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官相護 之三

火光隱隱,煙霧瀰漫。

唐勤書心裡一凜,飛快的衝入灶房。瞧不清裡頭咳嗽的是哪個,只是一把抓住胳臂,趕緊推出去。

其實冷靜點就會發現,煙大火小,只是灶膛的柴塞得滿滿的。這樣要不就起不了火,一但點燃火勢必然不小,這可不,火舌舔的鍋都紅了,裡頭的水粥半焦半生,在多擱一會兒,妥妥的點燃灶房。

【Google★廣告贊助】

趕緊的將過多的柴拖出灶膛,猛然將灶門一關,並且將旁邊的木製鍋蓋蓋在鍋上。檐下的盛水缸還有些水,小心的潑在灶上,總算是避過一場火災。

緊繃的一口氣終於鬆了下來,真是電光石火間。她皺著眉走出來看著還在咳嗽的鄰居…臉上紅一道黑一道跟花貓似的鄰居,居然是被盛讚為芙蓉秀面的顏家表哥。

顏表哥住在她隔壁?

她仔細想了想。

也是。縣城後衙不小,但是得隔開成小院供官吏居住。知縣索性外面置產搬出去,省得跟人雜居。而這些小院為了彼此不干擾,門都錯開很遠。雖然知道主簿表哥的門往哪開,但是跟誰相鄰那可就不曉得了。

最近的距離就是爬牆。

誰會知道這個啊。

「…顏家表哥…」在有點尷尬的沈默後,唐勤書開口。

回答她的就是一連串有氣無力的咳嗽。

原來不是嗆煙是傷風。

最後她勉為其難的充當了一回丫頭,打水給顏謹容淨面洗手。看看那個遭難的灶房,又想到顏謹容亂得無處下腳的內室,心裡不是憋悶而已。

這時候已經有人亂騰騰的來幫忙救火了,她倒是掏出十個大錢拜託衙役照料一下快咳暈的顏謹容,從門口出去還繞了好一段路才回到自己的小院。

折騰到這時候,天都擦黑了。原本準備做幾道菜也懶了,她淘了米,專心一致的剝了個皮蛋細切,待粥滾米花將皮蛋丁下了,小心控制著柴火,用勺仔細攪拌,在最適當的時候下了豬油渣,兩個蛋,一沸後放小白菜,再沸就關灶門熄火。

完美的皮蛋粥,香氣四溢。

真是太奢侈了。她默默的想。一缽粥用了三個蛋,豬油渣還是特別用蘑菇煉過的。終究她還是保留著世家舊姓的壞習性,奢侈成風啊。

才剛將粥盛在缽中,準備拿到院子的石桌時,她聽到敲碗的聲音。

不能的吧?幾時叫化子乞食到後衙?怎麼進來的?

在微明的暮色中,京城四少之一的芙蓉公子,趴在矮牆頭,微紅的臉露出一絲微赧的笑…然後舉起一個湯碗。

「嬌嬌,救命啊…」眼角含著半滴淚,「我要餓死了…」

她的額角暴了青筋。「下官唐勤書!」

儘管發怒,最終那缽皮蛋粥她還是只吃到一碗,其他的都被顏謹容吃了個底朝天。為了吃這頓飯,傷風得軟綿綿的顏主簿硬是爬牆過來。

為什麼?她都出錢拜託衙役照顧,好歹都會送個飯吧?

結果是顏大公子嬌弱的腸胃受不了雜麵饅頭和小米粥…呼天搶地的吞不下去,嫌難吃。

她木著臉看挑剔糟蹋糧食的顏主簿。仔細瞧才發現真的瘦了好幾圈…比她還不能接受現實。

嫌什麼嫌?她很憤慨的想。有雜麵饅頭和小米粥吃要謝天謝地了,好歹是正經糧食。知不知道青黃不接時,百姓家的糧食裡都是混糠的,有時候連糠都沒得吃。油腥?別鬧了,年節看能不能撈到一兩片肉。

能吃飽已經是老天爺恩賜,這個公子哥居然還嫌棄。

只是,他鄉遇故知是人生三大喜之一。這個憔悴瘦弱不少的顏主簿還是姻親表哥,也在第一時間給她撐腰當靠山。

受人點滴之恩,總得湧泉以報。

--只是她沒想到報起來沒完沒了。

雖然有些難聽的名聲,好歹靠那張漂亮的臉皮,顏謹容混到京城四少之一的芙蓉公子…你能想像芙蓉公子趴在牆頭敲碗喊餓嗎?

之前只能說,親戚生病了,給口吃的也就罷了。問題是傷風都好了,為什麼還天天爬牆啊?

她發過一回脾氣,結果顏主簿謙卑的將米袋提過來,口袋有錢的時候出門割肉提魚…只求她發慈悲做頓飯。

每到晚飯點,咱們的芙蓉公子捧著湯碗,說有多可憐就有多可憐的趴在牆頭,總是讓唐勤書拳頭發癢。

她明明是君子,不遵從暴力的。

顏謹容覺得住在隔壁的不是表妹,而是表弟。不但是表弟,還是廚藝登峰造極的表弟。

看吧,比男人能幹好幾倍,當起官來比他還滑溜面面周到,絕對是表弟。

嬌嬌表妹想起來像是上輩子的事了。

表弟好啊,好相處。撒起賴來多方便啊,他最會對付表弟了。

說起來,我也不容易啊,想多了都是一把辛酸血淚。敲著碗的顏謹容傷心的想。

老爹一定是瘋了,才會逼他去當榮華郡主的儀賓。那些貴女是可怕大娘的威力加強版啊!那不是娶,而是尚。是他尚郡主,然後郡主還會納一堆郎君…

哇靠!他需要這樣悲慘嗎?難道他是窩囊廢嗎?除了臉皮他還很有內涵好嗎?!

嚇得他連進士都不考了,直接以舉子身分入仕了。明明是暗度陳倉,誰知道會被他老爹發現,本來可以在豐腴之地當個逍遙縣丞或教諭,結果一竿子被叉到天邊海角的窮鄉僻壤當個九品芝麻官的主簿。

為了表示骨氣,他毅然決然的赴任了,事實上,他也證明了自己真的很有能耐,什麼都難不倒…才怪。

主簿的薪俸真他娘的少啊!

為了維持芙蓉公子的尊嚴,衣飾上絕對不能寒酸,請人漿洗不可免…這是要錢的。門面撐完,他連雇個婆子的錢都出不起,因為雇人就連吃飯的錢都沒了。

而這縣城的廚藝…通通不過關!天知道他吃了什麼樣的苦,餓極了只能勉強吃幾口白饅頭…怪味道最少的食物。

在他覺得自己絕對會餓死的時候,廚藝精湛的表弟住在他家隔壁。

這一定是上天派來拯救他這個才子的。他就知道上天不會放棄他。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