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官相護 之三十七

四公子再度聚首,京城盛會。

唯一尚未婚配的芙蓉公子暌違多年閃亮登場。讓已經喜當爹、蓄起鬍子,曾經的三公子,和當初同窗同榜同髮小的諸位嘉賓,充滿了無比的羨慕忌妒恨。

都是二十初的青年,跟被歲月摧殘過的其他三公子不同,他依舊保持著光風霽月的風姿,大概是還沒有成家的關係,保留了一絲青澀,巧妙的揉合了少年的清亮與青年的沈穩。

【Google★廣告贊助】

那張美麗的芙蓉秀面,因為精緻的保養和風霜的歷練,顯得更為美麗。但少年的柔弱卻被這些年的洗鍊,褪變得獨留英氣。

--太可惡了,人人都因成長而長殘,你怎麼可以不合群?

可等跟在芙蓉公子身後的「少年」出現,讓這群已經開始凋謝的貴公子們的羨慕忌妒恨更上一層樓。

甫一看,真的被震懾住了,真想問何家兒郎如玉人。

其實吧,應該是象牙才對。在以白為美的京城,這「少年」膚色太深,是象牙色的。容貌吧,在滿京多美人的貴公子裡,也不是最美的,只算中人之姿。

但是那氣度,小小年紀卻能當上淵渟嶽峙,安閒自若而來,衣帶隨風。好氣度,好風儀。

只是靜靜站在那兒,氣質高華,宛然高山流泉,亦若沈靜碧潭。

讓人連呼吸都不敢重一分。

好一會兒才領悟到,這位「少年」,事實上是少女。畢竟沒有刻意掩飾身姿。但是時下女子著男裝很是盛行,稱之為「丈夫衣」。但從沒見過哪個少女能把丈夫衣穿出這種梅傲霜雪的姿儀。

芙蓉公子顏謹容非常禮貌的介紹這位男裝少女,「同僚,唐佐官。」

在座哪個不是人精,略琢磨就恍然大悟,然後八卦魂飛快燃燒,直至沸騰。

屁個同僚啊!佐官,廢話,誰不知道在京有份量的胥吏被稱為佐官。這位唐佐官明明是你未婚妻吧?!你怎麼…就把自己未婚妻拉來了這…

唐勤書徹底無視底下的眉眼官司,只恭敬的拱了拱手,先謝過主家,然後與同席一一見禮,就泰然自若的坐在顏謹容身側。

席間因此有一刻死寂。

但顏謹容是誰?自會走路就開始學著應酬往來。你以為光長得好看就能混出個京城四公子的名聲?太天真了。

所謂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工。芙蓉公子顏謹容雖然不知道這個俗諺,卻徹底的貫徹了這個俗諺。這不是指君子六藝而已,還包括了最重要的人際往來啊。

於是他非常嫻熟的打破沈寂,並且談笑嫣然的熱絡氣氛,很快的就杯盞交晃,並且不動聲色、自然而然的將唐佐官薦與知交,並且暗示這雖是他未婚妻,卻也是他的同僚,此來的身分是唐佐官。

至於唐佐官唐勤書呢,她一直帶著淺淺淡淡的微笑,傾聽多而發言少,卻也能搭話在點子上。雖然在顏謹容那變態般的天才眼中,唐勤書資質平平,但她終究還是所學甚廣,甚至還有六年有餘的實務經歷,又喜歡讀縣府志。

雖然說作詩不願獻醜,但她的評詩堪稱毒辣精準。應對進退,不卑不亢,既兼有世家子的優美,又有官家的端方。後來興起射柳,十中之七,身姿矯健如游龍,不禁得為她賀聲彩。

完全夠格當個京城貴公子。

這時候就忍不住扼腕,惜是女兒身,不能真的來往。

以為芙蓉公子就是拿他未婚妻顯擺,讓人真恨不得回家釘小人。但是每次赴宴,都不忘帶同僚「唐佐官」同來。漸漸的,世家貴公子們就開始品出味道了。

同僚,唐佐官。

沒想到唐勤書真要走入仕途。顏謹容居然也同意,正在為她鋪路呢。

難道除了小盧大人和崔錦文,又要多出一個唐佐官?

固然有嗤之以鼻不屑一顧的,但也有基於對顏謹容的信心,想要看看他是否內舉不避親。再說,一個將自己定位成「佐官」,融入交際圈依舊目光嚴正,態度安閒的佐官,既不張揚,也不羞怯,就這樣坦坦蕩蕩的,宛如本該如此。

於是開始有人暗暗關注她究竟有何能為。

而這種關注,卻讓寶文司的運作,真正順暢起來。

這就是為什麼,唐勤書要別開蹊徑的緣故。她要爭取認同,最少要有個機會。並不是希望有什麼貴人給她開捷徑,只要同僚能夠信任她,讓她放手施為,那就可以了。

她並不覺得跟貴公子們來往有什麼困難,就像她所說的,她就是要把京城當成桃源縣。她在桃源縣和同僚怎麼來往,跟這些貴公子們就怎麼來往。

只要別只注意她的性別,別把她當異類,她就能有所作為。

雖然她的確是異類。

至於仕女圈如何非議,甚至毀謗,她都不在意。因為她一舉一止都站住了禮與理。她背後甚至有哥哥和顏表哥的絕對支持。

至於她娘親和庶姐的謾罵…

顏府真的很大,嫂子的情報網很及時。她總能避開那兩個人的追蹤,狡兔三窟就是這個時候用的。

史無前例的桃源印刷,終於在她苦心經營,和嚴謹容努力策劃下,開始看到曙光。

唐勤書若是在二十一世紀,絕對是研究人才。她心靈手巧,善於實作。在動手之前模擬架構的能力,大燕無人出其右。

當然,這是非常粗糙的活字印刷。跟宋朝畢昇「膠泥」活字印刷術構想也相差極遠。由印章發想,最後以竹片相隔,最終的拓版也是來自拓碑的手法。

所以字體都偏大,木質印材的成本也居高不下。

但是,這的確是活字印刷的雛形,之後不斷完善,最終跳過膠泥,發展成金屬製作,生生擠掉了西方古騰堡的地位,成為這個歷史歧途最燦爛的發明之一。

唐勤書和顏謹容,也因此名留史冊。

可這個時候,他們還沒想到這麼遠。而是因為可行而欣喜若狂。即使雙手都佈滿傷痕,但那是驕傲的傷痕,什麼都不能替換。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