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官相護 之二十二

遞了帕子給她,看了看時辰,雖然滿滿的心疼,卻不得不說,「表弟…等等黃嬸子就來了。記得啊,別說我來過,女孩子的閨譽,是頂頂重要的。」

閨譽。

沒想到還有人在意她的閨譽。

【Google★廣告贊助】

雖然沒人明面上說,事實上對混在男人堆裡的女吏,大家都覺得那是不要閨譽的。要不然不會有那麼多女吏只窩在縣衙當文書那般千金養了。

沒有背景、沒有家族支持庇護,又在外面跑。難怪會有那麼多混蛋會對她下手。

反正不要閨譽,所以可以輕賤。

但是她怎麼可能不要閨譽,那是自尊。她終究是唐家女,是累代世家,飽讀詩書禮義教養出來的女子。

所以她才會一點一滴的拋棄女子的嬌柔和身分,活得像是個假男兒。只有這樣才能撐起自尊和威儀,捍衛自己的閨譽。

她摀著帕子低低的哭了一場。黃嬸子憂慮的問時,她只說生病得難受。

傍晚顏謹容又跟做賊一樣爬牆過來,跟賊不一樣的就是他還知道敲敲門。

唐勤書已經退燒了,只是有些疲倦,聲音很沙啞的問,「顏家表哥來作啥?」

「吃了沒有?」顏謹容一臉擔心,瞥見放在桌上的晚膳,「…黃嬸子據說數十年如一日,做菜從來沒進步過。」

忍了忍,還是沒忍住,「除了糊糊,她到底會不會做…其他食物?」做飯是糊的,炒菜也是糊的…不對,他根本不承認那是菜。

唐勤書被他逗笑了,結果引來一陣大咳,原本如火燒般的喉嚨更疼了,「沒胃口。」

「我就知道。」顏謹容嘀咕了一聲,拿了個紅泥小火爐,就忙開了。看起來,似乎是要用瓦罐熬粥。唐勤書覺得有點好笑,但是願意動手總是好事,也就水米比例指點了下,告訴他不要一直攪拌,只要在水開之前不讓米沾底就好了。

但是看了一會兒,她覺得有點不對。在屋內用炭盆,沒道理沒點煙氣。

那是…銀絲炭吧?

這簡直是奢侈品中的奢侈品,這種不生煙的炭之貴族,在京城當然沒什麼,但在桃源縣,連縣令大人都捨不得用…簡直是拿銀子去燒。

唐勤書震怒了。

是否給他零用錢太多,多到拿來扔爐子燒了?不過是病了幾天,這傢伙就缺乏管束上房揭瓦了…

「你!」結果立刻岔了氣,差點把肺給咳出來了。

顏謹容飛快的扔了扇子,拍著她的背,「表弟!表弟你沒事吧表弟?妳別死啊!」

好不容易順了氣的唐勤書立刻再發火,正想質問他哪來的本錢這麼敗家的時候,看到他腰際空空盪盪,從不離身的玉佩不見了。

順著她的眼神看到自己的腰,顏謹容乾笑兩聲,「當了。」

看唐勤書的臉再次變色,他趕緊解釋,「身體才是最要緊的。都病了怎麼還能熏煙氣?別的我不成,煮個粥熬個藥總是可以的,這個真的不費很多炭。再說晚上妳總要有人照看…」

其實是真不放心。整個白天,他心都是懸著的。他也跟黃嬸子問能不能守個夜什麼的,但是黃嬸子的兒媳快生了,白天能來已經很好了。

還是自己來吧。交給別人他也不放心。也沒想到,銀絲炭是這樣的貴。在京裡的時候,隨便愛怎麼燒就怎麼燒…真是在家千日好出外一時難。

差點就被半袋炭給難死了。

結果唐勤書眼神渙散的看著他,眼睛紅紅的。

「噯,妳別哭啊。」顏謹容慌了,「不就是個玉佩嗎?妳快點好起來才最要緊。」

其實粥煮得失火候,遠遠不到她的標準,都快變成撈飯了。只是白粥,應該沒有味道才對。

她卻覺得有點甜,而且有點酸。看著歪在椅子上打瞌睡的顏謹容,她覺得一定是病了的緣故,動不動就想哭。

唐勤書本來底子就好,沒幾天就痊癒了。顏謹容很開心,表弟對他越來越好,還跟他討了當票去贖玉佩,也沒罵他,更開心,只是不知道為什麼。

雖然說雪災已經過去,年關也近了。但是還有一大堆後續要收尾,整個縣衙還是苦著臉忙碌不堪。

這場時疫折騰的整衙人夠嗆,抱病從公的還是一堆。像唐勤書幾天就沒事人似的進進出出還是少數中的少數,大部分都有氣無力的纏綿虛弱,食慾不振,中午的大鍋飯總是沒什麼人吃得下。

