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衣(二)

走進KTV,昏暗的燈光,男女放浪的調笑。嗆人的香煙煙霧瀰漫。她走進來,覺得窒息的氣氛,像是大水淹沒了她。

自從她童年時溺過水後,每每恐懼的時刻,那幽靈般的水魅,就會像這般的席捲而來。

觸手都是厚重的波紋,抬頭可見天光。從了不能呼吸外。

不能呼吸..我不能呼吸。

【Google★廣告贊助】

為了想破解這種窒息,她推開了她害怕進去的那扇門。

嘈雜的歌聲,一抹豔紅屈伏在那男子的懷中。看見她進來,原本的笑聲混亂居然靜了下來,只剩大螢幕單調的和音。

帶她進來的服務生,卑躬屈膝的走上前,低低的跟那男子說了,他挑起眉,看著她。

「妳找我?」他的聲音低沈,卻有力的穿透到心房。

窒息感消失了,她的神情分外的平靜。

「對。」

她看著他懷裡的那抹豔紅,正不太高興的看著她。自己忒莽撞了。若非給名片的簡明非給線索,她根本不知道他們大哥姓啥名誰。

「有事??」他觸著下巴,打量著她。

「初次見面。我姓林,林雪野。」她走向前,伸出手,「我是李仲南
的媳婦,李靖達的大嫂。」

他握住她的手,輕輕握了下便放手,高過雪野將近兩個頭,那種氣勢是男人也會害怕的,「李夫人。還是我該稱林小姐??尊夫不是和蕭君君私奔了??最近社經版和影劇版都是你們李家的消息呢。」

小紅偎了上來輕笑,「蕭君君??哎唷,不是那個玉女歌星嗎??李太太,妳先生真是多情種啊。對不對,大哥..」

雪野沒有動怒,只是淡淡的笑著。

他看著雪野,覺得很有意思。和小紅一比,小紅簡直得替她提鞋。那種壓人的貴婦氣息。

「我想,您可能對我們能替您獲得多少利潤比較有興趣,而不是我的婚姻狀況和影劇八卦消息。」她坐下來,嘴角噙笑,「嗯..先生。

他狠狠地往沙發一靠,也笑了,「我姓陳。小紅,」她美麗的頭還偎在他的胸口,「妳出去吧。」

她的臉變色了,幸好燈光非常的暗,黏膩著聲音,「嗯~大哥~~」

「出去。李夫人要跟我談生意呢。」他的笑聲曖昧而侮辱。

小紅臨走前,狠狠地給雪野一個殺人般的眼光。

雪野對著陳聳聳肩,陳大笑了起來,聲音濃烈的震著。

她走過去,開了大燈,關掉錄放影機,開始拿出資料做簡報。

原本雪野對於這個放高利貸的流氓,沒有抱著什麼希望,但是她的簡報居然順利的很,偶而被打斷,被切中的疑問,簡直就是要害。

她開始有點慶幸。

幾乎一個鐘頭後,雪野做完她所有的報告。陳拿著她的報告看,那是厚厚的,利用吃過飯兩個鐘頭的成績,當中她剛縫好的手,痛的簡直錐心。

「妳知道,你們李家偌大的財團,倒的只剩下這家貿易公司了。」

「我知道。但是公公四十年前,兩手空空的,就是從這家貿易公司起家的。」

「現在誰在管玉成??你們李家出了名的敗家子??」

「只要給我們一年,我們會做出成績來。只要您別用殺雞取卵的手段。」

「哦??」

「您若找人上門繼續逼債,我們沒有辦法好好工作。錢,我們一定會還。我們,可以賺到比您現在要的更多錢。只要給我們時間。」

「錢是妳借的嗎??」陳突然冒出這一句。

「不是。為何問??」

他若有所思的笑了。

「妳知道隻身一個女人來這場所,可能發生什麼事嗎??」

雪野的臉稍稍蒼白了一下,馬上又鎮定了下來。

「我希望不發生。」

「往往很難照妳的希望時呢??」他身子前傾,眼光熱切而嘲笑。

「這部份的風險評估過了。但是既然我沒有其他方法,我只好做我能做和做得到的事。」

「為什麼?為了拋棄妳的丈夫??愛情還真是偉大哪。」

「不。」她將眼光投向遠方,「我是為了我喜歡的家人。視我若親生的公婆,敬我若姐的小叔和弟妹。還有我們的員工。」

她想起婆婆遭受打擊時絕望的哭聲,好幾天沒法子下床的公公。對於幼年失親的孤女雪野來說,嫁給靖鴻,最幸福的不是愛情的完成,而是得到意外的家人父母。

愛情消退的速度快的驚人,但是親情則不。不管靖鴻怎麼待她,公婆都是疼惜她的。

沒有道理這個時候背棄他們。

靜默。

陳那種嘲弄的笑容消失了,他吩咐左右,「給李夫人茶。」

「李夫人,我相信妳的決心。這樣吧,債務按銀行利繳利息,但是,我要無償取得百分之三十的股份。」

她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玉成現在風雨飄搖,隨時都有倒下的可能,但是陳先生居然同意以股份取代高利貸利息。

「謝謝。」她鬆了口氣,露出難得的笑容。

「但是,妳也知道吧,貴公司不值得這個價碼。」他將手放在腦後,「這個世界上,任何事都要付出代價。王子沒有義務救公主,更何況,我不是王子。夫人,我要求代價。」

雪野的表情沒變,但是臉色一下子雪白了起來。

「代價。」

「和我過夜。不一定要整夜。但是,妳得留下來。」他走過去,將門打開,「但是,我要心甘情願的女人。如果妳哭了,或是害怕的發抖,我要說,妳還是現在走吧。當作妳沒有來過。」

雪野站起來,大水,又來了。她那種窒息感,簡直是無時無刻的侵襲。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