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獸] 在遙遠的彼岸 印拉希爾的煩惱(中)

蠟燭點多了其實很熱,我不懂這是哪裡浪漫。

尤其是夏天,點了一大堆蠟燭,就算穿上布料很省的衣服,我還是拼命冒汗。桌子上的花看起來也受不了,有開始枯萎的趨勢。

為什麼燭光晚餐會浪漫啊?

結果叔叔回到家,先是一呆,看了看我,和幾乎引起火災的蠟燭,噗嗤一聲。

我更悶了。

【Google★廣告贊助】

「印拉希爾…這是怎麼了?」他開始捧腹大笑。「妳剛去游泳嗎?好像從水裡撈出來的…而且還穿著泳裝。」

我放棄。浪漫這種事情真不適合我。我開始把蠟燭滅了,點起正常的燈,「…叔叔你先吃飯吧,我去洗澡…」

熱死我了。誰再給我這種蠢建議,我一定要踹下去,就算是麥爾康也不例外。

我隨便的抓了件叔叔的舊襯衣,就去洗澡了。等我邊擦頭髮邊出來,叔叔已經把那些蠢蠟燭拆掉了,還幫我把菜熱好了。

唉,我不適合那種什麼性感路線。一輩子都在打打殺殺,性感個屁。

等我湊過去親了叔叔一下,卻覺得他緊繃起來。「…印拉希爾,妳怎麼穿這樣?」

這樣?我低頭看看自己的衣服。這是叔叔的舊襯衫,非常大件,都快到膝蓋了,我還得把袖子捲起來,而且我每個釦子都有扣。

「在家穿很舒服啊。」我不懂他為什麼不高興,「這件是你的欸。我覺得丟掉可惜,拿來當家居服…」

喔,叔叔大概覺得我底下沒穿吧?這樣的確不合宜,他又很嚴肅。

我拉高下擺給他看,「我有穿短褲啦。」

他居然臉紅了,還咳了一聲。「…吃飯吧。」

我做了什麼讓他臉紅嗎?但我想來想去想不出來,只能納悶的吃完晚餐。

我不知道他在緊張什麼,擦碗的時候打破三個盤子。「…叔叔,你身體不舒服嗎?」

「沒啊…」他調整呼吸,微微笑,「大概今晚太熱了。」

等洗完碗以後,我照往常坐在他的膝蓋上,抱著他。他悶哼了一聲。

呃…這個我是知道,他現在…嗯,有生理反應。這時候真的很尷尬。沈默了一會兒,他勉強笑笑,「…我去洗澡。」

但我沒下去。

「這個…咳。」我清了清嗓子,「叔、叔叔,問你哦…你是不是、是不是沒有經驗?」

這是麥爾康要我問的。他說正常男人應該不會因為怕對方痛就不完工。

叔叔的臉紅得跟番茄一樣。他摀著嘴,又想笑又不敢笑,視線挪到旁邊,「…有的。在還沒成為妳母親的侍衛之前…軍中的兄弟又會起鬨,沒經驗會被笑。」

「那成為媽媽的侍衛之後呢?」我覺得很好奇。

他笑出聲音,「…也有。但次數不是很多就是了。通常是喝醉了…」他聳聳肩,將臉別開。

我將他的臉轉過來,看著他的眼睛,「那麼,為什麼我不行啊?」

「印拉希爾!」他輕輕的喊,「我們試過不是嗎?妳會痛的。」

「…再試試看,不行嗎?」拼了,麥爾康不也說男人不做很難受嗎?我不知道這對男人那麼重要,心裡有些內疚。

他看了天花板一會兒,「…好。」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讚和分享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