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衣(六)

煦華要給了雪野一個諾基亞,雪野將自己的呼叫器號碼給了他。

和雪野在一起越久,越發現表面上溫和高貴的少奶奶,其實冷的像塊冰。

她放心的在他面前卸下面具,然後他就很少看見雪野的笑容。除了床上外。扣她,她會回,回的時候講話非常的簡短。

【Google★廣告贊助】

但是,奇怪,他喜歡那個冷冰冰的雪野,名符其實。

她的笑容就不再是因為禮貌或防衛,而是發自內心的。尤其像是這樣,躺在凌亂的被單和自己烏黑的頭髮當中,脫力的喘著氣,嘴角帶著若有似無的笑容。

他最喜歡這一刻。

但是,雪野莫名其妙的強硬脾氣,常常讓他很不悅。

她不讓煦華幫她任何忙。給她錢,她用斜眼瞪回去,給公司增資,她打電話鐵青著臉退還,連續一個月都不回扣機,逼的他得到雪野上班的公司去兜她。

真是個可恨的女人。

「妳為什麼不聽話?」煦華被她激怒了。她看了他一眼,笑笑的走了。

真想把她揉碎。

所有的人,都有個價碼。就像雪野的第一次,也是「購買」來的。未來,雪野也可以因為這樣聽話。

她不聽指令,讓煦華心焦。

下雨天,在簷下等司機把車開過來的時候,看見櫥窗內的一只鑽戒。沈穩的方鑽,圈著碎鑽,白金戒台。

適合雪野那種冷冷的調子。

他扣了雪野。雪野居然告訴他,後天才有空。

他等。

雪野癱在床上,又露出那種心滿意足的笑容時,他將小小的紅絲絨盒子,丟到她胸口,「戴上。」

她的笑容冰封了起來。打開看見那只精光燦爛的鑽戒。

她笑的很歡欣,然後開始穿衣服。「雪野??」

「我能赤著身體帶鑽戒嗎??」

其實也沒有什麼不可以。但是他耐心的等她穿好衣服。

她拿出那隻美麗的戒指,笑得非常溫柔,「你何不穿個洞,把鑽戒帶在你的龜頭上??這樣你脫下褲子的時候,就會有大把的女人對著你的龜頭崇拜,豈不是好??」就這樣扔到他的肚子上。

笑容一直沒離開她的臉,直到煦華將她碰的壓在牆上,惡狠狠的。她的笑容,還是不曾稍減。

雪野的眼睛,找不到一絲恐懼的樣子。而煦華強吻她的唇時,她沒一絲準備張開的意思。

那雙沒有畏懼的眼睛睜著看他,讓他生氣極了。

「妳就是不讓步,對不對??」

「對。」還他一個燦爛的笑容。惡意的。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