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官相護 之二十三

他的著急卻莫名被解決了。

縣令夫人被縣衙一群青年才俊央著去探口風,結果卻令人非常沮喪。說到唐官娘會有婚約倒不令人意外,只是為何還獨身在外當女吏不回家備嫁?身邊只有個遠房表姊…不不,表哥照顧…

【Google★廣告贊助】

遠房表哥。所有人的目光朝向顏主簿。據說還是通家之好,打小就認識的。

看看,青梅竹馬兩小無猜,通家之好門當戶對。顏主簿來沒多久,唐官娘就同來桃源縣。這對遠房表兄表妹雖然沒什麼郎情妾意,卻是妥妥的官官相護。

這還需要說嗎?!圍觀的同僚激動了。

哎呀呀,原來如此,瞞得死緊啊。說來也是,公開婚約,太羞人了,哪能朝夕相處啊,不如當尋常親戚處著。吏的調任比官員鬆動簡單,顏主簿來這窮鄉僻壤博前程,唐官娘不捨來這兒當女吏…多柔情蜜意盡在不言中,比什麼花前月下公子小姐私奔來得大氣有檔次。

結果顏謹容被嗷嗷怪叫各種羨慕忌妒恨的同僚,硬凹去桃源縣唯一的酒樓狠敲了一頓竹槓。

明明沒這回事,但他笑的一整個雲淡風輕莫測高深。雖然他覺得自己很卑鄙,桃源酒樓在他眼中就是「乞丐的口味,宗室的價格」,但也沒妨礙他的好心情。

後來唐勤書影影綽綽的知道了這事,只是愣了愣,然後笑了。

說起來,她也並不排斥在同僚裡找個對象。在這窮鄉僻壤捱日子的官吏,通常是寒門出身。根基淺薄的寒門,其實還滿喜歡當女吏的媳婦兒。

想想吧,真的有抱負有理想的寒門官吏,娶個鄉下姑娘連交際都不知道怎麼交際,未來的官途怎麼走。但想娶個世家女,哪怕是庶女,那也是供不起的,更怕娶個沾惹妾室歪脾氣的花瓶。

所以女吏變成一個很不錯的選擇。見過世面,熟悉人情往來…就算是只在官衙做文書起碼也熟練內部流程,會是丈夫的賢內助。

她也覺得寒門子弟是個好選擇。規矩不大,也能互重互敬。大約她想繼續當女吏,多半也不會被攔。

在寒門中,兒子當官兒媳當吏是很有面子的事情,一家子吃官糧,都是朝廷命官,婆母與有榮焉,也不為難。

其實還真能考慮一二,總比被她那廢物點心的老爹胡亂拉出去配人強。瞧瞧,她被退婚了,老爹只寫了四大張信紙罵她,覺得給他丟臉了,一句安慰也沒有。

她並不覺得比同僚好到哪去,可顏家表哥這樣故弄玄虛的斷別人念想,把她看得這樣重…又好氣又好笑。

罷了。反正被退婚了,一兩年內她那糟心的老爹就是想隨便配都找不到人--被退親的姑娘總是比較掉漆。

再說吧,她那廢物點心的老爹真給她找什麼不堪的婚事…她又不是沒逃過婚,逃一次跟逃兩次又沒什麼差別。

榮華郡主和姜家公子的終成眷屬,還是仰賴唐勤書的大嫂後續捕來的「八卦詳述與深入探討」才知道詳情。

說起這榮華郡主,其實是慕容宗室,血脈有點遠了,遠到連縣君都封不上。可沒辦法,人家聰明有能力呀。文昭帝倒是挺喜歡宗室勳貴能擔事,當不好還能抄家奪爵省銀子…咳咳。

總之,榮華郡主不但早早的把女吏給考了,還是當屆全燕第一。可把文昭帝給樂的,發下幾起差事,都辦得漂亮,這怎麼能不重用呢?直接把爵封了,是為榮華郡主。

說起來,身為慕容宗室女,長得明艷燦麗,身段妖嬈,精明幹練,真真麗人無雙,滿京愛慕的文士武人能繞城三周。

但金無赤金,人無完人,榮華郡主就是有點小毛病兒,好色。好男色,也好女色,滿京城有名的美人都讓她調戲遍了。這個儀賓人選遲遲沒辦法決定,京城四大公子都成親了,只剩下芙蓉公子,她覺得不能墮了這喜色的名頭,終究儀賓太醜,拿不出手。

誰知道芙蓉公子跑了。

她怒啊,誰不知道她最憐惜美人兒,不願意直說難道她還會用強?居然跑了!一狀告到文昭帝那兒,導致芙蓉公子顏謹容的仕途開端非常啼笑皆非,此是後話,且按下不表。

總之,她奉旨往燕雲巡邊,剛好姜家公子姜尚以龍虎尉之職護駕。坦白說,撇開好色這毛病,認真工作的榮華郡主是很好很美很強大,優點很多的!於是姜公子一見傾心,二見相思,朝暮相見就非卿莫娶。

之後如願了,不過也不是娶,是尚了郡主被納儀賓。

雖然榮華郡主覺得容貌檔次有點低,不過小麥色帥哥還是很耐看的,應該耐操有檔頭,過日子總是要講求實際。

不過據唐勤書的大嫂說,剛成完親第二天,郡主府就熱鬧滾滾,榮華郡主將姜公子的愛妾和新任儀賓踹出郡主府…原本姜公子承諾要解散姬妾,不過男人的誓言你懂的。

所以楚楚可憐梨花帶淚的愛妾來奉茶了。

於是榮華郡主把他們很豪邁的踢飛了。

唐勤書感慨,京城總是有唱不完的好戲…不知道為什麼,她還比較同情榮華郡主。

其實吧,榮華郡主真的不錯了。孟子有云,「知好色則慕少艾」。這是本性,只是榮華郡主有這本錢和身分顯現罷了。再說吧,也就是調戲調戲,沒養一大堆男寵女寵廝混,就宗室而言很有規矩了。

顏家表哥的娘覺得這門親事好,的確是為顏家表哥考慮過,不是要拿他換富貴。

「嗯,我知道。」顏謹容淡淡的說,「我爹的確想的是攀附,我娘想的是,我上面有大哥,家業分不到什麼,尚了郡主就什麼都有。除了那點毛病,也算是十全十美的人物。」

他語氣有點無奈,「雖然那不是我要的。」

除了嘆氣,他也不知道還該說什麼。其實他明白娘親生什麼氣,氣到除了面膏口脂,什麼值錢的東西都不肯捎給他也不准哥哥或妹妹捎。

娘親替大哥娶了一個能當家主事的賢能媳婦兒,將妹妹嫁給立志當名士的淡泊公子哥,也替他選了尚郡主這個穩妥的富貴路。

結果哥哥和妹妹都該娶的娶該嫁的嫁,只有他逃得老遠不肯聽從安排。

現在呢?等妹妹一嫁出門,娘親也清點自己的嫁妝,搬去別莊。雖然沒跟他老爹和離,但也差不多了。

娘親忍到如今殊屬不易。不是為了他們三兄妹,她日子早不過了。

他倒覺得這樣也好,甚至還挺佩服娘親的。有個年年月月玩真愛,真愛的種類老在青樓戲子身上轉,很打老婆臉的丈夫…

他私心覺得,娘親居然沒暗殺他老爹,實在是太有涵養太不可思議。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