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獸] 在遙遠的彼岸(十三)

在麥爾康面前很丟臉的哭過以後,我們感情反而變得更好。

雖然我有點納悶,這種感情好很像是手帕交,該死的他卻是個男生。但我也常常忘記這個殘酷的事實就是了。

其實兩個人做任務不會比較快,尤其他是部落我是聯盟。但有人可以相依為命的感覺挺好的,只是他嘮叨多話到我覺得耳力有些受損。

但人嘛,總是有些小缺點的。

【Google★廣告贊助】

漸漸的,我們要好到可以勾肩搭背,相互牽手都不會覺得尷尬。戴拉若回信,他會高興的整天蹦蹦跳,大聲念給我聽。

他總是對這世界充滿驚奇,活力充沛的面對每個日出。跟他同行,我好像找到失去已久的童年,無憂無慮的。

他像是另外一個「霾」。

如果說,霾讓我理解到聯盟諸種族的繁複多樣,那麥爾康就讓我理解到部落的另一面。即使語言不通,他們也是會哭會笑的人,而不是互相仇視的敵人。

當然我們的同行是很引人側目的,也幾乎沒有其他人想跟我們一起。但我和麥爾康不在意這種孤獨。

***

麥爾康說,師傅要他回去銀月城學技能和考試。但說了一兩個小時,他還愁眉苦臉的坐在碼頭上看書。

「…到底要考什麼?」雖然我一點也不懂聖騎,但真的很想幫他的忙。

「正義防禦。」他沮喪了,「這是第三次補考了。師傅威脅我,再考不過就要讓我留級。」

…聽起來很慘。但正義防禦不就是聖騎版的嘲諷嗎?對敵人罵粗口有什麼難的?

「你試試看?」

他尷尬的闔上書,深深的吸口氣,緊緊繃著臉,繃到快要鬥雞眼了。「你、你們這些無知的賤民,在我的力量下屈服吧!下一句是什麼?…我、哦,對了…我將給予你們最嚴厲的制裁!」他整張臉都紅了,劍尖還在發抖。

…我終於知道他為什麼要補考三次了。

「兇一點試試看?不要結巴,流暢點。」我建議。

我知道他很努力試了,但他的個性和姿態實在不適合。「…這科不能放棄嗎?你放棄可能…」

「不行啦,這是必考!」他急得跺腳,又嚷又叫,「印拉希爾妳真壞欸,人家將來要當防騎呢!」

…我被「嘲諷」到了。即使是這麼好的手帕交…我還是好想打他。

「你就照這樣去考好了。」這絕對是一種天賦,老天,娘到…讓我都忍不住想出手。「一定可以。」

「真的嗎?」他充滿疑惑,垂頭喪氣的去搭船了。

後來他青了一隻眼睛回來,據說他的師傅在他考正義防禦的時候,忍不住給了他一拳,然後給他這科滿分。

後來他成了非常出色的防騎,出色到…連隊友都想揍主坦。但因為不能打主坦,所有的隊友都兇暴化,死命的衝向王。

我真是慧眼獨具。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網路連載請視為草稿,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