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衣(一)

她的血噴濺到他的臉上時,他因為那種甜腥味,居然輕微的暈眩。

只不過是要錢罷了。借債還錢,又不是要她還命。也不過叫手下小弟修理了一下那個男人,她既不拉,也不哭,拔起他插在桌子上的刀子,往自己雪白的腕上,就是一刀。

表情冰封著,看不出痛苦。

【Google★廣告贊助】

他趕緊將她的手臂拉高,「看什麼看??叫什麼叫??去拿條手帕來啦!!你要看你太太的血流光喔??」

「他是我小叔。」女人開了口,脊背還是挺得筆直。

「隨便啦。我告訴妳啦,不是這樣子流一流血就可以不用還錢啦。」他將手帕絞上原子筆,作成止血帶。

「那又何苦殺雞取卵??真的逼死了我們,你們又有什麼利益呢。」她逼視著他,眼神裡沒有畏懼。

他心裡的某樣東西被震動了。那雙清澈而堅定的眼睛。

「大姊頭仔,算我緣投仔佩服妳的氣魄。」他朝著女人翹大姆指。「今天我就不跟你們要錢了。但是吭,明天就不會是派我來要了。哪只是賭氣魄,大姊頭,妳兩隻手骨都不夠斬。」他輕蔑的掃過她的小叔,「妳不如去找我們大仔說看看,雖然說,不會有什麼用,但是我們老大喜歡女人,說不定會寬限點。哪是講妳有覺悟的話。」

他取出名片,潦草的寫了幾行歪歪扭扭的字,「這是我的名片啦,有代誌可以來找我。這寫的就是大仔應該會去的KTV啦,伊尬意裡面欸小紅。晚上十二點以後都在才對。」

「緣投仔兄,我們就這樣回去喔??」他帶來的小弟,緊張的跟他講,「大仔會….」「惦惦啦!!你在帶頭還是我在帶頭?走啦!!」他屈起手肘威嚇小弟,回頭看了那女人,「大姊頭仔,趕緊去縫一縫。」

她挺直了背。慘白著臉,卻對著他溫柔的微笑,送他到門口。

「大嫂。」小叔怯怯的喊她。在醫院的診療室。她靠著牆,神色肅穆,彷彿正在祈禱。「嗯??」她抬頭看著他。

「對不起.. 」他的心裡懊悔不已。為了自己的急功好利,居然去惹了高利貸。「沒事的。若不是你大哥捲款潛逃了,你也不用這麼辛苦.. 」她露出一個溫和的微笑,「說起來,是我們不好。」他煩躁了起來,「大哥是大哥,妳是妳,不要老攬這件事好不好。」

她唇上若有似無的浮著淺淺的微笑。哀然的。

事情總要解決的。她捏緊了口袋裡的名片。

入了夜,悄悄的離開家,走進她從來沒有來過的另一個世界。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