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獸] 在遙遠的彼岸(二十五)

我呆呆的回到房間發呆。麥爾康出去了,我獨自面對一室寂靜。

我必須跟麥爾康分開。

但這完全不合理啊。我們什麼事情都沒有做,我們就是好朋友,相依為命跟親人一樣的好朋友。

我們沒有傷害過別人或者礙到別人過,為什麼要因為大人奇怪的毀滅性格,我們就得分開呢?

我好生氣,好想哭,好想尖叫或砸些什麼。

【Google★廣告贊助】

但我什麼都沒做,只是坐著發呆,瞪著陽光一寸寸的游移。點點滴滴的回憶。我們一起笑、一起哭,他背著斷腿的我在海岸奔跑,在我痛苦欲絕的時候,他耐性的陪伴我。許許多多的往事,三年多來耳邊都塞滿他的聲音和笑語。

我愛他宛如愛我自己,我愛他宛如雙生姊妹。

等夜幕低垂的時候,我也已經冷靜下來。

等他蹦蹦跳跳的進了房間,依舊是一臉無憂無慮的笑容。「印拉希爾!妳今天這麼早回來啊?」

「…麥爾康,我知道你為什麼退公會了。」沒想到我可以冷靜到這種程度。

他的笑凝固起來,侷促的將眼睛挪往旁邊,「…那根本不合理嘛。大家都勸我要遵守禁令,為什麼我要遵守這種莫名其妙的法律?」

「你記得我鼻青臉腫回來的那一天嗎?」我喃喃著。

「妳說接吻那一天啊?」他微偏著頭。

可以的話,我希望他永遠這麼無憂無慮,吵得要死,蹦蹦跳跳的繼續娘下去。

「…對,就那天。」我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訴他了。包括他父親派人暗殺我,歐雯被她老爸抓起來關,和肯告訴我的一切。

他臉孔越來越白,最後簡直是慘無人色。我的心非常痛,我真不懂,我居然有辦法如此語氣平靜,像是談天氣一樣。

等我說完,他沒說話,眼睛瞪得大大的。「…我聽不懂。」他輕輕的、怯怯的說。

「你聽得懂。」我冷靜到接近冷酷的說。

「人家不要聽懂!」他又嚷又跺腳,「我不要聽我不要聽我不要聽!」

「麥爾康你該長大了!」我大聲,「不是你不要聽就可以了。我們要出發了,你懂嗎?我們該出發了!如果你真的很重視我,如同我重視你一樣,那就趕快長大吧!為了未來可以安心握手擁抱,不被別人打擾我們的友誼,你就快點長大吧!」

「我不要長大!我哪裡都不要去!」他哭喊起來。

「你不愛我嗎?!」我也哭了,「但我很愛你啊,麥爾康。我就像愛自己的雙生妹妹一樣愛你啊!以前我只覺得我該扛起責任,現在我覺得我非當家督不可,你不明白嗎?我要、我要改變這個該死的現況,我希望有一天,可以和你光明正大、快快樂樂的牽手一起散步,而不會有什麼該死的法令或權威人物阻止我們啊!」

頹下肩膀,我矇住臉,淚滴不斷的從指縫潸然而下。我知道,我跟麥爾康這種情誼難能可貴到極點,說不定比愛情更奇蹟。我們比朋友更朋友,比親人更親人。我們若生為同性可能會幸福點,但因為生為異性,才更珍稀。

所以要分離才會特別痛苦。

「…不要哭,印拉希爾。」麥爾康抱著我,哭得比我還厲害,「不要哭,印拉希爾…我、我會成為血精靈的王,我會…我會努力…」他嚎啕起來,「因為我愛妳啊,我真的很愛很愛妳啊!我希望將來、將來…將來還可以跟妳散步!印拉希爾…」

我們相擁而泣,哭了一整夜,互相親吻對方的臉頰和眼淚。最後他趴在我膝蓋上不斷啜泣,直到睡著。

撫著他金色的長髮,我像是失去所有的一切。

先是叔叔,然後是麥爾康。果然一切皆是無常。

等他睡熟,我讓他在床上躺平,幫他蓋好被子。呆看了他一會兒,他的睡顏甜美,眼角卻還有一滴淚。拭之不去的眼淚。

我不放心,我好不放心。但我也只能摸摸他的額頭,轉身離開。

蒼白的飛去贊格沼澤,我想我應該不會再來撒塔斯。下了鳥,我在泰倫多爾的旅館租賃了房間。

從平台望出去,非常遼闊,天空旋著溫柔的紫。天亮了,白雲飄飛。

我像是看到一個血精靈少年和德萊尼少女搭著肩膀,又笑又叫的在沙灘跑步,他們的笑,多麼無憂無慮。

躺在床上,我遮住眼睛,卻沒有哭。眼睛像是著了火,苦澀的疼痛著。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網路連載請視為草稿,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