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柒 之二十一

然而深藍令人毛骨悚然的上下打量一番,點點頭,就「退駕」了。

「妳好。請問有什麼能為妳效勞的嗎?」

望著那張宛如精靈的芙蓉秀面,準人瑞本來摸不著頭腦,仔細一想,恍然大悟。天道們似乎對重生者和穿越者非常有意見,也會額外關注。準人瑞的情形很不好說,雖然是官方打補釘人員,但在天道眼中大約也跟重生穿越沒啥兩樣。

天道跟深藍一定有某種關係,但深藍並不等於天道。

【Google★廣告贊助】

深深思考了一會兒,準人瑞凝重的說,「我有某種天賦,卻不知道有什麼用處。」

不說取材多年一無所獲只會賣萌的二貨貓,準人瑞自己摸索十幾年也沒摸索清楚孟蟬的天賦到底是什麼、能有什麼用。

黑貓說,這是某種領域。事實上只能控制空間,時間是沒皮條了。十二年也就從丈許擴充到半徑一里,領域內能夠聽到所有蟲鳴的聲音,能聚焦、擴散,也能理解情緒。

這兩年,她已經能成功的用最簡單的音樂表達方式--吹口哨煽動昆蟲的情緒。但也僅限於昆蟲,對人類就非常不好使…孟燕周歲後就無法用領域影響她了。

最奇怪的就是,任何昆蟲的鳴叫在她耳中都是蟬鳴。
深藍靜靜的聆聽,同時檢索和掃描。「抱歉,目前沒有相對應資料。孟蟬,妳願意接受檢測,為聯邦政府新增相關資料嗎?」

…難道要將孟蟬送進實驗室切切割割嗎?準人瑞躊躇了。她知道未來的關鍵就在孟蟬身上,但這些年她也明白了一個道理…沒有原身的魂魄,此時她不是完整的孟蟬。

別人沒感覺,她自己最清楚。雖然擁有孟蟬絕大部份的記憶,但音樂才華根本是天差地遠。好比說孟蟬音樂智商一八○,羅清河音樂智商只有五十。

這跟朱訪秋的情形又不一樣了,畢竟朱訪秋只是少條理化的筋,智商沒有問題,而且朱訪春已經研究到出現曙光,需要的只是弄懂和復原,然後在既有基礎上前進而已。

藝術能這麼玩嗎?老天爺不賞飯吃,勤能補拙只是一句安慰啊!

她知道進度嚴重落後,卻不知道到底要怎樣才足以應付三十八年後的災難。

這也是為什麼她一直很想見見深藍。畢竟此界的全知者說不定能給她點線索。

「在此之前,」準人瑞謹慎的問,「妳覺得這種天賦,有可能對抗蟲族嗎?」

深藍的表情靜滯,「有12.78%可能。」

…蟲族果然已經出現在這個世界了!準人瑞額頭沁出汗珠。

因為資料尚有缺失,所以她知道的很少。蟲族突然來襲,當中幾乎沒有過程…那不大對吧?怎麼能那麼精準直接突襲地球,太陽系九大行星,太陽系外也有兩三個殖民星,居然直撲要害。

如果說,在此界她學會了什麼…大概是,必要的時候要學會依靠別人。

「我能不能知道…要檢測到什麼地步?」準人瑞輕輕嘆口氣,「我願意為科學獻身,但我還有自己的責任。」
聯邦政府比準人瑞想像的文明許多。事實上,也沒引起太大的注意。

人類發展至今,其實已經有許多異能出現。呃,有的異能真不知道有什麼用,比方說孟蟬這種蟬鳴領域。但是聯邦政府還是撥下經費,在各城市成立研究所,專門研究異能。

夾雜在一堆金木水火土法術型異能者中間,準人瑞真有點尷尬。

不過也沒什麼切切割割。採取表皮和黏膜細胞,拔兩根頭髮,有。檢測腦波,有。全身重度掃描,有。但是更深入的侵入性調查那就沒有了。

畢竟現在的聯邦政府還滿講人權的。

在北極研究所也就待了一天,程度不會比全身檢查複雜,甚至沒那麼難受。最後她的資料轉到首都,然後就歸首都研究所管了,定期去報到供收集資料就行了。

準人瑞就是希望最少留個案底,能弄明白蟬鳴領域是什麼最好了。感覺把全世界的重量壓在一個人的肩膀上,怎麼想怎麼不靠譜。

弄明白原理,說不定能用科技開發出武器之類的…總比孟蟬掛了,大家只能束手無策的兩眼開開準備投胎好…是說,確定還有胎可以投。

一直到準人瑞準備搭飛機離開北極,黑貓才異常委靡的出現。

「…上面的,找你聊聊嗎?」準人瑞難得的不忍了。

黑貓幽怨的看了她一眼,「咱們不提這好嗎?」

「喔。那咱們聊聊你取材多年,找到怎麼解決問題了嗎?」

黑貓的眼眶溼潤了。「…我不知道算不算找到。你某個學長任務差點失敗…結果他所在的任務世界,有個野生穿越者,剛好車禍掛了。遮蔽消除,缺失補完,任務很驚險的過了…」

…難道要我去暗殺重生影后和穿越影帝嗎?天道能容許?!她現在也是明白了,天道嚴守規則的程度簡直苛刻,寧願守著規則然後壞空毀滅…呃,絕大部份是非常守規則的。

準人瑞深深望了黑貓一眼,「沒事。我知道你很努力了。雖然有些事努力也沒用。」幸好我不曾指望只會賣萌的二貨。

黑貓掩面泣奔。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網路連載請視為草稿,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