自己也大病一場,唐勤書表示非常同情。最後是拿自己的官糧換了珍珠大白米,指點廚娘煮粥,貢獻了自己醃的醬菜。

唐勤書就是那種「別人的醬菜是真正的醬菜」,原本只顏謹容有這榮幸能夠吃到。她對廚藝本來就是屬於天生靈慧的那種,對於鄉野醬菜都一味死鹹非常受不了,一直致力於改善,終臻化境。

顏謹容最喜歡糖醬瓜和醃辣椒。糖醬瓜那是一整個脆,甜鹹比例完美,嘎繃嘎繃的能狂吞兩大碗粥。醃辣椒那就是過癮,又辣又鮮,吃得人滿頭汗眼睛紅,光有這個他都能扒兩碗飯。

結果本來都是他的福利,現在被貢獻了。他心底那個酸和驚怒啊,沒法提了。只是為了撐氣度,只能拼命吐納和運氣,指望同僚喊一聲不合胃口…

怎麼可能。

被時疫折騰的奄奄一息的同僚,被唐官娘的廚藝徹底征服。大米粥養人,醬菜不同凡響啊!吃飯時搶得,顏謹容都要勃然大怒了。

誰知道讓他更發火的事情還在後頭。

幾個年輕的同僚偷偷的談論他家表妹。

這個還真不能怪這些青年同僚。之前當然知道唐書辦,也不是沒見過她穿女裝的模樣。但是實在太高高在上,宛如天人,怎麼也沒想到對她有什麼心思。

美當然很美,在桃源縣是一等一的,敢說到府城也說得上數。氣質高華,斯文爾雅,那也不必說了。但是你看看,這個履歷,京城唐氏。好了,鐵鐵的世家女。

世家女啊!就算是旁系庶支,那也是世家女好嗎?在這些身世一般的小官小吏眼中,跟公主差不多好嗎?

你會對鄰家的姑娘有心思,難道能對公主殿下有心思嗎?

不一定是怕砍頭,而是氣質和底蘊在那兒,可遠觀不可褻玩焉!

但是唐官娘就會醃醬菜,會指點廚娘怎麼煮粥。而且是,那麼好吃。

這下子,九天仙女也有了煙火氣,整個和藹可親起來。又能幹又漂亮,廚藝好又會女紅…出得廳堂,入得廚房。

說不定…能夠想一想?不知道她定親沒有?

聽到這裡,面容淡然的顏謹容啪的一聲折了手底的筆。

這些混帳!一個個眼睛跟狼一樣!缺鏡子我一個人發一個銅鏡,你們也配我家表妹?!

他很想咆哮,只是咬牙死死的忍著,拼命吐納和運氣。

正想跟唐勤書好好溝通,嚴重的告訴他這些混帳的狼子野心時…縣令夫人破天荒的擺駕唐家表妹的院子,他有非常深重的危機感。

攀著牆頭忍到縣令夫人回去時,他立刻跳過牆,在灶房轉來轉去,直到唐勤書過來做飯。

「晚飯還沒做。」唐勤書溫和的說。

他忍了忍,發現根本忍不住,立刻單刀直入,「縣令夫人來是…」

「嗯,她就是來探個口風。」唐勤書笑了,「我沒想到居然還有人想提親,而且不只一個。」

堆柴裝忙的顏謹容,啪的一聲折了一個手臂粗的柴。

「我沒應。」唐勤書搖了搖頭,「雖然逃婚中,但我和姜家還有婚約。」

就是。就是啊。

原本無比憤怒和陰鬱的顏謹容,突然感到天地無比光明燦亮(明明天色漸暗),風這麼輕柔(都快過年了,很冷),開心得快要飛起來。

「今晚吃什麼?我來幫忙。」笑得那真是一整個春暖花開芙蓉千里。

但是過年前最後一次驛站送信,卻讓唐勤書完全震驚了。

她被退婚了。

拿著家書的顏謹容也雷得不輕。

榮華郡主要納儀賓了。

姜家公子姜尚追求榮華郡主,終於有情人終成眷屬。

唐勤書想,姜家公子的第三個庶子都出生了…跟榮華郡主的日子可該怎麼過。

顏謹容想,姜家公子的「好日子」來了。活該,誰讓你這樣對待表妹。之後才想到,這榮華郡主的警報終於解除…但表妹的擋箭牌也沒了啊喂!

他心情很複雜,不知道該高興還是著急。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