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官相護 之一

嗯,先預告坑的機率很大。總之就是寫好玩的。

時間地名人物若是有問題不要提醒我,再搞年代表我怕會自我系統崩潰了。

謹此。


官道上一騎踽踽獨行。

馬是駿馬,皂服官衣的郎君俊俏挺拔,風塵僕僕也不掩其色,恰是春時日暖花鬧,端得讓人眼睛一亮。

頓生「春日游,杏花吹滿頭。陌上誰家年少,足風流。」之感。

【Google★廣告贊助】

已近桃源縣城,鄉下地方的大姑娘小媳婦膽子可大,瞧瞧英俊郎君拋花擲果只算是讚美,還打夥起來調笑,羞得小書生落荒而逃是常事…不夠好看還沒這待遇呢。

但是拿起花兒果兒的姑娘們,等這俊俏少年郎君騎馬相近,一看清楚了腰上懸的百花袋,和那玲瓏有致的身材…臉上的笑立刻垮了,奄奄的把花果收進籃子,不浪費表情了。

好看有什麼用?俊俏有什麼用?那怕披上一身官皮,還是個女的、姑娘。

嚴格來說,是個胥吏,而且是個女吏。

大燕女帝當朝已然三代,吏政是有史以來的重視,不再是「父傳子、兄傳弟」的把持,也不是師爺幕僚那種編制外,而是認認真真的放進制度內,吏部早改制成官司和吏司,各不干擾了。

(穿越一點的解釋就是,胥吏就像是普考高考出身的公務員,進士出身的官,咱們這兒是靠選舉的)

不講究出身,也不講究性別。只要是考試能通過,就能分發到缺員的地方出任。官有九品,吏也有九級。吏是低官一頭沒錯,打個比方說吧,六級吏遇到九品官是可以平起平坐的。不是當了官就能對吏頤指氣使。

地位也是大大提升,當中希罕的女吏更被謔稱為「帝母近臣」,據說是可以遞暗折給女帝的。

但是會被錯認為俊俏少年,倒不是她身穿圓領黑官服的緣故--事實上吏員袍服不分男女都是相同的,皂服(黑衣)黑靴。可稀少的女吏幾乎都是在官衙裡當文書,講究點的還會獨闢一室給女吏辦公,不講究也要屏風隔開,號稱官衙千金,矜持又矜貴。

在外面跑的女吏很少,更不要說還騎馬騎得這麼嫻熟…而且還沒有從人,腰上佩刀,很令人側目。

她就這樣一溜小跑的進了縣城,眾目睽睽的下馬,從容的進了官衙,交了調職文書,報到了。

管人事的吏曹書辦差點把眼珠子掉出來,這位名為唐勤書的姑娘,自己一個人從百里之外的山溝縣單槍匹馬的來赴任,年紀不過十六的她,已經當了兩年的女吏,兩年考核都是優異。

優異是什麼你知道嗎?官吏考核通常是「劣、可、優」,比優還好,頂天就是特優。但是有政績功勞能列舉,才有可能得到比特優還難得的「優異」。

瞧瞧人家的資歷吧。天災賑濟,扛過流匪,殺過山賊、盤過歲算。這可不是胡謅亂吹的,一條條列的明明白白。在號稱「慕容掌櫃」的文昭帝手下,捏造履歷這種事情是通往斬首最快的道路,早就沒人這麼幹了。

書辦下死命的看了幾眼唐勤書,只見她眉清目秀,滿滿的書卷氣,進退從容有度,端得是好風儀。在桃源縣這小地方,也算得上出色的美貌。

怎麼看,都是個溫柔斯文的小娘子。好吧,她是佩了刀。縣城是不興,但是府城滿街都是佩刀劍的公子,有些小姐也喜歡這套,但十個有七個連怎麼出鞘都不知道…純裝飾。

但是這位唐官娘手上起碼有三條人命。

「…唐勤書?」

「下官在。」她很恭謹的揖禮,眉眼依舊淡然。

「小娘子不要偷妳哥的履歷來。」書辦拉長了臉,「不像話。」

她頓了一下,一臉無奈的抬起頭。明明有履歷告身,文件吏印齊全…好吧,還有畫像。只是通常這些都不會標明性別…儘管她有御賜的百花袋表示她是女吏,但人家拒絕承認。

的確是有點嚇人的履歷…但是彭縣令堅持要俱全,說這樣將來才有好前程。

只能說長官厚愛不是每個人都能有福氣享用的。

就在吏曹書辦堅持要俱函桃源縣問實的時候,一個詫異的聲音從身後傳來,「唐家表妹?嬌嬌?」

在離家鄉千里之外聽到自己的乳名,那真是一把火燒上了兩腮,連耳朵都燙了。

嬌嬌什麼的最討厭。

認出她來的顏主簿謹容,被唐勤書冰冷的一瞥嚇了一大跳,那真是殺氣沖天宛如實質,腿肚子立馬抽筋了。

一定是認錯了。

唐顏通家之好,他堂姊還嫁去唐家,是唐嬌嬌的大嫂。唐嬌嬌嘛,他認識。小他兩歲,是個乖乖靜靜的小女孩。雖說出身將門的閨秀通常都要練些花拳繡腿,號稱弓馬嫻熟…好吧,號稱是怎麼回事,大家都知道。

小時候他還跟唐家的姊妹打過架,唐嬌嬌是在旁邊細聲細氣勸架的那個,再斯文也沒有。

不可能不可能,嬌嬌兒怎麼可能這樣可怕…難道是她堂姊妹?說起來唐元娘洞房花燭夜就把新郎打得滿園子亂跑…唐家嫡長女嘛,將門威風一定要的。

「…顏家表哥?」唐勤書瞬間愕然,「你怎麼會在這兒?」

顏主簿覺得天地間所有的色彩都被抽乾了,立馬變黑白。

世界上再也沒有比看到純真斯文的可愛表妹,幾年間變成母夜叉還悲哀的事情了。

她居然…還佩刀。刀鞘陳舊,刀柄摩挲的錚亮,常用物品。

難道這是唐家女兒不可避免的、非剽悍不可的宿命?太悲哀了。

好半天他才澀聲道,「我在這當主簿。嬌嬌妳…」

原本他還抱著稀薄的希望,沒想到唐家表妹一秒變修羅,殺氣撲面而來,「下官唐勤書。」

顏主簿真的想哭了。「…是。我知道妳學名。」

最後顏主簿作保,唐勤書得以順利的就任分配住處,總算不用繼續磨牙。她也挺客氣斯文的謝過這個拐彎兒親戚的表哥,之後周到的送了節禮,禮數完全無可挑剔。

但是秀色過人的顏謹容主簿,卻感嘆的大醉一場。

女孩子可愛的時光真是太短暫,成為可怕大娘的歲月實在太長。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