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官相護 之二十七

雖然算是相互告白(?),父母之命大約也沒問題了,但期待他們有什麼突破性的發展,實在是強人所難。

規規矩矩的接受世家教育,在外為官幾年也沒辦法把深入骨子裡的禮儀給扔了。顏謹容為了初戀都能吐血,事實上七歲以後他連崔賢的手都沒牽過,骨子裡他還是很含蓄很純情的。

女孩子家,世道總是對她們太嚴苛,非常不容易。喜歡她,不是應該尊重她,維護她的名聲嗎?

【Google★廣告贊助】

其實表妹已經待他很寬鬆了。為他裁衣,為他做飯,也容許相對吃飯。沒有情意之前,只是親戚情份,就做得這麼多。有了情意,更不該有什麼踰矩傷害她的閨譽。

他一直覺得,那些才子佳人都是些濫廝皮肉的下流東西。尤其不滿哪些所謂才子。真的深深心悅一個女子,應該是徵得她的同意,求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明媒正娶。

怎麼會是想方設法未婚先玷,將心悅的那個她當伎子般侮辱,真不能了解。

只能說,在某部份,顏謹容不愧是他那個真愛爹的兒子。大約是有個明智的娘親教育過,所以去蕪存菁,造福了他未來的妻。

剛開始,唐勤書有些混亂也有點困擾。但顏謹容待她如初,只是更勤快的學習各種生活技能。

還是那個…有點笨拙的顏表姊。

有點感動,也有點好笑。

其實現在他已經能把柴劈得很好,也會挑水,甚至學著澆菜…雖然她會擔心把她的菜淹死。

嗯,他也學會燒火了。也知道怎麼挑菜。只是看他削蘿蔔的時候都會捏把汗,雖然沒有削了自己手指頭,可削完的蘿蔔都特別瘦。

跟他說,「君子遠庖廚」。他卻嚴肅的要她萬不可斷章取義。禮記玉藻有云:「君無故不殺牛,大夫無故不殺羊,士無故不殺犬、豕。君子遠庖廚,凡有血氣之類,弗身踐也。」

表妹的廚房,一年也殺不到一次生,所以不是需要遠的庖廚。

說來說去,都是他有理。

後來他除了學些廚藝,還會笨拙的縫補衣裳,甚至無師自通的繡上幾筆,掩蓋縫補的痕跡。

雖然分不太出是梅花還是杏花,但真的很了不起。

其實天才也沒那麼令人討厭。願意動手總是非常可愛的。

唐勤書很慎重的回信給顏伯母。其實也沒寫什麼,只是尋常問候,說說桃源縣的鄉土民情,縣內風光與趣聞,含蓄的表示同僚相處都很融洽,只提了一筆表哥多有照顧。

顏娘的心定了。

作為一個機敏風華絕代的女子,她的婚姻非常慘澹。導致她曾經自我懷疑自我貶低了很長一段時間,然後覺悟到,婚姻失敗並不是她的錯。

畢竟婚姻是兩個人的事,光她再怎麼有心、再怎麼聰明智慧,對方不配合,一切都是白搭。

但公婆待她非常好,孩子也都爭氣有出息。

她終究是個機敏的女子,很早就開始觀察身邊親友的婚姻。最後歸納起來,大部分的夫妻都是怨偶,真正的神仙眷屬,僅僅十之一二。

為什麼喜歡表兄妹成親?因為青梅竹馬,打小的情份,只要有情,就不易摧折,婆媳關係也不會太緊張。好的開始是成功的一半,這不一成親成功了一大半麼?

顏爹和顏娘,就是那種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等於不認識就成親了。成親之後,她倒是有心磨合,可惜對方太奇葩,配合不起來。

她已經誤了一生,幾個孩子是她堅持到現在的主因,所以才會為他們憚精竭力的謀劃。打小兒給他們找青梅竹馬容易嗎?那可是看了又看選了又選,還得給他們製造機會。

自問這個當娘的已經夠可以了。

誰知道,最後在崔賢身上翻船,她真的要氣炸。正不知道該怎麼跟小兒子說,顏爹拍板要訂下榮華郡主。

一開始,她還不怎麼願意。只是跟榮華郡主見過幾次面,她倒是覺得這個能幹明媚的宗室女跟小兒子性情應該可以相投,而且,還能保證未來衣食無憂。

主要也是,她實在忍無可忍,不想重新再忍了。

誰知道,她一直覺得有點優柔寡斷的小兒子,居然毅然決然偷偷謀了官,進士也不考了,就這樣頭也不回的逃出京。

既然滾出去,就別回來了。還給他寄什麼銀子,主意都這麼大了,自力更生吧小混帳。

但是一個當娘的,對孩子的氣怎麼能夠長遠。看著大郎和小妹各自成親後,相聚吃頓飯都飛眼神相對臉紅,小夫妻們都和和美美,就會想到據說為個無情人吐血的小兒子。

誰知道峰迴路轉,唐家嬌嬌居然和小兒子同衙為官,唷,還做飯給他吃。

嬌嬌兒吧,當初也是她預定的兒媳備選之一。將門出身,卻又斯文安靜。可惜小兒子選了崔賢。在她看來,除了臉皮好看點,真瞧不出崔賢哪兒比較好。

不過當娘的還是希望兒子得償所願。

結果吧,兜兜轉轉,到底是當娘的比較有遠見。

所以她才替那個不太開竅的兒子出手,並且取得巨大戰果。這點讓她很得意。

反覆看了嬌嬌兒的回信,她笑得很欣慰,然後下了個決定。

她準備去給嬌嬌的娘透點意思,悄悄的先把庚帖換了吧。但先不要把婚約公佈了。

同衙為官,卻有個婚約,小倆口相見該多不好意思啊。還不如先這樣,好好的相處一段時間,把感情處深厚了,將來才會有莫不靜好的長遠日子。

所以說,顏娘其實骨子裡是個挺浪漫的人。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