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獸] 在遙遠的彼岸 印拉希爾的煩惱(上)

成為家督,並沒有讓我太煩惱。畢竟資政和家督的工作雖多,也還應付得過來。

要成為驍勇善戰的家督對我來說有很大的困難,當個有耐性又善於政務的家督就簡單多了,最少目前的風評還不錯。

但我很煩惱。

尤其是四勇士還是跟進跟出,聊天完全不挑話題,也沒迴避過,完全把我當男的…聽他們談女人談久了,我開始很煩惱。

終於在某天,我忍不住問了,「男人沒有做,是不是會真的會很難過?」

他們一起轉頭愕然的看著我,臉孔一起刷的漲紅,突然跑個精光,留下相同愕然的我。

【Google★廣告贊助】

…喂,別這個時候才突然意識到我是女人好不好?我的問題很重要!

更重要的是,我的煩惱怎麼辦呢?

悶悶的,我回去寫了一封密碼信,我相信麥爾康一定會誠實告訴我的。結果我寄了信,左等右等,等滿了一個月,麥爾康的信才姍姍來遲。

我終於知道他為什麼要花一個月的時間了。他那一包重得幾乎無法單手提的「信」,內容包羅萬象,包括了許多跟監叔叔的照片、行蹤報告、眾同僚部屬證詞,最後他寫了長達二十頁的信跟我拍胸膛保證,叔叔在外域期間潔身自愛到接近聖人的地步,不要說緋聞,連跟女人說話都距離八碼以外。

…我不是要知道這個啦!

悶悶的看完十九頁的廢話,終於在第二十頁勉強看到我要的答案。

「對男人來說,當然有做比較好…不過小印一定把老公餵得很飽吧?討厭,好羞唷,小印好討厭…雖然說戴拉也把我餵得很飽~☆」

…那真是恭喜你了,麥爾康。難得戴拉不覺得男朋友是女的,你要好好對待她。
這麼寬大的女性真的不多了。

但麥爾康猜錯了,跟其他人一樣。長老前幾天還有意無意的跟我說,萬一有了孩子,要趕緊結婚才不招人物議,還偷瞟我的腰。

…我的腰一吋都沒有多,你是怎麼導出這麼令人無力的結論的?

生小孩嗎?除非接吻和擁抱就會懷孕,不然這輩子大約沒有生小孩的機會吧?

這就是我的煩惱根源。

的確,我和叔叔現在住在一起,每十天就會回來兩三天,我們又有未婚夫妻的名分,真的發生關係也沒有關係。

但、但是,叔叔實在太疼我了,疼到不忍心看我喊痛。

(真的很痛啊…)

於是我們還是維持著親吻和擁抱這種關係,就算一起睡,也穿得整整齊齊的。本來覺得這樣純潔的關係沒問題,但四勇士老說男人沒做會多難過,讓我憂心起來。

雖說都二十六歲了,但我對那方面的知識簡直是白紙一張。說到這個我就超佩服麥爾康的,他怎麼有辦法無師自通,我卻辦不到。

仔細想想,我似乎沒什麼女性密友。若是連絡得上霾,說不定還有人可以提供建議…問男生,他們跑得跟飛一樣,誰也不跟我說。

最後我只能提筆寫信給麥爾康。他娘歸娘,到底是個男人,而且是我的密友。

這封信就回得很快,但也是厚厚一大疊。看到完全沒有標點符號的信,我就知道麥爾康非常激動。我邊看還得邊加標點符號,不然很難看懂。

昏頭昏腦的把信看完,總之,麥爾康說我這樣太不應該了,居然讓個成熟男人抱著我睡覺,勾起火來卻不准人消火,然後提供了一大堆美麗詞藻裝飾的攻略,要我趕緊去試試看。

問題是,你寫得這麼隱約,誰看得懂啊?花瓣是什麼?為什麼要把巨劍放進花心裡?要多大朵的花可以放巨劍啊?

我感到問他是個嚴重錯誤。麥爾康如果會切題,那就不是麥爾康了。

但要穿著性感一點,弄出浪漫氣氛的部份我還是看懂了。

搔了搔頭,我嘆了口氣。雖然很討厭逛街,我還是去了艾克索達購物。

說真話,這種不實穿又只有幾塊零星布料的衣服居然要賣到這種接近土匪的價格,根本不合理。但賣衣服的小姐堅持這非常性感。

為了這兩個字,我花了好幾百金。但謝絕了她硬要賣給我的無底內褲。

紡織工業是不是出了什麼問題?節省成本有到這種地步嗎?

我納悶的提著購物袋回家去。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