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獸] 在遙遠的彼岸(十五)

我帶麥爾康進入農場時,塔貝薩原本嬌媚笑著的臉瞬間變色,但很快就恢復常態。

麥爾康倒是沒發現,他簡直樂瘋了,他擺出最帥的姿勢,用最繁複的言語讚美塔貝薩的花容玉貌。塔貝薩也媚笑如絲應答。

…我真不懂麥爾康。人要娘就娘到底,幹嘛這樣啊?

我還真不了解俊男美女的社交禮儀,聽得我想睡覺。正昏昏欲睡的時候,我聽到塔貝薩說,「你真俊美…跟你父親真像。」

我瞬間清醒了。塔貝薩認識麥爾康的父母?

【Google★廣告贊助】

轉頭看麥爾康,他臉孔雪白,顫著唇。「…我父親過世了。」

塔貝薩困惑又有趣的凝視他,「親愛的,你不想問嗎?我應該也認識你母親哦。」

「…我的母親叫做繁風.雪角。」他不自在的別開頭,「她是牛頭德魯伊,是我唯一的母親。」

塔貝薩沒有說話,沈吟了好一會兒。「你並不是一無所知。」

「我什麼都不知道。」他明顯的慌亂,「我要走了。」

「坐下。」

他僵了一會兒,坐了下來,恐懼又哀求的看著我。我完全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但這種氣氛…我不知道該不該離開。

塔貝薩像是未卜先知,她瞥了我一眼,「要她先離開嗎?麥爾康?」

「…請讓她留下來。」他小小聲的說,「她僅次我母親。」

她挑了挑眉,沒說什麼,喝了口茶。「凱爾薩斯王子為他的孩子送了隻那魯去銀月城。」

「子民。」麥爾康糾正她,「是子民。」

「…我知道來龍去脈。」

「但我不想知道。」麥爾康急促的回答,「我不想知道。」

塔貝薩看了他好一會兒,「你是個聰明的孩子。但你真的不要?你若拿出…」

「我不要。」麥爾康打斷她的話,「我早就丟掉了。」

「哦,哇。」塔貝薩露出一絲笑容,「帥哥,你很無欲無求。」

「我只想平靜的過日子!」麥爾康輕嚷,眼眶充滿眼淚,「我不需要那些!我要的很少很少…我、我的母親是繁風.雪角!她是令人敬重的德魯伊!」

「我明白了。」塔貝薩饒有趣味的看著麥爾康,「從現在開始,我也什麼都不知道了。」

他大大的鬆口氣,眼淚幾乎滾下來。他單膝跪下,喃喃的感謝,然後親吻塔貝薩的裙裾,塔貝薩悲憫的摸了摸他的頭。

但我聽到什麼?我的天哪…這不該是我知道的事情。這太…太令人震驚了。但我什麼也不敢問,只能跟麥爾康默默的回泥鏈營地。

麥爾康異常的沈默。習慣他整日聒噪,現在一個字也不吭,我真的嚇壞了。但我不知道怎麼安慰他,甚至不知道怎麼提及。

「…他不是我父親。」麥爾康祈求似的看著我,「他二十幾年前的確偷偷回來過一次,但他不是我父親。」

「…嗯。」坐在他身邊,輕輕拍他的背。

「我生母死了。」他嚥了嚥口水,「她也不是那種背著自己丈夫…我的母親是繁風.雪角。誰也不能逼我承認沒有的事情…什麼都沒有,什麼都沒有!我就是繁風.雪角的孩子!永遠都是她的孩子!」

「我知道,我知道。」我喃喃著,撫著他的背。

他倒在我懷裡,大聲哭起來。

「你啊,」我輕輕的說,「你就是我的姊妹手帕交,你就是麥爾康.雪角。就這樣啊。你永遠是我的老好朋友。」

他伏在我膝上哭泣,哭了整整一夜。

也好啦,希望他可以改掉喜歡看正妹的習性。但這次教訓他馬上忘記,還是盯著正妹傻笑。

男人這種根性真的沒救了。即使是很娘的男人,也不例外。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讚和分享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