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官相護 之三十六

打過架,端過茶後,寶文司情形好些了。

這讓唐勤書陷入長考。

她明白擺在她面前的是更為嚴苛的考驗。並不是這樣就完了。

【Google★廣告贊助】

京城的官吏圈子,這水非常深。一個寒門子弟想在這兒冒出頭都得先靠累積資歷,小心應酬,架起自己的人脈和關係網,這起碼也是十來年的工夫,才能奢望更進一步。

世家雖然讓科舉制度和吏屬考試制度打垮了大半,但倖存下來的宛如大浪淘沙,絕對是精英。這些精英世家子弟文成武就只是基本配備,最重要的是,他們幾乎從會走路開始,就學會了怎麼應酬往來,從小就為關係網和人脈努力,步入仕途後才能一帆風順,奧援多而崎嶇少。

她明白。因為世家女也殊途同歸,雖然不喜歡,但她的確受了完整的仕女交際教育,這是絕對不能避免的。

但是這對她已經沒有用處了。後宅能影響前院,但是「影響」已經不夠,她如果想做出一番事業,她需要在前院才行。

不得不說,她掙扎了,甚至有些退縮。

當然,她可以躲在顏家表哥身後,成為陰影,輔佐他就好了。

但這樣就不是我。

唐勤書雖然不知道何謂「自我實現」,但她的確是具有高度自我實現的人。由於性別和社會氛圍的緣故與壓力,她也會矛盾的覺得自己是否過度嗜權。

畢竟這時候的大燕朝還沒有女權的概念。她所思所想所為,除了三代女帝的強勢干涉,事實上是不被社會,特別是世家圈子所認同的。

這時候,她突然理解了小盧大人和崔錦文的苦衷。

同樣身為女吏,小盧大人走的是寒門士子的路線,但這麼多年也只成功了一個小盧大人。

連崔錦文的鑽營和周旋於權貴中,都覺得很難苛責她。雖然這樣跟宗室玩曖昧惹人閒話,不可否認,的確是讓她仕途平坦許多,不會步步荊棘。

事實上,她應該也沒有其他辦法吧…?

只是,她不該雙面欺瞞。

回到京中,唐勤書終於知道榮華郡主事件的始末。一起頭,榮華郡主以為芙蓉公子對她愛慕,所以才對顏家透了消息。但事實上,卻是崔賢誘導並且誤導了榮華郡主。

究竟是有意還是無意,唐勤書不想深究。但是顏家表哥都逃離京城了,不管怎麼說,崔賢真不該為了維持她的謊言,來信求顏家表哥認了。

這是終身大事。怎麼能夠理直氣壯的希望別人為她犧牲?這真的抵觸唐勤書的底線。

只是唐勤書不知道,在崔賢來看,這是大家都好的事情。榮華郡主和顏謹容,天造地設的一對。而她呢,雖然喜歡顏謹容,但那不是愛。

她需要榮華郡主的勢力和庇護,又不想嫁給顏謹容從此關在狹窄的後院,但是又不願意顏謹容討厭她…那只能使些小手段。

顏謹容尚榮華郡主,然後她還是榮華郡主的閨蜜…郡主是個護短的人,能夠在仕途上護著她。而且,成為儀賓的顏謹容,心裡還會有她,也能成為她的助力。

穿越小說的女主角不都是這樣,擁有可以高貴護短的閨蜜和心裡永遠只有她的優秀男配。她崔賢當然不會例外。

只是崔賢沒想到,人生不是小說,就算是小說,穿越女也不一定是主角。周遭的人不是傀儡,沒辦法都按照她的心意做,更不會人人讓步。

***

工部對女吏的觀感很差。

這也是唐勤書一起頭吃盡苦頭的緣故。

這跟小盧大人沒關係,當初她想打造馬蹄鐵完全是窩在太僕寺跟匠人一起跟鐵爐死磕好幾年,一點都沒有麻煩到工部。

真正麻煩到工部的,是讓唐勤書感覺非常複雜的崔錦文。

崔錦文其實蠻有想法的,而且會寫下花團錦簇的提議,看起來似乎很可行,但最後,都是轉發到工部,成立新司去設法完成。

比方說,人工琉璃。再比方說,香胰子。但是看起來似乎可行的提議,事實上關鍵的地方根本模糊不清,再怎麼試驗都沒有成功。

工部如實上報,但是崔錦文怒斥是工部辦事不力,請求交付民間研發。

坦白說,工部上下都炸毛了。跟崔錦文打了好久的口水仗,最後工部慘敗。這口惡氣還沒消呢,結果又是一個女吏,要搞什麼桃源印刷…難道雕版印刷有什麼不好嗎?!區區女吏就仗著能上密折,現在又來找麻煩!!

而且人來了還指手畫腳,真是叔叔可以忍嬸嬸也不能忍。

等跟同僚相處得比較和諧,唐勤書和顏謹容終於理清了前因後果,真是哭笑不得。

這也讓唐勤書痛下決心。

「顏表哥,」唐勤書在馬廄站定,他們現在能光明正大說兩句話的地方,只剩下下衙去牽馬的時候了,「我…我決定將京城當成桃源縣。」

她想拋棄那些無用的避諱,就像在桃源縣一般。她要真正成為「同僚」,而不是只能抄抄寫寫的「官衙千金」。

這條路並不好走,她會被看成異類。名聲搞不好會比崔賢還不堪,但是她已經決定不管那些後宅婦人的想法了。

我不要配合她們,反而是她們得容忍我。

但是…顏表哥能忍認她嗎…?

「好啊。」顏謹容對她粲然一笑,「本來就該這樣。」

…是不是他沒聽懂?

「我的意思是…」

「我會把妳引薦進世家公子的交際圈。」顏謹容倒是暗暗鬆了口氣。他知道表妹不好受,一天天的黯淡,困惑並且消沈。好多次他都想告訴她,沒關係,不要顧慮什麼。

當她揮出那一拳,顏謹容才發現,那個生氣蓬勃,目光銳利如刃的表弟…是真正的唐勤書。

讓他驚異,最終認同、傾慕,無比嚮往的唐勤書。

「不要覺得都是一群只會吟詩作對的紈褲。他們背景可是很不得了,未來說不定也會很不得了。妳放心,我引薦給妳的人絕對是…」

「表哥。」唐勤書打斷他,眼眶卻漸漸紅了。

當初他說,「弋言加之,與子宜之。宜言飲酒,與子偕老。琴瑟在御,莫不靜好。」

她一直沒有回應他。

「風雨如晦,雞鳴不已。既見君子,云胡不喜。」唐勤書低低的說,然後就飛身上馬跑了。

顏謹容站在那兒發呆,好一會兒才明白,隔了這麼久,表妹給他答覆了。

詩經唱和。

人生真的再也不能更美好。

--即使身在氣味不太宜人的馬廄旁。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