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獸] 在遙遠的彼岸(二十二)

麥爾康點亮燈以後,嚇得跳起來。

我猜我看起來很可怕。剛洗澡的時候,我才發現我鼻青臉腫。我居然用這種臉去親叔叔。

糗透了。

「…誰打妳?老天,我非殺了他們不可。」他尖叫。

我總不能告訴你是你老爸吧?我不能逼人家大義滅親。「…皮肉傷。」我攤了攤手,抱著抱枕繼續發愣。

「印拉希爾,怎麼了?」他擔心的直抖,「妳是不是被性侵了?專線是幾號…」

【Google★廣告贊助】

我一腳把他踹下去,氣得幾乎掉眼淚。「我只是被群暴徒揍了而已!」我對他揮拳頭,「什麼性侵不性侵…真遇到這種事情我自己會去看醫生!」

「嗚…」他眼淚汪汪的爬起來,「那妳幹嘛那樣要死不活的?」

「…麥爾康,你接過吻沒有?」我愣愣的問。

「討厭啦,」他害羞的直扭,「人家這麼帥,難免會被親一兩次…有些女生被拒哭得很厲害,你總不能說不給親哪…」

「好極了,」這樣不算奪走別人初吻吧,這傢伙老經驗,「吻我。」

「…什麼?!」他尖叫的我耳膜發痛。

「沒關係,」我爬起來穿外套,「我記得那個叫做邁克的獸人好像住隔壁的隔壁…」

「喂喂喂,妳到底想幹嘛?」他嚇得跳起來攔住門,「不要做傻事啊!~」

「…我只是想知道滋味是不是相同。」我現在簡直是萬念俱灰,只欠一死。

他一臉囧像,扭了好一會兒,「…好啦。」

結果我發現,我親叔叔多自然,但要親麥爾康,卻連手腳都不知道怎麼擺。最後只好嘟起嘴來,非常純粹的接吻。

五秒鐘後,麥爾康衝向垃圾桶,我衝向洗手間,不約而同的一起「噁~」。

吐完以後,我開始哭,越哭越大聲。抱著垃圾桶的麥爾康不知道怎麼辦,只能要我不要哭。

「妳、妳再這樣…我我我、我,我也要哭了啦!」他也放聲大哭。

最後我們兩個哭著,擠在洗手台一起刷牙。我以為接吻都是那種心魂欲醉的感覺。但麥爾康這麼帥,我只覺得噁心。

只有叔叔才可以。

「嗚嗚嗚,到底是怎麼了啦?」麥爾康哭得兩眼紅腫。

「我遇到叔叔,還吻了他。」但我已經沒有力氣哭了。沒想到哭比攻打地下城還累。

「…那不是很好?」麥爾康忘記要哭。

「他愛的是我媽媽,不是我。」

我沒力氣哭,麥爾康倒是哇的一聲,聲嘶力竭。我真羨慕他體力好,還哭得出來。我現在真的好像被大火燒個乾淨,連灰都不剩。

「對不起喔,麥爾康。」我喃喃著,「我只是想知道接吻是不是都一樣的。」

「嗚嗚嗚,沒關係啦…但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吐,只是…親妳好像在親男生…」

「…謝謝你喔,你真會安慰我。」我翻了翻白眼。

我哭不出來了,麥爾康倒是靠在我肩膀上哭了大半夜。

就說了,他當女生比較適合。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