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獸] 在遙遠的彼岸(三)

無疑的,在主教眼中,我是個出色的孩子。

主教是個嚴厲卻公正的人,他知道印族是最早跟隨費倫先知的德來尼古老家族,那代的「印拉希爾」將劍放在先知膝上,向他獻上全族的效忠,並且為之捨生忘死。

主教知道印族是顯貴而古老的,但他謹慎的不讓門第成為他的偏見。甚至,還用嚴格許多的標準衡量我。

但我喜歡他這樣。

【Google★廣告贊助】

就像叔叔說過的,「她是印拉希爾,但也只是印拉希爾。」我希望證明我自己的價值,而不是託賴這個繼承來的名字。

比起同齡的孩子,我更孤獨,喜歡戰鬥更勝於喜愛嬉戲。我不是說,戰鬥比較好,而是讓他們這樣無憂無慮的生活在沒有威脅的世界裡,是種小小的、卑微的自豪。

總要有人出來拼命的。即使沒有人知道我的努力,我也覺得我榮耀了撫養我的叔叔。

叔叔。對,或許我作的一切都是為了叔叔。但讓我焦慮的是,我一天天的長大,離孩子越來越遠。叔叔不再像小時候那樣緊緊抱著我,頂多攬一攬我的肩膀。但我初萌的少女情懷,常常會不自然的掙脫。

懷著一種莫名的焦慮,我在害怕、恐懼。我討厭長大,但歲月是留不住的。

直到某天,半睡半醒的,聽到叔叔和同僚低聲的交談。

「…聲音小點,」叔叔似乎起身,我聽到椅子往後拖的聲音,「印拉希爾才剛睡著。」

「…敖索托,你是個軍人,並不是奶媽。」那位戰士叔叔很憤慨的低聲,「你還壯年、雄心壯志尚未褪去,居然在家裡帶孩子!」

叔叔沒有說話。

「你知道嗎?黑暗之門開啟了!」戰士叔叔的聲音充滿了痛苦和期望,「我們被徵召回去撒塔斯…你相信嗎?撒塔斯還有那魯,我們的族人也並未死絕!我們要把這裡的消息帶回去,和我們新的同盟,聯盟軍共同作戰…在第一前線!敖索托,你知道這代表什麼?我們不一直在等這個機會嗎?你的頭銜是復仇者,你忘記我們的誓言?!」

叔叔的呼吸很粗重,好一會兒,他輕輕的開口,「除非印拉希爾可以跟我一起去。不,老朋友,我並沒有忘記我的誓言。但你也知道,我答應了印拉希爾照看她的女兒,這也是誓言。」

「是因為上一個印拉希爾呢,還是因為這一個印拉希爾?」戰士叔叔的聲音帶著嘲笑。

一陣劈哩趴拉的聲音,我跳起來,從門縫偷看,叔叔和戰士叔叔打成一團,兩個人用沈重的拳頭互相招呼,我只聞到隱隱的血腥味。

可能是我不小心發出聲音,或是弄出什麼聲響,叔叔停住了,「印拉希爾,妳醒了嗎?」

我趕緊奔回床上,把自己蓋好被子裝睡。

房門輕輕的打開,叔叔端詳了我一會兒,輕輕撫了撫我的額頭。然後又輕輕關上門。

「你贏了。」叔叔的聲音消沈而疲倦,「隨便你說什麼都對,快滾,別來打擾我們。」

「…五天後,所有復仇者都會在黑暗之門集合。」戰士叔叔說,「我等你來。敖索托,難道你看不出來,你已經是極限了?」

「我聽不懂你說什麼!」叔叔低吼著,「快走吧!別煩我!」

偷偷爬起來,從門縫裡看到叔叔。他坐在凌亂的餐桌上,抱著自己的頭,一動也不動。

爬回床上躺了很久很久,其實,我也不知道自己想了些什麼。說不定什麼都想了,也可能什麼都沒想。

一轉身,觸到臉頰冰冷的淚,這才知道我哭了。

***

第二天,不知道是巧合還是命運的安排,主教祕密差人傳我去。

他悲憫的看了我很久,沈吟片刻。「…論理,不應該由妳來執行。但妳一直很優秀、簡潔的執行每個任務,庫羅斯和艾伊森都推薦妳。」

「請不要看我的名字。」我謙卑的垂下頭,「我只是個希望成為復仇者的新手。」

「我明白妳。妳的成就已經證明了妳的名字。」主教深深吸口氣,「妳去復仇者之陵尋找破壞者勒苟索,保護他完成任務。讓我們…結束他們的世界。」他輕嘆口氣。

「我很樂意,主教。」我只愣了一秒鐘,旋即恢復正常,「我馬上就去。」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