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官相護 之二十八

但是顏娘有些矜持的誇耀,倒是給唐勤書添了點麻煩。

在這風流富貴的年代,食衣住行莫不追求雅緻。自從顏娘辦了一次小食宴,讓醬菜錄的三醬露臉,征服並且轟動了京城仕女圈。

可風雅食需風雅求。關係比較近的女眷打聽了唐勤書的愛好,親筆慎重求之,並且奉上各地縣府志。

【Google★廣告贊助】

其實不必這樣吧?唐勤書不在意這個,但也知道世家女就愛這種有點矯揉造作的雅事--以求得原主的親筆食譜為榮。所以她也耐住性子回信並且附上醬菜錄。

一張兩張,沒有什麼。十張八張,也還能夠。等罰寫了第四十五遍,她開始不耐煩了。

一張醬菜錄不過幾百字,但是次次罰寫真的讓人窩火。又逢堅苦卓絕的臘月前,每日算帳加記帳已經讓手都快抬不起來,還要罰寫食譜真的要發瘋。

她認真考慮找個師傅雕版,雖然拓碑不是很厲害,但馬馬虎虎,有個雕版就能自己印個幾張。

結果桃源縣並沒有雕版師傅。她嘗試著自己雕,結果發現她不行。

正想認命放棄這個不靠譜的異想天開,顏謹容樂顛顛的奉上親手雕刻的印章。

芙蓉公子印,多難得。可惜沒得好石材,只能正正方方的取木料…但佈局精巧,雕工細膩,極具書法與藝術的美感。

蓋在紙上欣賞了一下,她突然想到,其實我也會呀。雖然不是那麼的好。

雕版不會,但刻印章總會吧。一個印章一個字,幾百個字而已,刻一刻排整齊,不就能用拓碑的方式,印個幾百張醬菜錄?印材取得大小一致,隨便個木工都辦得到吧?

她向來是個手勤的人。想想她咬口食材就能模擬架構如何做達到味道的極致,就知道她具有非常強的創造力。

所以在忙得快死的年底結帳期,先拜託木匠解出她需要的印材,剛好能排滿一張紙。等忙過這段期間,就興致勃勃的開始構思,模擬如何拓印,並且為了能成功,她試了幾種材料,最後定案以竹片相隔固定,這才興沖沖的拜託同僚幫忙。

歷代最不好混的大燕文人,會個篆刻不在話下。幾個要好的同僚分一分,每個刻個五個八個,顏謹容就包了三十五個,幾百個印章沒兩天就完成了,排好鑲入固定,用拓碑的方式,沒一會兒就拓出一張。

顏謹容不知道她在忙什麼,一直津津有味的觀看,等成品出現,他不斷發笑。

這真是…整篇字體雜亂,雖說指定楷書,但什麼體都有,字體還大小不一。實在是…

實在是太強了!

他驀然站起來,臉色白得可怕。

「表哥?」唐勤書被他嚇到。

「這…這…這是從哪裡學來的?」顏謹容揪著她的袖子問。

唐勤書被她問得莫名其妙,「我想的。我就…懶得再抄食譜呀。」

顏謹容倒抽一口氣,蒼白的臉孔滲入一絲紅暈,非常複雜的看了表妹一眼。

想的!她想的!她知不知道她想出怎樣有益千秋萬代的珍寶!

他全身冒起細密的雞皮疙瘩。

大燕雕版印刷其來已久。但是雕版昂貴,師傅培養不易。一整版雕壞了一個字就廢了。導致現在手抄本還是大行其道,書價依舊居高不下。

文昭帝一直想普及教育,但書籍依舊是珍貴資產,就沒辦法普及到哪去。

但是這個看起來像是開玩笑的印章拓,遠遠勝過雕版百倍。這是活的。他試圖拆掉所有的印章,然後又重排一遍。壞了一個印章再刻補上就是。只要常備字夠多,就能揀選著排出四書五經遊記雜談農書工學。

人手一書再也不是問題。

「這是唐氏印刷。」在激動得讓唐勤書擔心之後,顏謹容終於冷靜下來,說。

唐勤書腦筋終於轉過來,輕輕啊了一聲,「對喔,以後公告不用抄了。排一張拓一拓省多少事啊。」

顏謹容啞然,好一會兒才笑出來。

如此靈巧,如此蕙心。但是想的卻是,這樣實際。

「不只如此。」他的聲音柔和,帶著淡淡的驕傲和寵溺。

他們花了半個冬天暢想了印章拓的遠景,覺得有很多改善空間。這個冬天因此顯得非常意氣風發。

原本想交給顏娘,她嫁妝鋪子有個書坊,養了不少雕版師傅。有實際經驗說不定能更完善。

「不對。」顏謹容警醒過來,「民間不行。這東西成了,會是很大很大的利潤。我娘恐怕不夠權勢保住。」

唐勤書點點頭,蹙起眉,「而且應該還要投入很多資本…想法還不成熟呀。」

顏謹容想了好一會兒,笑了。「但這可能會賺很多很多錢,並且成就很多很多人才。嗯,這樣就夠了。」

現在的大燕,坐在龍座上的號稱慕容掌櫃。

文昭帝對賺錢並且能育成許多人才的生意,一定會很有興趣。

「所以,」唐勤書遲疑,「是我…遞密折嗎?」她有些無可奈何。

女吏的確有上書密折的權力。但是極少有人使用。因為妳敢用雞毛蒜皮或捕風捉影的事情遞密折…下場往往是發配邊疆教化文明,永不錄用。

但是沒有辦法,就算說服縣令大人遞折子上去,恐怕皇上永遠看不到,就被黑下來了。畢竟他們都是一群芝麻官。

他們實在還很年輕,血依舊滾燙。這種功在千秋萬代的偉大事業,實在不忍心隱沒,或落在高官豪門手裡淪為牟利的工具。

他們一直商量到開春,才算是把密折寫完善了。最後定名為「桃源印刷」,只要幫刻過印章的都名列其中,縣令縣丞也顯擺的刻了幾個字,特別把他們排在最前。

然後連同那盒印章與竹版,交付給驛站。

「不知道會不會被流放。」唐勤書嘆氣。

「不要緊,是我的主意。」顏謹容安慰她,「要流放也一起流放。」

…你真的是在安慰我嗎?

不過也好像沒什麼後悔的感覺。終究是,做了一件大事呢。將來老了可以跟子孫炫耀。

她笑得那麼自信又驕傲。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