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柒 之二十三

只有準人瑞將保姆辭退的時候,她和孟燕才爆發嚴重衝突。

但是準人瑞不為所動。「我當然知道她很善良,可她太蠢。善良不是錯,但是善良又蠢就是大錯特錯。她今天能夠因為同情,將當時還只有十歲的妳帶到身分不明的陌生人家裡,來日她就能被騙點眼淚,將妳拱手送到綁匪或惡徒手裡。」

「才不會!不可能的!妳這是報復!」

「我付她薪水,她卻怠忽職責。所以我不再付她薪水,明白?這事誰說都不算,付薪水的人說了算。」

【Google★廣告贊助】

孟燕大吵大鬧,和保姆抱頭痛哭。準人瑞不為所動,直接打電話讓大廈保全將人拖出去。

她對孟燕有責任。不能容忍一個善良得如此愚蠢的人繼續照顧她。

孟燕跟她冷戰很久,暑假過後升國中,孟燕說什麼都要住校,準人瑞也准了。然後孟燕就越來越少回家,週末週日總有各式各樣的藉口「留校」。

其實準人瑞知道她就是去兩個爸爸那兒。

準人瑞表現得很淡然,很平靜。只有黑貓才知道她很長一段時間嚴重失眠,睡著常常被惡夢驚醒。被魘深了會哭叫著撓牆。

她不肯說做什麼惡夢,只苦笑著說,「我以為孟蟬已經魂飛魄散。」

「…是『迴響』。她死得太苦也太慘…心裡又有惦念。」

迴響。原來如此。準人瑞疲倦的想。所以她總是夢見冰冷的病房,和孟燕厭惡的眼神。

因為母親是個精神病患,差點殺死她親愛的楊爸。因為母親是個精神病患,她備受同學排擠。

但是厭惡也好,可是她再也見不到自己心愛的女兒。與其說她將自己溺死在臉盆裡,不如說她是被絕望殺死。

最讓人啼笑皆非的就是,都到這種地步了,她還只是感到刻骨的疲倦,並沒有真的恨那個親手養大的小孩。

「我需要睡眠。」蓋住自己的眼睛,準人瑞喃喃的說。

黑貓躊躇了一下,竄上床,枕在她的臂彎,蜷成一團。「本座在此,安心睡吧。」

準人瑞摸著黑貓絲綢般的毛皮,眼皮漸漸沈重,真的睡熟了。

等她睡熟,黑貓耷拉著耳朵,心情很低落的計算積分。他求了上司的上司,總算磨得他老人家推算了下。

這個黑色任務的成功率不到0.000087%。

雖然說,羅常常創造奇蹟,但現在需要的是神蹟。

…希望累積下來的積分和評價分夠用。
失眠痊癒後,準人瑞也跟著痊癒了。

她依舊如常的對待孟燕,甚至更溫柔些,吃穿用度也很慷慨。只是她生命的重心再不是那個小女孩,對工作也不再那麼熱衷。相反的,她把很多心力時間擺在義務性質的異能研究所。

王毅嘮叨她有錢不知道賺,不務正業。宮國蘭卻有種說不明白的擔心,擔心她被傷得太深卻故做若無其事。

但她的音樂卻越來越歡快奔放,越來越受歡迎。數量減少了,質量卻大大增加。

每次下載數破百萬慶功時,她笑得很滿足,卻總覺得她沁滿了模糊的感傷。

宮國蘭那種不好的預感在孟燕二十歲那年,真正印驗了。

聯邦軍隊徵召孟蟬。

「怎麼回事?妳不同意不能強召啊!」宮國蘭不肯承認有種「果然如此」的感覺,「別怕!老子還有些兄弟也有權有勢…」

緊張得滿頭大汗呢。不為別人,為了你和王毅,我也得拼出那一線生機啊。

哪能讓那些死蟲子啃了你們。

「我願意為科學獻身。很抱歉只為你賺了二十年的錢,還少十年…」

「孟蟬!」宮國蘭發怒了。猙獰得能嚇哭方圓十公尺內的每一個人。

準人瑞看著他,笑了。頭回主動將他抱了個滿懷,拍了拍他的背。「幫我跟王毅說,我也愛她。」

然後她走了。

她走得這麼瀟灑是因為,半年前穿越影帝得獎太興奮,爆了腦血管死了。於是她補缺了資料,發現…她終究不是孟蟬,沒辦法力挽狂瀾。

確定這個事實後,她答應了聯邦軍隊的邀請,金錢榮譽地位都用不著,只求幫她辦一件不合法的事情。

作為祕密特殊部門提案,深藍沒有執行絕對否決權,形同默認。

不是為了仇恨,而是為了孟燕,她求聯邦軍隊設法將那兩個人渣送進精神病院。

孟燕上大學後,功課年年退步,到大二差點二一退學。因為她忙著拼命打工,根本顧不到學業了。

會這樣是因為,準人瑞拒絕替宋鴻付醫藥費…那傢伙染了酗酒的毛病,醫院進進出出。楊清只會在那邊深情款款不離不棄,說到醫藥費只會掩面哭泣。

他們不是在逼孟燕,而是想逼孟蟬。反正孟蟬賺那麼多錢只屯著不花多可惜。

沒事,我花醫藥費保平安…精神病院的錢我樂意出。

孟燕真的不需要這樣的爸爸們拖後腿。這是身為母親的準人瑞所能為她做的最後一件事。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網路連載請視為草稿,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