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官相護 之三十八

寶文司的第一份文件是皇榜,昭告天下准許墨法等諸家,公開傳述論道。

就文昭帝而言,並沒有如後世所推論有那麼偉大的深意。如同追封凰王,肯定傅淨的開國之功,並且追封傅嬪為惠貞皇太后…其實只是要為女帝的正當性加磚添瓦,無意間卻合了天意,只能說誤打誤撞,運氣也為實力的一環。

【Google★廣告贊助】

這個後世稱為「後百家齊鳴」的劃時代皇榜,更因為是活字印刷的第一份文件而在後世的博物館珍重保存,文昭帝的真正意思也只是想給在朝為官的儒家子弟找點事做,別一直盯著他們皇家傳承、甚至是皇帝床笫之事吵個沒完沒了。

會交給寶文司,也是想花了這麼多錢這麼多時間,總該給朕一個交代。

幹得差了,朕可不依。

結果吧,文昭帝雖然挺傲嬌的說「差強人意」,但唇角的笑卻沒能壓下去。

從交付文件,檢字排版、印刷,總共只花了一天半的時間,首版兩百餘張,比起手工謄抄快得多,並且不必擔心錯漏。寶文司刻意多刻了一個花押,這兩百餘張皇榜連偽造的可能的泯除了,因為花押印後即毀。

寶文司因此聲名大噪。

樂得顏謹容作東,把全司同僚請去百會樓大醉一場,最後是沒喝多少酒的唐勤書無奈的將差點醉死的顏家表哥送回去。

誰知道樂沒多久,峰迴路轉,崔錦文上折獻名,文昭帝許之,「桃源印刷」改名「活字印刷」。

工部上下嘩然了。

這事看起來很小,事實上卻觸犯了工部上下的神經。命名權這種事情,往往能覆蓋發明人。唐勤書就算不太懂做人,顏謹容卻是個人精。命名這回事早早的交給尚書大人,他們工部的老大了。

不管怎麼說,寶文司是工部的一個分司,而他們老大的確是支持的。不然哪能年許就這麼順利的完成。於公於私,都應該是老大來命名。

老大落了好名聲,他們下面的小弟也能落到好處,這才是官場無往不利的精髓。

崔錦文卻這樣平白無故,上下嘴皮一碰,就把他們工部的功勞輕描淡寫的奪了去。

就算當朝知曉來龍去脈,可是下傳幾代,史書簡筆只知活字印刷,那豈不是成了崔錦文一個人的功勞。

唐勤書雖然不是很明白當中陰暗的玄機,但是顏謹容一憤慨的說明,她就明白了。她終究是個比較講求實際,擅長解決問題的能吏。

「寶文司也該印第一本書了。只印個皇榜,也太可惜。」她淡淡的說。

於是抓了顏謹容捉刀,和寶文司諸同僚集思廣益,出版了第一本活字印刷的書。內容為「寶文司活字印刷源起與沿革」,用字巧麗妙筆生花,詼諧風趣的將「不想罰寫食譜」的起因寫在最初,之後將如何界定常用字,如何尋到最佳製版材料與活字材料,當中艱辛一一細數。

並且不動聲色的捧了一把工部上下,最後把寶文司同僚的名字都列在最後,最前的是工部尚書。

首印兩百本。此時還不會雙面印刷,而是印一大張對折,預留裝訂線的線裝書。但是在熟練匠人檢字付印下,速度比起雕版印刷並不慢到哪兒去。這可說是這個歷史歧途最初的「方塊字」書。

