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獸] 在遙遠的彼岸(十九)

晚上我跟麥爾康說了這件事情,他坦了一天,看起來累壞了,正抱著我買給他的狗骨頭造型抱枕,眼神有點茫然。

「…印族家督?聽起來很偉大欸。」

我說什麼你說什麼,要說偉大,你是血精靈的皇儲欸。不過我沒說出口。

「並沒有。」我捲著被子和他對著臉躺著,「家督通常只是傳下『印拉希爾』這個名字的人。為了避免獨裁,家督得向長老群諮詢,實權並不在家督身上。」

【Google★廣告贊助】

我的正式稱號是「十六華代印拉希爾」。共有六十個字代表年代,六十年一循環,有非常繁複的傳承。我出生之後就熟讀列代知名印拉希爾的行誼,雖然沒什麼用處。

家督的地位很崇高,長老群式微家督權重的年代當然有,但那是當代印拉希爾英明神武,實力堅強的緣故。

那麼多強勢的家督中,只有第七月代印拉希爾是女性。她有狂月的別名,因為她非常驍勇善戰。

而且她不是因為生育取得家督資格,而是通過艱困的考驗。她直到四十歲才生育,一生都在戰場上。

我辦得到嗎?

「可以啦。」他愛睏的眼睛很可愛,「妳是我最喜歡的印拉希爾啊…只比戴拉和媽媽差一點點而已。」

…真謝謝你這麼看重我。

快睡著的時候,大門突然粗暴的撞開,一群又叫又跳的獸人和食人妖載歌載舞的跑進來,還帶來一大堆酒。

又來了。

「…我去你的房間睡覺。」我翻翻白眼,拖著枕頭和被子。

被拖下床的麥爾康慘叫,「不要拋棄我!印拉希爾!我會被灌死!」

我停下腳步。無奈的。

這就是好人的代價。他坦怪坦到認識一大卡車的獸人和食人妖,這些人沒事就愛找主坦喝酒,美其名是培養感情…

事實上只是想這個好漂亮的小白臉陪酒而已。

將被子和枕頭扔回床上,我跟著坐在地板上,「酒來。」

這些獸人和食人妖跟我也熟了,「哼哼,這次非讓妳求饒不可!」捧了一大碗公的酒過來。

「手下敗將,還敢言勇?」我冷笑著灌下一大碗酒。

兩個小時後,麥爾康已經倒在床上呼呼大睡,地下躺平了七橫八豎幾條部落的好漢,我還覺得薄有醉意而已。

我還小的時候,就坐在叔叔的鞍上跟著出征。戰地的叔叔伯伯都是勇悍之輩,酒膽更是十足。我打小喝酒就比喝水多,墜機後因為物資不足才不喝了。

跟我比喝酒?練個二十年再來吧。

我爬上床,幫麥爾康蓋好被子,然後將自己裹得像蠶寶寶。今晚一定很好睡。

安心的睡去,就算此起彼落如雷的鼾聲也沒造成我任何困擾。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