

或許她沒有真心把元貳參當成神棍。

「但公子扶蘇還是自刎了,秦兩代而亡,劉漢繼統。」她仔細思考後還是慎重的回答。

元貳參神秘兮兮的湊近,「不是。那是因為傅淨沒降臨在公子扶蘇的身邊。若是有傅淨輔佐,大秦五百年國祚跑不掉。」

傅淨是誰?唐勤書想了一下才明白過來,凰王傅氏,一直沒在正史留名,幾乎被歸為稗官野史被遺忘了。

「秦與燕隔幾百年呢。」她覺得這樣的假設很好笑。

「我知道妳覺得好笑,事實上卻只是白駒過隙…」元貳參靜了靜,「假設,公子扶蘇有類似傅淨這樣輔佐者…比方說是傅姬,扭轉了秦兩代而亡的厄運。事實上這是奪天地之命數,堪稱逆天而創的歧途。」

唐勤書越聽越迷糊,「那會怎麼樣?」

「其實不會怎麼樣。若是被正史所承認,終究會平衡而成道。」

或許應該讓顏家表哥來聽。「我聽不懂。」唐勤書坦承。

「沒關係,我只是想說說,憋著難受。」元貳參又嘆氣,「天道者九,逸去者一。其實天道並不無情,總有餘地。歷史歧途能夠被容忍,雖然逆天者未必有好下場,卻不能被抹滅。

「若是被湮沒…這個歷史歧途就會成了自己都不承認自己的不穩定。該死的人沒死,不該死的人卻死了。世間人都是息息相關的,天道總會漸趨平衡,為了不造成更大的缺口,就只能讓一些該死的人再活過來…只是再活過來的人,就不是原來的人了。」

唐勤書的指尖都涼了,捏著針的手微微發抖。她實在很難說聽懂了幾成,但細想卻越來越頭昏,越來越可怕。

「…這樣的人,大燕有多少?」

元貳參緘默了一下,「二十三…二十四個。但也僅止於此了。文昭帝要替傅淨正名於史。」

「不可能。」唐勤書終於感覺輕鬆些了,「邸報根本沒有提到一絲半點。」開玩笑,這是國之大事好吧?這種大議恐怕要討論到地老天荒,現在還有一堆老臣想復辟男帝,怎麼叫他們能承認大燕有一半兒算在凰王手裡?

元貳參長歎一聲。

事實上,沒有傅淨就沒有大燕。她親眼看著大燕誕生,也會一路看到最後。都是該死的好奇心…她認識傅玉蓮,但幾年後就性情大變,成為傅淨。

只是她也不過是個普通的修道者,既不會騰雲御飛劍,也不會縮地術。雖然能推算出有多少來自異界起死回生者,但總是含含糊糊,往往追到的時候已經得從後人口裡印證。

那天睡下後,元貳參對自己笑了一下,「道之後而萬物之前嗎?名字往往表達的只是希望。我還遠遠不及啊。」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