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捌 之三

直到上岸,準人瑞終於將林妹妹的身體調養的差不多。有健康屬性作弊下,胎裡帶來的病根盡去。雖然還不能飛簷走壁,總算是抵達健康及格線,畢竟年紀還小,一切都來得及。

約莫一兩年好好鍛鍊,掄個大漢沒有問題。

只是幾年積弱,幾個月哪能完全調養過來。所以還是細瘦得很,只是蒼白的臉龐有些血色罷了。

一路乘轎進去,她表現得很泰然自若。是啦,非常崢嶸壯麗,但又怎麼樣呢?準人瑞大人什麼沒見過啊?

【Google★廣告贊助】

而且她稍微有點暈轎子。轎簾終於打起來的時候,她暗暗吐了口氣。揚眼一看,唷,只見幾個穿紅著綠的丫頭迎上來。

…賈母這心可挺寬。女兒死沒幾個月,就讓丫頭穿得這麼熱鬧。王嬤嬤和雪雁到現在還是穿素服呢。

(這裡的素服倒不是純白,而是顏色素淡的服裝)

到別人家當然不能太晦氣,所以準人瑞穿著淺灰,佩戴銀飾。賈母一見到她就摟著她大哭,準人瑞也潸然淚下。

…馬的,薑汁煮過的手帕乾了是不會透出味道,但是超級辣眼睛啊!準人瑞不由自主的痛哭流涕,引得賈母多哭了好一會兒,哭得差點昏過去…這辣眼睛也值得了。

林妹妹的悲劇有一半多是賈母造成的。

在男女七歲不同席的古代,賈母居然將林黛玉和賈寶玉養在碧紗櫥內外。簡單說就是同房,就隔一個碧紗櫥。真心氣笑,她怎麼不把探春和賈寶玉這麼養,他們還是親兄妹呢。

從八歲住到十三歲,才搬進瀟湘館。哇靠,這傳出去能聽嗎?在禮教都能吃人的古代,林妹妹除了嫁給賈寶玉,還有活路嗎?

明明是賈母主導這一切,還要他們相親相愛,可後來要換孫媳婦了,卻又責備黛玉如果有這樣的想頭,就是「白費疼她的一片心」。

不就是修大觀園把林妹妹家的兩三百萬花乾淨了嗎?林妹妹沒有用了,換個家私巨富的寶姐姐。

老太太的算盤真是打得錚亮。

不討點債準人瑞過不去自己的那一關。

可惜太快被勸住了。準人瑞扼腕。

見過王夫人和邢夫人也見過了三春,又見到鼎鼎大名的王熙鳳。她倒沒有什麼特別喜惡,只覺滿眼皆是可憐人,雖然各有各的可恨之處,但更多的是可憐之處。

果然一個家庭的主母太重要了,一個不慎禍延三代。在準人瑞看來是非常簡單的人口結構,賈母也能領導到最後抄家敗落,真是本事。

賈母就生了兩個兒子一個女兒。女兒不用說,賈敏,正是林妹妹的生母。

老大賈赦,林妹妹的大舅舅,襲爵一等神威將軍。最離奇可笑的就是,他幾近分府的被擠到馬棚邊的院子,還是從花園隔斷的。出入還得從自己家的黑油大門乘車,過外面街道,然後才從角門進到正房這兒跟賈母請安。

娶妻邢夫人,是續弦,沒有生育。前頭的夫人留下一個兒子,就是賈璉,王熙鳳他老公。

老二賈政,林妹妹的二舅舅,在工部當個五品小官二十年原地踏步,這也算是另類的本事。可他這小官卻住在榮禧堂…說難聽點就是次子竊居正堂,那應該是襲爵人才能住的。就算不住,也輪不到他這微末小官的次子住。莫怪人稱假正經。

