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柒 之二十五

只是她當狙擊手的時間不算長。真正成為蟲族戰鬥中舉足輕重的人物,靠的卻是她的異能「蟬鳴領域」。

也因此,她動過多次微手術,為的只是讓身體的各種反應更確實的記錄下來,好能早點破解蟬鳴領域的祕密。

只可惜,似乎不是短時間內能夠破解的。

微手術只是植入一些晶片,晶片的數量有點大。也沒有什麼副作用…最多有點頭痛。這些是她主動並且同意的,因為經過無數的戰鬥,她越明白靠她自己是完成不了任務的。

【Google★廣告贊助】

到現在連黑貓都不太明白蟬鳴領域到底是怎麼回事。準人瑞所知也很有限,只能確定大概介於精神力、心電感應和音波之間的某種「聲音」…蟲族能夠聽聞,並且能接受「共鳴」。

在領域範圍內的蟲族都會在某種程度被共鳴。使用蟬鳴領域者,能夠傳達渲染領域內所有蟲族,程度提到最高就接近命令。

但是這個能力和音樂息息相關。張開領域不難,感受領域內所有蟲族不難,但是要共鳴…必須要發出音樂才行。這可能是一種殊途同歸,仙俠世界的某些法術也需要手訣吟誦才成。

只是蟬鳴領域更神祕一點兒。不但發起需要音樂,不知道是怎麼回事的「MP值」長短,也是依賴對音樂的領悟。

這就是為什麼,準人瑞知道自己無法完成任務的主因。

她終究不是真的孟蟬。她們在音樂上的才能相差太遠。如果說,準人瑞的MP值有愛琴海那麼多,孟蟬擁有地球所有的海洋和湖泊。

蟲族入侵的那一天,孟蟬的領域覆蓋了整個地球,雖然不足以反擊,卻防守了三個月等到援軍打退了蟲族。

那時她七十五歲,此界平均壽命一百五十歲,她還算是個資深中年呢。但她防守之後快速衰老,卻也堅守了十年,直到機甲時代來臨,她才含笑而逝。

在普遍沒有信仰的此界,孟蟬是曠古鑠金的神。
但是準人瑞辦不到。

像是琴娘和她都會荊棘變陣圓舞曲,她們倆也是一體同心。但是琴娘擅長風華,她卻擅長雷華。

逝去的孟蟬和她都會蟬鳴領域。但是孟蟬擅長廣域防守,準人瑞的領域狹窄,卻異常暴力的反擊。這不僅僅是MP值的差別,更因為…她們終究是不同的兩個人。

準人瑞的領域擴展到能將首都籠罩其間,就再也無法寸進了。

一開始,準人瑞將自己當成活體實驗物植入各種晶片時,黑貓阻止過。但是談完人生後,黑貓默許了。

說不定能創造神蹟呢。說不定連他都沒搞懂的蟬鳴領域,此界人類能破解呢?不管能不能破解,最少態度正確,哪怕失敗扣分也不會到無法挽回的地步。

「不要怕。」黑貓安慰憔悴的準人瑞,「就算失敗,我也不會讓妳受臨終的苦。」

「我知道。」準人瑞微微一笑,「謝謝。」

而終末來得比他們想像的都快。瘋狂進化的蟲族,終於躍進了蜂式社會體制,劫掠了殖民一號星大量人口,在附近的行星孵化了蟲族第一隻蟲后。

慢了一步,蟲后孵化後,非常出人意料之外的張開領域,保護了整個行星,激光星炮只能在領域表面炸出一片無能為力的煙火。

近距離感受才知道,原來,孟蟬的天賦和蟲后有相似之處。

她聽到了別人聽不到的,歡暢驕傲的蟬鳴。

「…沒救了。」黑貓沮喪,「原來如此。不出一兩年,就會有整個行星的蟲族大軍…我們認賠,走吧。」

準人瑞表情很平靜,「我有個學長,好像叫做邵龍對吧?曾經關住他的九天神戒,比我的儲物戒指…如何?」

天外飛來一筆,黑貓有些摸不著頭緒,但還是撇嘴,「呿,取名叫神戒就很神?那妳的戒指該取名叫天生聖人了。別拿那種破爛貨和大道之初金手指等級的精品比好不?」

準人瑞點點頭,摸了摸黑貓…然後將他收入紅寶石戒指中。

「…妳幹什麼?!」黑貓驚怒。

「聽說這戒指天滅地毀亦不轉,我們試驗看看。」準人瑞溫柔的說,然後就封住了戒指,解除條件設定為任務結束。

黑貓的想法她明白。既然任務完成不了,不如認賠退出,也能從容的計算該賠多少積分。而且,主動離開任務更能免除死亡的痛苦。

很聰明的做法。可惜她不喜歡。

她終究還是喜歡,拼到最後一刻、一秒、一剎那。
說服艦長沒有花很多時間。從軍十年,她和一葉之秋艦親眼目睹蟲族勢不可擋的崛起。

她比別人知道更多的是,蟲族培育蟲后需要用到智慧生物的屍體,就好像蚊子要吸血才能產卵。但是蚊子不會因為血液進化,蟲后卻能因為智慧生物的屍體長智慧。

蟲海戰術已經束手無策了,再來個有智慧能學習,並且飛快進化的蟲后…不只是人類的末日,眾生的末日就在眼前了。

這絕對不行。

準人瑞駕著迷你救生機飛向蟲后行星。全艦所有人行軍禮送行。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網路連載請視為草稿,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