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貳 之七

同事在理想國看到朱訪秋,靜默了幾秒。

「怎麼這個bug還是沒修好?」同事哀嚎,「我敢肯定是技術部門的問題,程式部絕對沒錯!」

準人瑞含蓄的微笑。「不過是性別錯誤,不妨礙什麼。」

是的,在理想國,朱訪秋呈現出來的是女性。雖然稀少,但是這種非常規錯誤的確會出現,所以同事只是不滿一下下,卻沒多想。

【Google★廣告贊助】

準人瑞感慨,人類對性別認知還是相當粗糙的。相較之下,系統就精緻許多,會呈現真實性別。

面對鏡子,全息遊戲中她更像朱訪春了。知性清麗的臉孔,窈窕纖細的身材。穿上白外套,戴上鎢絲眼鏡,那就更像了。

這次她活得是兩個人的份。是同卵雙胞胎心血凝聚的份。

是朱訪春,同時也是朱訪秋。

是這對天真理想主義者的夢想。她一定要讓她們的夢想展翅飛翔。
傾家蕩產就為了之後二十年的家教。

反正那些錢於她如廢紙,不成功便成仁。包辦了感應艙月費和家教費,這實在太有魄力,魄力得讓人嘲笑了。

但準人瑞會放在心裡嗎?別傻了。誰會在意愚蠢凡人的短見。

不管這些家教們怎麼想吧,最少他們非常盡心。畢竟準人瑞是個慷慨的學生,每天只要求最少兩個小時的上課時間,其他時間就自便吧…還能盡情探索理想國。

準人瑞大人也沒將自己逼死,一天上課六小時,其他時間都設法消化吸收背誦。

上課沒幾天,她發現有個小姑娘趴在專屬實驗室外,著迷的望著玻璃內展示的物理講義。

準人瑞開門,小姑娘瑟縮想逃跑。

「…等等!」準人瑞出聲,鬼使神差的,「明天早上九點…呃,遊戲內的早上九點,有老師開講物理。」

小姑娘一臉震驚的看著她。等準人瑞轉身,「那、那個,小姐,」她結結巴巴的說,「我、我可以旁聽?我不講話,我就是聽…」

準人瑞有點難過,「當然。」

原本打算獨善其身的準人瑞終於多管閒事。她專屬實驗室所在地,是理想國首都。利用玩家也能發佈任務的功能,她貼了個沒有報酬的任務。

事實上就是她的課表。任何有興趣的人都能夠旁聽,並且發問。

她原本就只是想做個安心。因為她有種不太妙的猜測。

可以的話最好沒人來。能夠開心的「在哪殺幾隻報酬是什麼」的玩樂就好了。

結果第一天招了三個女生,包含了那個小姑娘。第二天多了兩個。漸漸漸漸的,滿班了。

都是女性。

她們早已經無法正常上學。為了有效控制,能上的學校已經淪為新娘學校。

真是人類文明的大倒退。

能玩理想國,也是希望能夠減少圈養女性的不滿,說不定也是另一種精神痲痹。

老師還沒來,準人瑞俯瞰著一雙雙求學若渴的眼睛。「我們來讓他們後悔死。後悔沒有注意到…這個巨大漏洞。」
雷霆非常注意朱訪秋這個自願實驗對象。事實證明,他的腦子真是好使,提出的企劃都獲得金錢或聲望的巨大收穫。

雖然在理想國裡擁有一整個基因實驗室,並且還一本正經的請家教,好像真要走研究路線讓人發笑…但的確有相當的數據可以糊弄學術界,並且樹立正面形象,顯得全息網遊不光光是在玩兒而已。

所以他異想天開的要招旁聽生,打出「全息學習」的口號…似乎也不是太離譜。

糊弄家長增加感應艙銷售量挺好的。那麼點家教費,雷霆還不看在眼底。

這個企劃拍板通過。

只是不知道誰糊弄誰。

在欲生欲死的用功中,準人瑞大人透過雷霆邀請了不少優質師資,偷偷涵蓋了科學法律和社會學等幾大類。包裝得好似新鮮的噱頭。

一點也不意外的,女學生的數量遠超男學生。

雖然被功課虐待得快笑不出來,準人瑞大人還是僵硬的笑了。
她足足花了遊戲裡五十年的時間,現實的十年。

能夠成功,不只是黑貓很意外,她自己都很意外。一個理化蠢才能將曙光化為真實,當中血淚交織已不堪問。

但準人瑞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她會逃避工作,懶得連滾都不想打。可是一但開始做,那就沒有煞車可言了。她會忘記一切,瘋狂似的燃燒所有。

中間有幾回她也覺得自己撐不下去了。但在把房間鎖死,在裡面狂叫發洩過後,還是冷靜的回到研究室。

…其實到後期她已經感覺到自己心理不太正常了。

幸好發瘋前研究出基因改造劑。

此時以「讀書會」名義聚集在她麾下的女會員已經有數萬了。

只能說她的麾下也是瘋狂的。居然相信她、按方製造出基因改造劑,並且祕密執行了人體實驗--用女會員自己的身體為實驗對象。

於是,在暌違已久後,再次誕生了名為「夏娃」的女嬰。

成功了。

接到短訊,並且看到夏娃的照片,準人瑞大笑,瘋狂大笑。

她興奮的將準備已久的病毒引爆,全世界將近八十趴的螢幕都黑了,一面將基因改造劑藥方傳送到所有被病毒控制的主機、手機、雲端硬碟等等…一面在鎖死的、全息網遊中的實驗室裡,向全世界廣播。
「愚蠢的凡人們,我有個好消息要告訴你們這些低等生物。」準人瑞大人揚眉吐氣,早就想這麼幹了。

「即將讓人類滅亡的基因污染問題已經解決,基因改造藥劑處方,已經寄送給所有硬碟容量足夠的每個人。」

「其實我並不想拯救你們這些低等、下賤,只用下半身思考的愚蠢生物。如果能跳過我一定會跳過你們…可惜,這世界還倖存女性。她們太無辜了。」

「所以感恩吧,愚蠢的凡人。我,朱訪秋,為了姊姊朱訪春的遺願,還是大發慈悲的拯救你們了。雖然我覺得你們愚蠢低賤的基因不值得保留。」

她面對著攝影機,笑了起來。那是一抹充滿惡意,惡意的那麼危險的笑容。

「你們是因為朱訪春才得救,千萬不要忘了。」

她應該成為全民公敵了吧。因為全世界還沒搞清楚狀況。

那又怎麼樣?

她保持著那種濃重惡意的微笑,臉龐開始模糊,碎裂成極小的光粒,漸漸消失。

冷凍箱發出尖銳淒厲的警報長鳴。因為不可解的緣故,朱訪秋的內臟飛快衰竭,死亡。
希望他們會喜歡我最後的禮物。

基因改造藥劑的確能夠解決基因污染問題。只是有個小小的後遺症。

之後誕生的女嬰智商將高過男嬰百分之二十左右。

男女終於平等了。

仇男癌晚期的準人瑞心滿意足的想。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