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衣(三)

他脫掉上衣,露出精壯,卻刺滿花紋的上身,雪野的窒息越發強烈。恐懼的洪流,帶著重量,壓到她的身上。

「妳在發抖。」他惡意的笑聲,在僵臥的雪野身上響著。

雪野睜開眼睛,發現窒息感消失了。背著光的男人看不清面容,肩窩靠近胸膛,怒張的龍探頭看她。

【Google★廣告贊助】

栩栩如生的龍,很讓人迷惑。她伸手撫摸,當然是人的肌膚,不是預想中的龍鱗。

「我沒有發抖。」

他按住她的手,「叫我。」

「陳先生。」

「不,我的名字。煦華。」

「煦華。」

他的亢奮,因為兩個人的親密,分外的明顯。就在微暗的斗室中,頭頂五彩的舞台燈閃爍,明暗中,有著迷幻靡頹的的氣味。

「妳還有機會走。」他將手伸進她的衣領裡,嘲弄的表情沒有稍減。

雪野抱緊他的頸子。

就像躺在長沙發的,不是自己一樣。這一切,就像夢境一樣的不真實。渾沌中,所有知覺全消失。

看見她背著他在穿衣服,必須強忍著,扳過她的衝動。真想看看她那高貴的氣質,經過這樣的挫磨,有沒有折墜了。

雪野站起來,對著他。

像是沒有發生任何事情一樣。她的神情還是相同的寧靜,她的背脊還是挺直的。除了蒼白的容顏洩漏了她的不安。

她伸出手,原本煦華以為會挨一個耳光…

反而雪野握了握他的手。

「謝謝你。我以為會受折磨。」

「我沒有那種嗜好。你是個好女人。」他輕輕的吻了他的手。

「小曹。」他從支票簿裡撕下一張蓋好章的空白支票,「你帶李夫人過去大棵仔那。告訴他,李家欠他的錢,我接了,有問題來找我談。」

什麼??

看見雪野錯愕的表情,他輕輕撫撫她的臉,「李夫人,下次要把債主搞清楚。小紅紅的很,她的客人多的要命,不是你家的債主包得下來的。」

「為什麼幫我??」雪野鎮定下來。

「我喜歡妳的氣勢。我賭妳的氣勢可以興隆李家。」

雪野背著他,沒有說話。她突然笑了起來。

「我希望你賭贏,陳先生。」

發現陳煦華可能是個狠角色。因為大棵仔一看到支票上的名字,嚇得差點發抖。

當拿到收據時,雪野看了又看。不敢相信這麼一張十行紙,差點逼死她們一家。

小曹送她到門口,那扇門在她身後闔上,還是恍恍惚惚。

「大姊頭仔。我啦,緣投仔啦。」雪野抬起頭,看見給她名片的那個人,簡明非。

「我送妳回去。」雪野搖搖頭。

「這裡不安靜啦。免跟我客氣。」雪野靜默了一下,「那就麻煩你了。」

簡明非把車開過來,雪野默默的上了車。一路上,明非規矩的自己也不敢相信的開著車,載著雪野,連車上的空氣都莊嚴了起來。

到了之後,她道了謝,想要離開。

「大姊仔。」
「嗯。」
「以後有什麼事,你交代一聲就好。我今天雖然是別人的小仔,不過我緣投仔不會一輩子是卒仔啦。我敬佩妳的氣魄,我也沒有大姊,哪無相棄嫌,我叫妳一聲大姊,有事找我就是了。」

雪野笑了。

走進家門,發現喜歡花天酒地的小叔居然在客廳等門,她沒說什麼,將那張收據和本票,輕輕的放在小叔的手中。

看見他哭了出來,累得幾乎要垮的雪野,只能輕輕按按他的頭。

走進自己的房間,肩膀垮了下來。她緩緩的走進浴室,洗了很久很久。等她洗好上了床,朦朦朧朧要入睡,小叔來敲她的門。

她疲倦的起不了身,「明天說吧。」

「我只說一句話。大嫂。我一定,會補償妳的。」

「我相信你。」頓了一下,「去睡吧。」

我已經很幸運了。對不對??明明知道沒有什麼可以損失的,她還是沒有表情的滑下兩行淚。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