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柒 之二十六

能阻擋激光星炮的蟲后領域,對準人瑞卻宛如無物,非常輕鬆的穿入。

護衛蟲后的蟲族一片混亂,因為它們不能明白為什麼會出現兩隻蟲后。等能分辨從天而降的是敵人,已經來不及了。

新興種族的缺點就是見識不足。等反應過來,準人瑞已經侵入蟲巢最深處,最犀利的反擊不是說笑的,像是絞肉機一樣突進,挨著即傷擦著便亡。

【Google★廣告贊助】

迷你救生機撐到蟲后之前還大體完整。方便準人瑞放出所有自動攝影機器人,可以將過程完全拍攝下來。

然後,準人瑞張開領域,將她和蟲后籠罩起來,設法讓她「冷靜」。

蟲后的情緒非常高昂、激動。充滿暴虐、貪食、毀滅。這些情緒讓她張開蟲后領域,讓她鼓動所有蟲族,也促使她不斷交配和產卵。

可現在,雄性蟲族正被準人瑞煽動著自相殘殺,看起來就要死光了。而蟲后也跟蜂后或蟻后差不多,擔負整族的生育大任後,通常行動力都很差。

比準人瑞想像的嬌小多了,蟲后大約只有三公尺高,形態像是人形螳螂。看上半身和人類有相似之處,臉孔也類人,只是複眼、獠牙,鼻子有點塌。

盈盈一握的腰身底下,是非常臃腫肥大的肚子,肚子伸出六根管器,即使嘶聲恐嚇,依舊不斷的排卵。

蟲后似乎不大能辨別蟬鳴領域和自己的領域有什麼不同,原本暴虐狂燥的情緒居然有種不知所措的波動…畢竟她才孵化不久。

這就是準人瑞此刻在這裡的緣故。

蟲后身後還堆著屍山血海。繼續進食可能會繼續進化。不趁她還朦懂的時候滅掉她,難道要等她進化完全?

但是斬首戰術是沒戲了。雄性蟲族自相殘殺卻不敢碰她,準人瑞試探攻擊幾乎無效,她總不能拿體質D-的廢材身體跟S++的蟲后玩肉搏吧?

沒事。為了此刻,她早就在內心推演無數次。

抱著琵琶,她坐在地上,撥弦。領域內蟬鳴細細,讓狂燥的蟲后後退,靜滯。

撥動心弦,她的情感無比寧靜。

第一個掠過她腦海的,居然是孟燕那張宛如花瓣般柔嫩的臉龐。然後是地球的萬里晴空下,許多人的笑臉。

北極潔白的霜雪,睿智的深藍。

聚居的高樓大廈,走火入魔似的綠建築。竭力讓出來的大地、海洋。

人類接近虔誠的努力。

其實,這裡是她最喜歡的世界。她喜歡此界人類的知錯能改。喜歡暗合天道,冷靜自制的深藍。

只要還有一丁點希望,她都不想放棄。

雖然,她只能撐四十八分鐘。但她勢必要迷惑困住蟲后,讓蟲后平靜下來,思她所思,感她所感。

然後讓蟲后徹底痲痹,消除蟲后領域。

但是情形比她想像的還糟。只撐到四十分鐘,她的MP就乾了。強行維持領域的結果就是…她開始七孔流血了,並且飛快的消耗,壽命。

果然沒有什麼是白得的,勢必要付出代價。

可壽命消耗殆盡,衰老到十指僵硬,還是差了那麼一點。

她恍惚想起宮國蘭和王毅。這麼多年她都不敢連絡,更不敢想起。

是孟燕住校第二年吧?他們倆硬將她架出去參加夏祭。與會的都是音樂人,都得表演個節目唱唱跳跳喝很多酒。

他們三個還排練了幾天,唱「We will rock you」百事可樂版。其實不要問她歌詞是哪國語言,她也不知道…反正就是編。

編得亂七八糟還是唱得渾然忘我,王毅唱得特別棒,妖嬈的艷光四射啊。

最後準人瑞太開心喝趴了,可停車場特別遠。大boss宮國蘭微微踉蹌的背著她,左搖右晃的王毅扶著她的背,嚷嚷著別將阿蟬給摔了。

大boss的背很寬。王毅扶著她的手,特別溫暖。

綠色的天火降臨。砸在稀薄的蟲后領域上,已經有零零星星的酸火彈能打進來了。

美麗。

無與倫比的美麗。

「你形容我是這個世界上無與倫比的美麗。」她張口,嘶啞的唱著,手指已經僵硬不能動彈了。

「我知道你才是這世界上無與倫比的美麗。
你知道當你需要個夏天我會拼了命努力
我知道你會做我的掩護,當我是個逃兵。」

蟲后完全痲痹,領域消失。綠色天火因為準人瑞的信號,準確的洗禮了蟲巢。轟然席捲了蟲后和準人瑞。

滔天綠火中,直到蟲后的哀號停止,幽然嘶啞的歌聲才漸漸消失。

聽蘇打綠【無理倫比的美麗】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A4otP-v6iI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