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獸] 在遙遠的彼岸(二十四)

「肯…」我抓著釣竿衝過去,他卻像是聾了只顧著釣魚,等我離他三步,他才低聲,咬牙切齒。

「別叫我、別看我、別跟我說話。這個距離就好,釣妳的魚!」

我茫然沒有頭緒,只能照辦。天知道我只能做做樣子,我沒有釣魚的耐性。尤其是這種鬼時候,我怎麼有心情釣魚?

就在我盯著池面心焦的時候,肯低聲說,「就這個樣子。我姊姊被抓起來了。」

「我看了今天的報紙了。」我也小聲的回答,「為什麼?最近部落的熟人看到我像是看到空氣,我做了什麼?到底發生什麼事情?」

「麥爾康沒跟妳講吧?我就知道。」肯嘆息一聲,繼續壓低聲音,「這就是政治。」

我稍微轉眼看他的神情,陰沈而憤怒,像是在整理思緒。

【Google★廣告贊助】

「凱爾薩斯跟燃燒軍團掛鉤了。」他悶悶的說。

這不是新聞吧?雖然是檯面下的動作,大家也都知道凱爾薩斯和伊立丹面和心不和,傳說凱爾薩斯和燃燒軍團已然結盟,這也是占卜者出走的原因之一。

「但銀月城的人卻都不知道。」

…什麼?「但每天都有人從外域回銀月城…」

「對,很奇怪吧?但穿越過薩塔這邊的傳送門回到銀月城,我們就會忘個一乾二淨。關於凱爾薩斯的記憶就停留在他去外域為血精靈尋找新的生機。雖然回來外域又會覺得很怪,但回去就忘個精光。

「但這根本無從查起…妳怎麼查不在記憶裡的疑問?我姐是審核年度預算有筆不明而龐大的項目,這才追查到這個驚人的真相。」

「…這不可能吧?要操控這麼多人的記憶,這…」我呆掉了。

「可能的。」肯靜了會兒,「在傳送門和入境地安放咒文陣就可以。但這需要耗費很大的經費來維持這個強大法術。我爸爸…我是說,城主大人。他早就知道凱爾薩斯的打算,他用一種愚蠢的忠貞效忠這個瘋狂的王子,就算他將我們帶往滅亡也在所不惜。表面上他是說為了維護銀月城領地的安定,我姐跟他吵到最後,戳破他只是愚忠的保皇黨,他就惱羞成怒了。」

「血精靈需要王子!」城主大聲咆哮,「他的一切都是為了血精靈!」

「就算他帶我們通往毀滅?」歐雯不屈的瞪著自己父親。「燃燒軍團欸,父親,我真不敢相信,我們居然要屈膝於毀滅我們家園、甚至準備毀滅世界的燃燒軍團?父親,你難道看不出來…」

「王子是對的!」城主拍桌子,「他們是該毀滅!那些瞧不起我們、讓我們流連失所的種族都該毀滅!無論部落和聯盟,都該去死!王子的決定睿智而正確!我不該放妳出去亂跑,應該讓妳留在銀月城!結果學了什麼?一肚子叛逆不道!」

「我們的敵人不該是其他種族,我們應該跟他們和諧相處並且致力於對抗燃燒軍團!其他種族最少會想要讓這世界延續下去,燃燒軍團唯有毀滅二字!父親…」

「妳給我閉嘴!…」

「我姐跟他吵了好幾次,最後我姐說要把事情公諸於世,他就把我姐關起來了。」他短促的冷笑一下,「結果我成了銀月城繼承人。」

「…天哪。」我幾乎說不出話來。

「這還不是最糟糕的。」肯細聲說,「上回麥爾康回去考封頂測驗,短暫昏迷了十秒,妳知道嗎?」

他摩挲額角,「反正我不知道那票瘋子是怎麼弄的,他們把麥爾康弄昏過去,取了他一點血,就靠這一點血確認了凱爾薩斯王子和他的親屬關係。若不是現在局勢太微妙,凱爾薩斯現在正在敷衍伊立丹又跟燃燒軍團結盟,他會把麥爾康帶走的。但他現在不敢冒險,卻很關注他的孩子。」

「所以他派人來暗殺我。」我喃喃著,「他以為皇儲和一個德萊尼鬼混。」

「他這麼做?」肯緊張起來,「後來呢?妳現在安全嗎?」

「那魯們一直很注意他們的動向,別擔心。」我覺得有點缺氧,「暫時應該沒有問題。」

「妳不能跟麥爾康在一起了。」肯揉了揉太陽穴,「妳知道他退公會的主因?」

「我不知道,他不告訴我。」我的心情越來越低落了。

「…銀月城花了一大筆錢去運作,促使部落方正視聯盟間諜造成的惡劣影響。管不到撒塔斯方,但他可以運作部落方。我姐被抓起來之前,他們就常吵了。妳知道我姐的,她總是希望可以諸種族和平相處,城主早就認為她受了聯盟太多『污染』。」

他短短笑了一下,「他把繼承人的位置給我,又放心派我去勸姊姊…就是因為之前我跟他的想法很接近。但人都會改變。」他眼眶紅起來,「不過我不像姊姊那麼傻。」

「聽著,小印。現在部落方下達行政命令,不准與聯盟有接觸,被抓到會有嚴厲的處分。撒塔斯佈滿了這類祕密警察。之前因為麥爾康的身分,我父親不敢動他,但王子知道妳和麥爾康的事情了,他不會饒妳。快跟麥爾康斷絕關係!」

「…為了我自己的性命拋棄麥爾康?」我辦不到!

「妳因為麥爾康死掉,他要怎麼辦?」

我說不出話來。

「我姐要我勸妳,我也要勸妳!不會永遠都是黑夜的…」他大大喘口氣,「我們都會長大,繼承權力。我是父親眼中的乖孩子,他不會動我,只要他沒發現。我會緘默到我繼承城主那一天為止。小印,妳將來是印族家督,麥爾康將來是血精靈的王。我姐要我來找妳,她說,只要我們都不忘記這份初心,不久的將來就會出現曙光。

「我懇求妳忍耐待時。」他嗚咽著,「我、我從沒想過我會成為城主繼承人。這原本是姊姊的使命。我怕我辦不到…但為了姊姊,我非辦到不可…」

「…歐雯還好嗎?」

他不說話。

我好害怕。大人為什麼這麼奇怪?他們掌握權力,就想盡辦法要戰爭、要將世界毀掉,用各式各樣的手段。

我將來不要成為這樣的大人。

「麥爾康被監視的很嚴重,我不能去找他談。」肯稍微冷靜一點,「妳願意告訴他嗎?他不能再這樣傻兮兮的了。就像我不能一樣。」

「…我會的,」我又有點缺氧,「我會的。」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