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柒 之十九

***

孟燕十二歲生日的這一天,準人瑞在機場補到了前往北極的機票。

真是十二年來最糟糕的一天。準人瑞不是很淡定的想。

接孟蟬的班十二年,準人瑞已然是迅音影視名符其實的金牌作曲人兼音樂製作人。同時還是王牌原創作家…沒時間寫劇本,寫小說只是在瘋狂忙碌的縫隙拿來鬆弛神經用的。

【Google★廣告贊助】

功成名就,有本事買下規模不輸前夫的豪宅,名車在御。她替迅音影視賺了許許多多的錢,宮國蘭虧待誰也不會虧待她。

孟燕品學兼優,音樂也頗有才華。準人瑞自認和她相處宛如朋友…就像和親生兒子的關係一樣。

這天,準人瑞真的是一時興起。來錄音的向瑜非常慘的經痛得欲生欲死,準人瑞揮手恩準她回去模擬龍蝦…因此空出大半天來。

去接孟燕好了,幫她請個假。雖然這點時間不能到太遠的地方,吃飯逛街倒是可以。她一直磨著要買新手機…藉著生日禮物的名目買吧。雖然不想太嬌養,偶爾還是可以寵寵她的。

但是到了學校,才知道孟燕請假,讓保姆接回家了。

這個時候,準人瑞還沒想太多,只打給保姆時,她言語閃爍並且慌張,還問準人瑞什麼時候回家,需不需要早點去接孟燕。

雖說沒有太多時間鑽研,但是設計一兩個app還是沒有問題的。只是尊重孟燕,她很少開追蹤,畢竟只是個防綁架的最後手段。

這時候她立刻開啟追蹤,飛快的開往目標…剛好看到孟燕和兩個「爸爸」在門口依依惜別。

那個瞬間,準人瑞真有股衝動將這三個一起撞死。

結果她費力克制這股衝動下車,她辛辛苦苦養了十二年的女兒衝出來護在兩個爹的前面對她瞪眼。

「爸爸對我有探視權,我也有探視爸爸的權利!」孟燕聲音發抖,哽咽的喊著。

「…哦。」準人瑞嗤笑,「哪個是妳爸爸?妳真知道嗎?」

孟燕稚嫩的小臉充滿氣憤,「我知道爸爸和妳離婚,妳一定是很恨他…可是性取向是誰也沒有辦法的事情!而且是爺爺奶奶逼得緊…」

準人瑞笑了,笑得異常危險,「錯了。」

一直保持緘默的楊清抬頭,哀求的看著準人瑞,「小蟬…她還是個孩子。」

「孩子」並不是萬用擋箭牌。孩子就不該知道真相?我有那麼善良嗎?

準人瑞冷淡的看著義憤填膺的孟燕,指著楊清說,「這個才是妳生父。妳身分證上的爸爸和妳的生父聯手,名義上的爸爸將我迷昏,妳生父迷奸了我,然後才有妳,這就是真相,懂了嗎?」

孟燕瞪大了眼睛,臉孔刷的慘白,回頭看她兩個爸爸。

「夠了!」楊清忍無可忍,抱住孟燕,「有什麼事妳衝著我來,為什麼要傷害燕燕?她是無辜的,她還是孩子!」

宋鴻擋在父女面前,對她咆哮,「妳到底還想怎麼樣?我已經什麼都沒有了!放過我們吧!我們只想一家人平靜的生活!燕燕不要怕,爸爸保護你們!」

準人瑞以為自己會勃然大怒,結果湧上來的是一種充滿悲哀的疲倦。

更疲倦的是,孟燕對她說,「過去都過去了,難道不能為了我盡棄前嫌?我、我也想要爸爸,我想要有父愛,我想要有完整的家!」

準人瑞定定的看著孟燕幾秒鐘,然後轉身上車,直接將車開到機場。

隨便什麼地方都好,只要別跟這些人同個城市,就好。

疲倦,屈辱,濃重到要被打倒的失敗感。

這十二年她忙碌的像個陀螺,任務的進展…等於沒有進展。情況比朱訪秋時還糟糕。身為朱訪秋,最少她能心無旁騖,有方向有目標。

但是身為孟蟬…是不行的。不知道方向,沒有目標,只能循著原版孟蟬的軌跡,留在迅音影視奮鬥…但她同時是孟燕的母親,必須關注照顧她,傾盡心力。

她活得幾乎沒有自我,得來的卻是改版的結果。

這時候她誰也不想見,只想走得遠遠的,直到天涯海角。

…沒想到讓她補到班次極度稀少的,前往北極的機票。

等理智稍微回歸,她還是打電話給公司。不然突然失蹤也太不負責任。

王毅出差,助理接到電話卻轉給宮國蘭。

「妳幹嘛不接手機?」宮國蘭很不悅,「買不到牛排肉,羊排行不行?呃…排骨到底是哪個部位的肉啊?」

…對喔。說好晚上替孟燕慶生她要下廚。

「不用了。不辦了。我…我要請假幾天。最多不會超過五天。」

宮國蘭好一會兒沒講話,語氣異常兇惡,「妳幹啥?妳在哪?阿蟬妳是不是在哭?!誰惹妳了?誰敢惹妳?!老子剁了他!」

準人瑞只覺得臉頰有些溼,愕然發現自己居然淚流滿面。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