娶妻王夫人,生子賈珠(已亡),生女賈元春(在宮當女史),同時也是賈寶玉的生母。

光一個住處問題就看得出來賈母的偏心眼到什麼程度。照賈母的話來說,賈赦荒唐好色沒出息,賈政好讀書又當官有出息。

事實上,她養了兩個兒子全是廢物,二哥別笑大哥。這個成材率居然全軍覆沒。

賈政好讀書?讀了一輩子也沒考出個子丑寅卯,最後還是他爹要死了上遺折才給他求了個官,而且二十年原地踏步。

真看不出哪裡有出息。

說起來,她還比較喜歡赦大舅。雖然好色荒唐,卻是個稍微有人性的人。比起逼死親生兒子賈珠的賈政,她還是喜歡偶有人性光輝的賈赦。

所以她對大舅媽邢夫人特別尊重有耐心,邢夫人一臉驚嚇的受寵若驚。

沒事兒。感情都是處出來的。如果感情處不出來,那銀子到位也就有感情了。慢慢來,不急。

至於二舅媽王夫人,就隨便了。反正彼此都不喜歡對方。
晚餐後,重頭戲來了。

賈寶玉初見林黛玉。

哇靠,穿了一身大紅、滿身金玉的…小屁孩。那當然,賈寶玉此時…九歲。果然「面若中秋之月」,那臉真的是正圓啊!用圓規畫才能這麼圓!

嗯,你親姑姑死了欸。我記得…你也得服九個月的大功?不服無所謂,最少別穿大紅扎眼啊。

在左心房的仙草微微顫抖了一下。懊悔和自責的情緒蔓延。

準人瑞撫了撫心臟所在。沒有什麼好自責的,那時妳才八歲,千里迢迢的來到陌生的榮國府,都沒人想到讓妳歇一歇。沒有注意到這些…也是應該的。

就算注意到,又能怎麼樣呢?

但是不用怕,歷史不會重演。

賈寶玉笑著說,「這個妹妹我見過的。」

準人瑞連眼皮都沒抬。又是槽點之一。撩妹的是個九歲屁孩…只要想想這些主角的年紀就會累感不愛。

反正他們祖孫講得高興,她樂得閒閒。

可賈寶玉問她了,「可曾讀書?」

來了,戲肉來了。

準人瑞頂著蘿莉皮,泰然自若的說,「四書粗粗讀通,史書略覽。現在正在讀道德經,並且旁涉周易。經濟時文,才學到破題。」

一室俱靜,落針可聞。

賈寶玉目瞪口呆,好一會兒才說,「妹妹好好的清靜女兒…」

準人瑞才不要聽他關於祿蠹的謬論,直接問道,「表兄比我年長,想來只是班門弄斧,不及兄多矣。」

這話題尷尬,實在太尷尬。賈寶玉一個萬年逃學的主,勉強念完論語,還是因為論語最短。四書是什麼?史書是什麼?除了些豔詩情詞閒書,其他真不要問他。

還是王熙鳳打趣說笑岔了過去,不然還能更尷尬。

沒想到,賈寶玉越挫越勇,臉孔燒紅褪了又上來問有無表字。

啊呸。你不懂什麼叫做待字閨中?成語故事都沒讀通,比我養過的兒子女兒都糟糕。

「有。」準人瑞面若玄霜,「表字淵月。深淵照月。」

其實老娘的道號曾經就叫淵月,還是仙君呢…這我會跟你講嗎?

賈寶玉搖頭,「這字不好,太清冷凌厲了。我送妹妹一妙字…」

準人瑞立刻打斷他,「表兄慎言。吾母雖逝,吾父尚存人世,取字不勞他人。」

他還想說,準人瑞放出效果非常微弱的蟬鳴領域。雖然相差孟蟬世界甚遠,連百分之一都不到,可讓賈寶玉加冷筍是綽綽有餘的。

誰要他取那個倒楣表字「顰顰」。

事實證明,賈寶玉就是個沒眼色的死小孩。他問準人瑞有沒有玉,非常不耐煩的準人瑞硬邦邦的頂了兩個字,「沒有。」於是經典的摔玉發生了。

結果那塊通靈寶玉半空中就讓準人瑞攔截下來。

她是很淡定,但是她此時是俱希世之俊美、這點年紀就美麗出塵的小蘿莉林妹妹,舉重若輕的飛身接玉…對這群內宅婦女實在太刺激了!

將通靈寶玉交到賈母手裡,淡淡的說累,告退了。

直到她進了碧紗櫥,所有的人依舊寂靜無聲。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