由工部尚書呈獻,文昭帝大悅,恩賞,並督促史官詳細記錄。寶文司從此成工部常在部門。

結果換工部尚書邀了全工部的同僚,特別把顏謹容和唐勤書奉為上賓,又大醉了一場,最後還是唐勤書設法將醉貓似的顏謹容扛回家。

崔錦文和工部的暗中交手,以工部得勝作終。但真正的得益人卻是唐勤書和顏謹容。

畢竟能名列史書的是他們倆。

就在眾人皆認為唐勤書與顏謹容將在工部一帆風順時,卻驚聞這兩個有大功的官吏雙雙辭職。

唐勤書請調刑部,結果尚未知曉。顏謹容辭官,意欲問鼎來年春闈。

這個轉折未免也太神。

兩家的哥哥挽著袖子準備打人時,顏謹容和唐勤書倒是攜手春遊去了。

「我也好久沒做飯給你吃了。」唐勤書有點歉意的說。

顏謹容皺眉,看著她手上斑駁的舊傷。「我看起來很沒良心,可勁兒就想折騰妳的手?夠了,妳不心疼我心疼。」

她輕聲笑著,引著顏謹容到她預定的地點。

春來桃花開,在壓枝的桃花之下,挑著餛飩擔子的老漢憨厚的笑了笑,「官人,您要的擔子俺挑來了。」

唐勤書也微笑,點了點頭。洗了洗手,就開始包餛飩,用料看起來早已備好。

「我還以為妳找我來賞花。」顏謹容抱怨,卻盯著她手上的餛飩暗暗吞口水。

真的好久沒吃到她作的菜。也好久,沒替她看火。

其實吧,也沒幾個人能如她一般,做菜跟作詩一樣好看、瀟灑。

捧著一碗餛飩湯,相對而坐,落英繽紛,幾片桃花瓣落在餛飩間,綠的蔥,白的餛飩,紅的花瓣。

是春天的味道。是人間的味道。

是,唐勤書的味道。

嬌嬌的,味道。

其實,她還是唐家嬌嬌。即使外表鋒銳了。而她將所有的嬌,都放進味之一道中,掩埋的這麼深。

只有我才知道。

最後的點心卻是一盤烤饅頭片。顏謹容笑了起來,那笑如春日朗朗。

在上京的旅途中,他胃口很差,唐勤書卻苦於無米之炊。最後,將他無法下嚥的饅頭切成片,抹了豬油撒了糖,兩面都烤得脆脆的。

就是在吃這樣簡陋的甜點時,他們談起彼此的抱負。

「本來覺得,去不去翰林院沒有關係。」顏謹容啃著烤饅頭片說,「但是吧,既然有了桃源印刷,我覺得非去不可。大燕此時,文官武將人才濟濟,我真不用去湊熱鬧。但是這種有益千秋萬代的事情,需要有個人來做。」

他眼睛發亮,「翰林院那些書不該堆著生灰。縣府志其實該流傳,而不是只有幕僚才會想要看一看。若是天下每個縣學都能有個文館藏書,百姓都能去看、傳抄,妳想想,想一想就好。

「這是多麼偉大的事情。」

「這才是翰林院該做的事情。這才是千秋萬代的大事。」

唐勤書笑著跟他乾了一杯清水。

「我的志向沒有那麼偉大。」唐勤書坦承,「我想去刑部。」

她有點不好意思,「我從小就是看著《琯案錄》長大的。我想成為…另一個謝青天。」

就是這樣,六曹事她都沒有拒絕,非常努力的學習。因為刑案往往跟六曹事都有關連。不是會背點大燕律和爰書就能辦案了,哪那麼簡單。

或許閩南侯的名聲極盛,但是她最敬佩的卻是謝大人子琯。雖然謝子琯最著名的是閩南侯的狗頭軍師,狡獪奸詐的讓海賊罵閩南侯頂多罵娘,罵謝子琯卻要罵他祖宗十八代。

斷案如神,其實只是謝子琯傳奇人生的一環而已。

但是他所踏足之處,被百姓奉為青天。

「為冥鳴冤,為死者喉舌,願青天開。」唐勤書的臉頰染上一抹興奮又莊重的紅暈,「這就是我的志願。」

「這志願很好。」顏謹容點頭,遞給她一塊烤饅頭片,「我們的志願都很好。」

所以我們才會彼此相悅。這原來是命中註定。

看著這盤烤饅頭片,顏謹容目光柔和。

其實吧,還有另一個志向更迫切。

「皇差算是辦完了。」他清了清嗓子,「可我們…我們的事,是不是,是不是也該辦了。」

唐勤書抬頭看他。看著他的忐忑和羞澀。

有的時候,還是會覺得他是表姊。

「我已洗手作羹湯。」她忍不住想逗逗他,「不知大雁何時來家?」

「…很快。」

但她沒想到如此之快。

第二天顏家上門納采,最引人注目的是六對大雁。活的,而且很肥。看起來是活捉以後圈養了一陣子。

她以為自己會淡然沈著。但沒想到還是握著臉,對著大雁傻笑了好一會兒。

好在沒有人看見。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