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官相護 之三十五

其實開工第一天,唐勤書差點就拂袖而去。

她還真不希罕京城的繁華,在外面養野了,只覺得京城窒息而煩悶。既然人浮於事,自請外放算了。其實呂宋不錯,見見海外風光挺好,再不然,聽說突厥使團在招人,西域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Google★廣告贊助】

總之,比在京城受氣,她寧願去天涯海角受苦。

當然,只能想想。

慕容掌櫃把她和表哥招進寶文司,沒做出成績…後果不敢想像。

她很不開心。

原本她就志不在此,說白了就是不想罰寫食譜意外弄出來的。其實只要能定案,她就想申請調令了。這個她和表哥談過,表哥很贊成。因為表哥也志不在此。

她想要沈下心趕緊做出成績,奈何同僚都是一群討厭鬼。

所以一開始,她忍了。

不得不忍,在京城就是有種種束縛,不像禮教鬆弛的山縫子和桃源縣。為了唐家和嚴家的顏面不得不忍。

雖然說,現在已經是第三代女帝,表面上看來是個奔放的時代。但是細究其底,能夠活得恣意的女子,除了宗室女和商家,其他的真的不多,士大夫階層更是絕無僅有。

宗室有身分撐著,商家注重實利,對女兒出頭都是樂見其成。其他的還是注重子嗣,士大夫能對龍椅上的那位隱忍就很好了,自家女兒是不准反天的。

小門小戶的女兒去當女吏,視而不見就算了。家裡的庶女當女吏,乖乖去犄角兒貓著抄抄寫寫去,睜隻眼閉隻眼。

嫡女?!重要聯姻的資產,妳不好好發揮自己的價值出去拋頭露臉?!找死!

所以女吏已經這麼長久了,真正數得上號的只有小盧大人和崔錦文。

唐勤書完全知道這種看似開放實則封閉的環境,但她已經習慣備受重用,習慣能獨當一面。已經養野,並且養得自傲有自尊。現在要全部剝奪真是比殺了她還痛苦。

她只希望自己的忍讓能夠早點從寶文司脫身。

但是她一個閨中好友的來訪,讓她深深思考起來。

她這位閨中好友,是京城馮家的旁支,姓馮名綺顏,比她大四歲,也在唐家武學塾上過課。

別家的小姐五天來一次,主要也是練練弓箭,騎個馬,圖強健筋骨而已。她不同,每天都來,不但自己學武甚勤,幾個女婢也是被堅執銳之輩。說起來還跟唐勤書有半師之緣。

當時她年紀還小,跟不上進度,還是馮綺顏手把手教過一陣子,尊稱為師姐。

這個馮師姐,是個人物。

母親撒手西歸,沒兩個月繼母就進門了,還是進門喜,七個月就生了個弟弟。俗話說有後母就有後爹,真是一點都沒錯,何況那個後母還頗有心機手段。馮師姐和她哥,真是吃盡說不清楚的苦。

一般的閨秀遇到這種命運,只能暗自垂淚罷了。

但馮綺顏豈是一般閨秀。

馮家長公子被調唆得要長歪,馮綺顏抓著一把匕首去找她哥,抵著自己脖子聲淚俱下,「阿哥執意要廢棄學業耽於逸樂,妹妹不敢阻,但也沒活頭了。妹妹先去找阿娘賠罪。」

她還真的抹了脖子,血都噴到她哥身上,把她哥嚇得抱著她哭嚎,賭咒發誓絕對要給逝去的娘親討追封,從此奮發向上。

還不止如此,眼見老哥都二十了,後母親爹都沒打算給他找媳婦,馮綺顏直接找了族長,討要她親娘的嫁妝,聲稱後母不慈,但沒有為人子女告父母的。但她為人妹妹不忍兄長蹉跎,願意拿她娘親的全部嫁妝為聘禮,請聘淑女。

族長是為他們兄妹作主了,兒女繼承生母嫁妝也是理所當然。有族長干涉,她親爹雖然勃然大怒,還是捏著鼻子為她哥聘了恩師之女,婚後小夫妻倆就去了西北某小縣上任。

但是馮綺顏的名聲就徹底壞了。誰家敢聘這麼鬧騰的媳婦,可不是給自家找事。

暌違多年,重逢才知道,把馮綺顏恨個賊死的後母,將她給個將軍當填房。這個將軍年紀還不算太大,但兒子可不小了,馮綺顏出嫁的時候,長公子都七歲了。

說得好聽,過門就當家作主…那不廢話,婆母吊著最後一口氣給兒子續弦,等馮綺顏過門就過世了。悲痛欲絕的將軍大人將一屋子小妾和一雙兒女扔給馮綺顏,拍拍屁股,瀟灑的回冀州盡忠報國了。

唐勤書真心覺得這個將軍完全就是個渣。

自政德帝以後,就不把邊將家眷圈在京城當人質了。因為這沒用。真心要造反的,就不會把家眷放在心頭,大丈夫何患無妻嘛。有妻還怕沒有兒子,死了一個再娶一個就是了,皇帝弄死了父母妻兒,還可以做悲痛欲絕貌譴責皇帝不厚道,造反得更有理。

皇帝又不傻,何必吃力不討好。

一般守邊的將帥都會將兒女接到身邊,這個渣將軍把妻兒扔給京城老母就已經很不負責任,母親死了,居然把兒女扔給等於不認識的續弦…這完全是個狼心狗肺的東西。

馮綺顏倒是不以為意,「怕什麼?兒子女兒別人生好了,養就是了。養好了,妳說他們會孝順我還是會孝順他們爹?將軍大人還是別回來的好。」

她一直是個明白人。當初她和她哥活在後母手下,真是九死一生。但她非常清楚,她哥好她才能好,不然兩個都完了。她當然可以自私自利,但是投靠後母會有好處嗎?不會,只會被後母稱斤賣了。

與其如此,不如破臉大鬧,最少把她哥撈出去。事實證明,她的決定非常英明。她哥在西北升了知府,後母不敢把她真嫁給娘家的傻侄子,給她一樁起碼面上看得過去的親事。

她也不覺得這樁親事不好,反正她也懶得跟男人這種生物敷衍。現在她當家作主,繼子繼女也乖巧聽話。

當後母,她在行。跟這種職業的女人鬥了半輩子,她非常明白要怎麼當個好後母。

「所以我說,路都是人走出來的。」馮綺顏點著唐勤書額頭罵,「死心眼個什麼勁兒?名聲是什麼玩意兒?不當用不當吃的。眼前婚事都訂了,顏家腦筋沒缺弦就不敢悔婚…顏謹容得罪了榮華郡主,前途黯淡,沒妳還想娶到什麼好人家的媳婦兒?既然如此,忍什麼忍?賢良淑德的名聲對妳有什麼用處?」

唐勤書不得不承認,馮師姐慧眼獨具,一針見血。

所以她不忍了。

萬萬沒想到,這一拳真打開局面,豁然開朗,連呼吸都順暢了。

至於被娘親堵著門破口大罵,被怒氣沖沖的庶姐回來冷嘲熱諷…都無所謂了。

反正嫂子護著她,哥哥會乾脆的將庶姐轟走。

她什麼也不用怕。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