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官相護 之七

中秋過後,宣告農忙告一段落,縣衙也閒適下來,能夠做些收尾的檔案工作了。

但是顏謹容卻有些焉焉的,情緒不高,尤其是接到家書之後,就連吃飯都不香。

雖然沒有問,唐勤書大概也能理解。他們倆為何寧願在窮鄉僻壤苦熬,就是京城裡都有要命的親事等著。

【Google★廣告贊助】

現在能在桃源縣死撐,就是文昭帝非常猛的提出不准「為孝背忠,以家害國」,所以官吏在任上不能任意回鄉,父母之命得排在君王之命後頭。爹娘生病這種理由,文昭帝是不接受的。

想回家當孝子當然也可以,自己提出辭呈。不辭官別想可以請一個月以上的假,以家害國以後你都別想為官為吏了。

除非爹娘死了要守孝,文昭帝還時不時要奪情。沒奪情的通常就是文昭帝心目中的庸才,隨便你。

聽起來很不近人情,但是就是靠文昭帝的不近人情,這兩難兄難弟(…難妹)才能將親事拖下去。

畢竟,人都不在,想要將人綁去成親都有難度。更何況都不是白身,更不能隨意處置。父母能做的,不過是切斷經濟來源,和寫信來罵人而已。

可誰不希望討父母喜歡,誰又願意接到抵萬金的家書,滿紙都是不孝的責備。

所以吧,唐爹寄來的家書,唐勤書從來不看直接燒了。除了給自己添堵就沒有其他作用…從來沒有一句關切。當初她被堵在山上生死不明的時候,她哥嚇得立刻就要辭官離京親來找尋,嫂子沒二話,結果是老爹把她哥打得下不來床。

「我爹還是想把我賣給榮華郡主。」終究顏謹容還是告訴了唐勤書,語氣非常傷心。

這種事,真不知道如何安慰。唐勤書張了張嘴,還是沒說出什麼,只是拍了拍顏謹容的肩膀。

事實上,她和顏謹容的口味相差甚遠。她向來吃得素淡,可顏謹容是無肉不歡的主。妥協的結果就是,餐桌上常見魚,各種蒸煮炒炸。豬肉偶爾有,但是雞鴨絕跡。

說白了就是她連殺雞都不會,而且非常厭惡吃雞皮。

即使想讓顏謹容心情好些,她還是不覺得自己能妥協。所以最後…她買了兩隻豬腳。

這是在山溝縣學會的一道菜,事實上應該拿來燒豬頭。只是相同的做法被她拿來燉豬腳,那時給她收拾屋子的嬸子沒奶,每天都燉一缽送去,燉足一個月真的是熟得不能再熟,火工登峰造極了。

也是家常菜,花生燉豬腳。其實看到這道菜很多人都覺得是給產婦下奶用的,其實是誤會。事實上還能滋補體虛,卻秋寒,是非常溫和的食補。她的做法也是用糖與醬合燉,是非常下飯的。

而且用瓦罐和一根粗柴慢燉,柴盡豬腳熟,考驗的是選柴的功力和燒火的功力。早上處理好就能出門了,下晌剛好可以起鍋。

一直都鬱鬱的顏謹容,看到那缽泛著糖香醬紅,軟Q滑嫩的豬腳,眼睛立刻發亮了。事實上,他根本不吃豬腳這種東西,要吃也吃蹄膀。

但是再一次的,唐勤書再次打破了他的認知。

那筷子戳下去,剁成一圈圈的豬腳,皮骨肉就分離了,那香氣,簡直可以餓死人。吃到嘴裡,皮彈牙,肉滑潤如酥,那湯澆飯,人生不能再好。

以為這就是極致了,誰知道燉得極香的花生吸飽了豬腳和糖醬的精華,拌在飯裡…真的值得為這道菜繼續為人生奮鬥。

吃得滿嘴是油,稍微有點膩了,一碗魚乾野菜湯,一碟蒜蓉涼拌黃瓜,去油解膩,一切圓滿了。

「我從來不看爹娘寫來的家書。」唐勤書說,「反正有什麼重要的事,哥哥和嫂子會寫來。」

…他這個表弟,廚藝很厲害,熟了也很貼心,真該引為知己。

「是。我妹子也會寫來。」顏謹容點點頭,幫著收拾桌子,笨拙的在井邊洗碗。之後怕表弟吃了大葷積食,還很體貼的將他珍藏已久的好茶貢獻出來,在下弦月下泡茶。

這種風花雪月的事情,向來是顏謹容的強項。在淡薄月光下,只見公子纖長的手如玉,紅泥小火爐,粗茶碗內碧綠的茶湯蕩漾。

已經白回來的容顏潤如高山之雪。

難怪榮華郡主念念不忘。唐勤書暗暗感嘆。紅顏是禍水,倒楣的時候,第一個禍害到的就是紅顏。

由此得證,人還是不要長得太出挑。

她對這個顏家表哥真是充滿同情。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