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獸] 在遙遠的彼岸(十八)

這天,剛好聯盟的朋友還沒來抓人,麥爾康天剛亮就被拖走,一路哭哭啼啼的準備去法力墓地。被吵醒的我坐在床上發愣了一會兒,梳洗之後就出門了。

我的任務單還一大堆,總是得消化掉的。

半打瞌睡的跑去火翼崗哨。樹林裡露珠未乾,許多人還在睡夢中。

蒙著薄霧的泰洛卡森林美得像是一首詩。我清醒過來,深吸一口沁涼而甜美的空氣,享受靜謐的一刻。

突然,我聽到一聲驚恐而絕望的吶喊。

【Google★廣告贊助】

行動比意識快,我衝上前,看到一個血精靈被火翼崗哨的血衛與老鐵顎夾擊,眼見就要沒命了。

那個血精靈抬頭看我,眼底的絕望更深。我一面扔下石爪和地縛圖騰,一面覺得他好眼熟…

靠,他在藏寶海灣跟我打過架,還罵過我是德萊尼妓女!

「…去旁邊繃帶!」我對他吼,「別擋路!」

我戰鬥的本事很爛沒錯,但我是個專業的治療師。光是磨也可以磨死人,雖然要打很久,我還是磨死了敵人。

那個血精靈牧師還是蹲在地上,滿眼戒心的看著我。「…我可沒要妳救!妳這個德萊尼…」

「你說出來我就揍你。」我彎腰收起圖騰柱。

他閉了嘴,眼中滿是不敢置信和羞怒。「…我不會說謝謝的!」

「沒要你說!」我吼回去,背著他坐下,不看他。

可以的話我也想走。但這個地方不安全,我若走了,他體力和魔力沒恢復,很可能白費我的力氣。我也很悶,做什麼救他。

但他有著麥爾康同樣顏色的眼睛,他是麥爾康的族人。就算打過架、被罵過,我就是沒辦法裝作沒看到。

他在我後面吃麵包一面喝飲料,我有被注視的感覺。

「妳幹嘛救我?」他突然問,「我可不會被妳收買。」

「白癡。」我罵了一聲,拍拍屁股上的土,「雖然我討厭你,但你是麥爾康的族人。我們不是不認識,我不能夠轉頭當作沒看到,我會睡不好。保重。」頭也不回的朝後招了招手。

我很快就忘記這件事情。但那天晚上,我在銀行前面被一個美貌的血精靈女子攔下,後面跟著嘟著嘴的血精靈牧師。

…血精靈的男人為什麼都愛嘟嘴?

「我是肯的姊姊,歐雯.塞隆。」她行了個標準的禮,「今天聽說你救了舍弟,特來道謝。」她推了推血精靈牧師,投給他嚴厲的一眼。

名為肯的血精靈牧師扁了扁嘴,很勉強的說,「…謝謝妳救了我。」

「小事不必言謝,你們太客氣了。」我也照德萊尼的標準禮儀行禮,「吾名乃印拉希爾。」

「我這個笨蛋弟弟不懂禮貌,實在很抱歉。」她輕笑,有著血精靈高傲氣質的和藹,「可否跟妳談談?」

我做了個請的手勢,她和我找了個僻靜的角落,肯扁著嘴跟在後面。

「聽說妳是德萊尼印族的未來家督?」她綠寶石般的眼睛閃爍著智慧。

現在我不像之前那麼無知茫然,我已經知道血蹄族長不是女性了。當然,我也知道塞隆這個姓不平凡。

「我想妳是銀月城城主家的千金。」

她笑了。「很好,我們知道彼此。我知道德萊尼和血精靈之間古老的仇恨似乎沒有化解的跡象,但今天妳的善行讓我看到一線曙光。」

我瞇細眼睛,打量這位美麗的城主千金。我以為像她身分如此的小姐只會成天唱歌跳舞。

「…這只是舉手之勞。」

「如果兩族都願意如此『舉手之勞』,再深遠的古老仇恨都可以化解。」她嚴肅的看著我。「妳將來會成為印族家督,而印族在德萊尼間舉足輕重。我將來會成為銀月城城主。我請求妳,接受我的感謝和善意。並且在未來的某一天,可以為兩族的和平盡最大努力。」

我想,我吃驚了。「我是女性,妳也是女性。我非常願意和平…我最好的朋友麥爾康就是血精靈,我甚至認為大家都肯放下古老仇恨,省下的精力早就打敗燃燒軍團。但妳知道,我們就算是當了家督和城主,政治依舊在男人手底…」

「那可由不得他們。」她輕輕挑挑眉,「任那些男人亂搞,這世界就死定了。瞧瞧凱爾薩斯王子為我們準備了什麼。」她笑了一聲,卻冰冷沒有歡意。「印拉希爾,我們不能當作沒看到了。我不是想要革命,只是請求一個共同努力的目標,並且表達我的善意。」

咬了咬唇,我沒想過這些。但知道血精靈中也有追求和平的人,並且致力於此,我非常感動。

「我會在可能的範圍內盡最大的努力。」我伸出手。

她應該不習慣這麼男性化的禮儀,但還是伸出手和我緊握。她的手和我一樣,都是暖的。我們血管裡流的血都是熱的。

她是我老好朋友麥爾康的族人,還是理智堅強的那一種。

「讓我們一起呼喚和平。」她笑了,非常非常美麗。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網路連載請視為草稿,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