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官相護 之三十二

但事關婚嫁,身為哥哥的還是有點不好意思,暗暗決定委託給愛妻,想必鴻溝不會那麼深。

於是轉變話題,談談小妹這幾年的官途。小名這樣嬌貴的妹子,每每稍錢給她總是又稍回來。原本以為她是負氣,沒想到驚人的成長起來。六曹事嫻熟,人情豁達不爭。很能切中要害,居然是個為官的好苗子。

【Google★廣告贊助】

雖然人際來往有些欠火候,缺了點上進心,但在六部都是幹實事官的料子。

真能成為他在外的臂膀,並不是說說而已。

他開始有點猶豫。

作為一個哥哥,他不願意小阿嬌辛苦。姜家那是沒辦法,妥妥是個火坑,世家裡那點糟污事,他哪能不知道,嬌嬌的性子看似和順實則執拗,恐怕沒幾年就在後宅「病亡」。

老爹剛愎自用,娘親只會愚昧的破賢慧。祖父祖母已不在世,竟沒有一個人能為嬌嬌作主。

作為承孫,他與父母相同,必須為祖父守孝三年,幾乎什麼佈置都辦不到。除了放小阿嬌去當女吏,真沒有其他辦法。

等他知道盛怒的父親居然走了門路讓嬌嬌去的地方那般荒僻,已經來不及了。

這也是為什麼他會除孝後在仕途力求表現,並且將唐家的實權掌握在手裡,架空父親的主要緣故。

但是嬌嬌出乎意料之外的優秀。他有些不知道如何是好,不忍心就這麼抹滅了她的努力和才幹。

他還是得好好的想一想。

唐家大開中門歡迎唐勤書。

她畢竟等同功名在身,而且是皇上親旨調用的女吏,又是唐家嫡親姑娘,這個待遇並不過份。

但讓她感覺溫暖的,是她的兩個侄兒上前迎來,正式行了官禮,然後親切的喊姑姑,熱情的上前行家禮。

她和大侄兒唐敬堯只差了七歲,和小侄兒唐敬舜差九歲。小侄兒對她印象還有點模糊,大侄兒跟她非常親密,既是姑母亦是長姐。雖然五年沒見了,但是爹娘常叨念小姑姑,除了一開始還有點拘謹,很快就熟悉起來。

而且,還是這麼厲害的小姑姑。

簇擁著她往二門去,看到引頸而盼的嫂子,一直很穩得住的唐勤書都紅了眼眶,正要下拜,就被嫂子一把抓住,上下打量,拍了她兩下,「妳這狠心的丫頭,一去這麼多年!」

一依到嫂子溫暖的懷抱,聞著她身上淡淡的桂花香,多年的辛酸疲累,都化成一股濃濃的委屈。她閉上眼,將頭埋在嫂子的肩窩,難得女兒情狀的放鬆了自己的肩膀,抱住了嫂子的腰。

終於是回到家了。哥哥嫂嫂還在,她就還有家。

一家歡喜不盡,相迎入內。

「來來,這是我的小杏兒。」嫂子抹了抹眼角,招呼一個約兩三歲的小姑娘上前,「妳還沒見過她吧?小杏兒,快喊人啊。」

小杏兒是個很安靜斯文的小姑娘,抬頭看著唐勤書,有些羞怯也有些好奇的看了她好一會兒,細聲細氣的說,「叔叔好。」

舉室皆靜,片刻哄堂大笑。

唐勤書也笑了。為了趕路方便與安全,她到現在還是穿著黑袍皂靴的官服。小姑娘分不出來也是該然的。

看小姑娘揪著衣襟,被笑得羞急,欲哭又強忍住的模樣,心生愛憐,蹲下來跟小姪女對視,「是姑姑不好,該改換女裝的。小杏兒,我是小姑姑。」

小杏兒張著水盈盈的大眼睛,仔仔細細的看著唐勤書,狐疑的看看娘,又看看還在笑的爹,有些摸不著頭緒。她才兩歲多,已經知道叔叔和姑姑的分別,但又不是很明白。

雖然迷迷糊糊的喊了姑姑,被姑姑抱也沒有拒絕。但還是有些迷惘的摸了摸姑姑的衣領。她雖然覺得姑姑和爹長得很像,卻還是摸了摸姑姑光滑的下巴。

爹有鬍子姑姑沒有。

笑著笑著,嫂子卻落下一串眼淚。

雖然相差了十歲,夫君和小姑子其實長得很像。初驟見,彷彿見到少年時的阿文。哪堪得住小姑子抱著軟軟糯糯的小女兒,站在那兒。

這是顏謹易深埋在心裡的祕密,成親這麼多年都沒有跟誰訴說過。

她十二歲議親時,其實還有好幾個人選。只是除了唐勤文,其他都不熟。而唐勤文,只是小時候玩得很好的玩伴,長大點她跟唐勤文的堂姊妹感情還比較深厚。

父母親猶豫不決,她也羞澀並沒有多言。只是,不管是誰,都多少有點悵悵。

情竇初開,少女情懷總是詩。可這些人選並沒有給她什麼悸動的感覺。她相信父母會給她最好的,但就算舉案齊眉,還是有那麼點意難平。

不識情懷,不知相思。

這天,她依舊來唐家學塾練弓箭。放學後想去找唐家大姐兒說話。

沒想到會看到唐勤文抱著小小的唐勤書,站在唐母的院子前,一動也不動。

嬌嬌埋在肩窩,一抽一抽的啜泣。瘦弱的少年挺拔,卻像是背負了沈重的重擔,那麼沈沈的哀愁。抱著只有兩歲的小妹妹,輕柔的撫著她的背。

「要娘。」稚童哽咽細弱的央求,聽起來格外心痛。

但他們被攔在母親的院子外,說唐娘正在哄十三娘…嬌嬌的庶姐。

顏謹易不知道為什麼不走開,只是站在牆角看著唐勤文。看著那個因為抽條而顯得瘦削的少年,那麼溫柔的抱著幼小的妹妹。

她一直覺得他越長大越嚴肅越不好玩了,從來沒想過他有這一面。

也不曉得為什麼,她會遠遠的跟著他們,越來越揪心。直到唐勤文抱著嬌嬌站在湖邊,更是害怕得想去阻止…怕他們想不開。

這對兄妹是如此無助又悲戚。

她沒有想到那個瘦削又嚴肅的少年,會抱著妹妹安慰,「沒關係,妳還有哥哥,哥哥還有妳。」然後熱淚如傾。

她曾經以為,她必定會因為某人的驚世絕艷而心動,那人會騎著白馬宛如天神的來到她面前,她會因此心跳如鼓,願托終生。

可事實上,悸動如此酸楚並且甜蜜的,卻是那少年溫柔的言語,和頰上孤獨的熱淚。

好想告訴他,你不會是一個人,你也不會窮得只有妹妹。

你還會有我。

那天她暈暈的回家,堅定的告訴娘,她想嫁給唐勤文。她娘親還以為她撞邪了。

之後她也有點嚇到阿文。這個熱情的少女對待他好,對小阿嬌更好。驚嚇之後,卻羞怯的回應,果然如她所想像,那樣的溫柔。

最傾心,然後能始終如一。

她早就知道,他是個什麼樣的人。

那天夜裡,唐勤文想跟娘子談談跟嬌嬌的代溝,但娘子卻蓬發熱情,終於醞釀成烈火燎原,兩個都非常激動…讓他無比開心放縱的吃了一頓大肉。

到最後饜足的睡著後,還是沒鬧清娘子的熱情所為何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