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官相護 之九

且不說此時的顏謹容還不知道這大哉問得自問三年,這一年的初場冬雪已翩然而至。

驛站剛剛送來了一批文書和信,除非有急件,這大約是這年最後一批了。

縣衙裡的官吏大半都不是本縣人,家書往往是離鄉在外的慰藉。書信來往,還是仰賴官驛,這是最快的方式--文昭帝開那麼多官道總不是開樂趣的。

【Google★廣告贊助】

縣令也睜隻眼閉隻眼…看個家書能佔用多少時間?做主官的人不可太苛刻。

唐勤書也拿到了自己的家書,彎起了一個真心的笑容。俱名是嫂子,大約是哥哥和嫂子合寫的。小夫妻倆青梅竹馬的情份,成親多年還是蜜裡調油的好,凡事有商有量。

他們成親的時候,唐勤書還喚做嬌嬌,只有六歲。

其實吧,唐勤書回顧過往,對父母並沒有什麼意見。不管怎麼樣,總是把她養大了…雖然真的照顧她的是哥哥和嫂子。

印象裡母親對她總是露出失望的神情。

沒辦法,她開口晚,記事晚。小的時候,總是顯得不太伶俐,比起大她一歲的庶姐,被甩了好幾條街。

母親也沒什麼錯…只是她的心完全放在父親身上。喜歡他喜歡的,討厭他討厭的。既然父親嬌寵聰明伶俐的庶姐,母親自然也跟著嬌寵…一種帶著討好的嬌寵。

唐勤書並不是覺得母親不對,只是困惑,然後,有點害怕。

母親愛著父親,卻是那麼卑微的低入塵埃。喜歡一個人喜歡到…沒有自己。

這真的好可怕。

幸好照顧她的是哥哥和嫂子。幸好他們倆相處的那麼輕松自在,彼此喜歡,但還保有自己。

嫂子是個能幹活潑的人,笑聲很有穿透力,像女兒一樣養大她。兩個侄子唐勤書還帶過,現在在嫂嫂肚子裡的那一個,不知道幾時能見到。

信裡頭也保有她歡快的本色,好幾張紙都沒有重點,絮絮的說著那兩個熊孩子,說她哥混到兵部去了,說著京城大大小小的八卦,說到開心了,才告訴她,姜家不是東西,又生了個庶女,不要臉皮的擺滿月酒。

還放下話來,唐勤書只能嫁到姜家來,不然沒有其他人敢娶。

嫂子很不忿的說,見鬼。姜家死巴著這門親事不肯放,就是因為除了這門親事,姜家再也娶不到一個能見人的閨女。門當戶對的又不是腦子缺弦,把女兒推到這種明晃晃的火坑…那怕是庶女,人家嫡母也怕名聲不好聽。

就算次一等門第的也不敢要,怕人說賣女求榮…畢竟姜家作得太沒臉皮。

幸好哥哥和嫂子站在她這邊。

她收起信想著。姜家的想法她也明白,既然騙婚都敢了,拖下去也無所謂。女孩子家青春有限,姜公子拖得起,還可以不停的生兒女,但唐娘子可拖不起…

才怪。

她就敢一直拖下去,這有什麼?女吏晚婚或不婚的在所多有,她不是獨一個。有的女吏位高權重,仿貴女自立門戶納婿,也是有例的。甚至還有結小姐妹如夫妻般共居,聽說在閩地很流行。

所以說真話,她一點都不急。

剛收好信,突然聽到另一頭的官廳一片嘩然。

「不好了!顏主簿吐血了!」

唐勤書奔過去的時候,只見案上染血,顏謹容一臉頹色,衰敗如殘花。捏在纖長手指上的,也是一封信,卻是娟秀端麗的簪花小楷。

不是顏家寄來的家書?這字也不像他妹妹寫的。

紛亂中,顏謹容悽楚的抬頭,顫顫的伸手,「…表弟。」

原本非常緊張慌亂的氣氛,立刻被打破了,雖然只有幾個人笑出聲,大部分的人還是忍住了。

這倆親戚也是很有趣。顏主簿常錯口喊唐官娘表弟,但私底下人議論卻笑說顏大人更像是表姊。

事實上也是唐官娘常常照顧著顏大人,被人打趣是官官相護。

有親戚接手,其他人也鬆了口氣。被拉來的大夫也說沒事,只是急怒攻心,淤血吐出來不過是幾帖藥調養的事情。

當把顏謹容安置好,發現他連炕都不會燒,忙得唐勤書一身汗後,她默默的替顏家表哥在生活上面的評估又掉了好幾個百分點。

或許不該把他想得跟自己一樣?她能夠自力更生,顏家表哥大概是不能夠的。

其實他肯把身邊的零碎拿去當一兩個,比方扇墜玉佩,都夠他買一兩個下人,舒舒服服的過一兩年好日子了,但是要怎麼說服,該怎麼開口…

想得太專心,結果沈默良久的顏謹容對她說話,好一會兒她才明白意思。

「表弟,妳想成為小盧大人…」頓了頓,顏謹容有些咬牙的說,「還是崔錦文?」

這兩個,都是現時鼎鼎大名的女吏,堪稱一時瑜亮。

小盧大人姓盧名淑德,和史上留名的良官盧內相並不是同宗。但是會被稱小盧大人,多少也能了解她的才幹。她原本是華州女吏,為吏十年屢有功績,最後通過考選由吏升官,文昭帝特別給了幾個位置讓她選,她卻選了太僕寺員外郎,親手養馬,被人譏稱馬娘子。

但這個馬娘子卻研發出馬蹄鐵,為天下軍馬做出巨大貢獻,從此被尊稱為小盧大人。

至於崔錦文,姓崔名賢。如今是中書門下聽用的一級女吏。據說異常美貌,聰穎過人,文藻斐然。原本在翰林院聽用,獻錦繡詞,能由中取百篇詩詞,文昭帝賜錦文為號,遷中書省門下為宰相吏,書法獨創一格,名動天下。

年紀才十九,就因為年紀太小所以文昭帝還要留著磨礪,不使考選,才沒有由吏升官。

小盧大人為人低調,很少在宴會場合出現,但是她還在京時就聽說小盧大人…貌寢。還有更刻薄嘴的說人一張馬臉,那個「馬娘子」的渾稱著實傷人。

至於崔賢,她見過幾面。或許是見面時彼此都還小,覺得的確好看,但也沒超出顏家表哥多少。

跟崔賢比較熟的應該是顏謹容吧。她後知後覺的想。崔家和顏家家主是連襟,向來走得近。

天下女吏都以這兩個人為目標…大部分。

但那不是我。

「我只想當唐勤書。」她很肯定的說,「而且我就是唐勤書。」

原本癱在炕上的顏謹容突然一把抓住唐勤書的袖子,眼中灼亮著火光逼人,「表弟,妳想成為小盧大人或崔錦文,我都能夠幫妳!」

哇喔。這裡面一定有很曲折離奇的故事。唐勤書眼睛也跟著亮了一下。

但是吧,前提是不要把自己賠進去,別開玩笑了。

「表哥,我打算燉個蘿蔔排骨湯,現在就得去準備。」她氣定神閒的說,「保準你沒喝過。」

如她所料,顏謹容立刻就鬆手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