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捌 之四

準人瑞是真心累。她上個任務靈魂舊傷導致的虛弱,和這具身體的年幼孱弱,讓她精力著實不濟。

千里迢迢到了京城,才下船就這拜訪那拜訪足足一天。滿屋子大人就沒個人體諒一下一個體弱多病的小女孩,真是夠了。

碧紗櫥內其實還沒收拾完,準人瑞哪管那些,床鋪有褥有被有枕頭,床帳換好沒有重要嗎?再沒有什麼比睡眠更重要的,沒睡飽後果很嚴重。

結果真的很嚴重。

賈寶玉睡醒連梳洗都沒有,直接竄進碧紗櫥。意圖幹些什麼就不知道了,總之準人瑞睜開眼睛時,那張大餅臉離她超近。

【Google★廣告贊助】

真的不要惹有嚴重起床氣的人,尤其內裡還是個老妖怪準人瑞。掄成年人有問題,但是掄個小屁孩還是相當輕鬆寫意的。

於是賈寶玉突然「飛」出碧紗櫥,一個屁股墩坐在地上。好一會兒才哇的一聲哭了起來,讓賈母房內一清早就異常熱鬧。

準人瑞翻個身繼續睡。不是吃飯皇帝大,睡覺也比皇帝還大。

此時只有王嬤嬤和雪雁在碧紗櫥內觀看全程,但是準人瑞動作太快,她們根本沒看清楚寶玉為什麼「飛」出去。

但是她們也沒人去叫醒準人瑞,雖然心情截然不同。雪雁崇拜得直接晉升姑娘腦殘粉,王嬤嬤腿軟的扶牆而出。

這一定是鬼上身啊!王嬤嬤欲哭無淚。但是她不敢說。這種事不管有沒有,身邊的人妥妥滅口的命。除了相當鴕鳥的一天拖過一天,她實在沒有更好的辦法。
當然這事兒還是不了了之。賈母將黛玉喚來,瞧著她那小身板啞口無言。

這麼面薄身弱的小姑娘要怎麼將個壯實的小男孩從床邊擲出碧紗櫥?這太不科學了…雖然賈母不知道什麼是科學。

但毫無可能豈不是更可怕?恐怖到牽涉鬼神之事…膽子很小的賈母嚇病了。以至於暫時沒有心思替黛玉配齊丫頭嬤嬤。原名鸚哥,後來改名為紫鵑的大丫頭也還沒來到身邊。

準人瑞打定主意不要紫鵑。她對黛玉之死也必須負部份責任的。

或許她對黛玉很忠誠,也很聰慧,但是完全帶歪了路。

沒有她頻頻敲邊鼓,黛玉還不會深入情障。紫鵑每每苦口婆心的要黛玉替自己打算,說寶玉有多好又有多好…看書的準人瑞心裡就一萬個焦急。

紫鵑姑娘,妳生活在古代不是二十一世紀啊親!那個時代的自由戀愛叫淫奔啊!妳跟黛玉說有屁用喔,她的親事是可以自己主張的喔?除了讓她多哭很多場讓身體更不好,到底有什麼作用?

妳是猴子派來的逗比吧?!(準人瑞已經氣到胡言亂語)

真的那麼忠誠,真的那麼慧黠,妳就去跟賈母敲邊鼓啊!她才是有能力主張的人吧?

再說,紫鵑如此熱心,準人瑞一直覺得她的動機不單純。

嗯,改版中,黛玉死後紫鵑也成了賈寶玉的人。靠北喔。
所以她不想要。準人瑞還是比較喜歡不伶俐甚至有點蠢萌的雪雁。

趁著大人一片忙亂,她沒跟三春混熟,而是打聽赦大舅在家,整理出重禮,只帶著雪雁,施施然的往東院去了。

必須要搭車的東院自然異常遙遠。但是健行是她此刻能找到最合理的運動方式。

準人瑞一直懷疑無雙譜不僅是宦官所創,說不定真正的祖師爺是宮女宮妃一流。內功心法搭配的身法特別嬝娜嫻靜,實在太女性化。

走走停停到還可以,準人瑞還特特的攜帶水囊。後來看雪雁走得太吃力,稍微指點了她一下吐納和步法,讓準人瑞很驚訝。

雪雁這個小丫頭居然身負上佳根骨。讓準人瑞扼腕…為什麼原主不是雪雁這小丫頭。

但是看到雪雁滿臉崇拜,眼睛裡寫滿「我家姑娘無所不能」…覺得當她家姑娘也不壞,很能滿足準人瑞的虛榮心。

東院雖然從花園隔斷,還是有個小角門的。請看門的婆子通報邢夫人…塞個小銀角比千言萬語還管用。

沒想到,邢夫人居然自己來了。正屋離角門可遠著呢。

「姑娘怎麼自己來了?」邢夫人左右望望,「竟沒有個大人跟著!妳奶嬤嬤呢?」

「拜訪舅母何須人領?」準人瑞笑笑行禮。

「這麼遠居然自己走來!也不打發人備車!」邢夫人埋怨,牽著準人瑞的手進門,然後尷尬了。「…我居然忘了給姑娘備轎。」

「哪有那麼嬌貴。」

準人瑞想討人喜歡的時候,那真是不費吹灰之力。只可惜她大部分的時候都囂張跋扈唯我獨尊。

才喝完茶,邢夫人歡喜的拉著她的手不放,稱呼已經從「姑娘」進階到「玉兒」了。

準人瑞將她的心態把握的很準確。

邢夫人無兒無女,丈夫忽視她,已經長成的繼子(賈璉)都成親了,繼子媳婦(王熙鳳)根本無視她。眾人皆說邢夫人貪婪吝刻,愚弱上不得台面,只知奉承賈赦以自保。

其實要討她歡心很簡單,尊重她、聆聽她說話就可以了。

而且準人瑞也喜歡跟她打交道,只要錢財到位,她就會盡心盡力。絕對不會有那種拿錢不辦事的情形發生。

需要的錢甚至很少。準人瑞吞吞吐吐的說,守孝需要茹素,但是在賈母處不方便,能不能跟舅母吃飯?出手補貼了一百兩銀票。

邢夫人眼睛都亮了,但是看看黛玉那張沒什麼血色的小臉蛋,硬還了她五十兩碎銀,嘮嘮叨叨的叮嚀要怎麼打賞下人,不要瞎大方什麼的。

曾經是老年人的準人瑞倍感親切。看吧,我這眼光是多麼毒辣。準人瑞有些自豪的想。

直到賈赦閒了,傳人來喚,邢夫人還拉著黛玉的手戀戀不捨。

姐太招人喜歡了啊,實在沒有辦法。準人瑞淡定的拍拍邢夫人的手,去見那位號稱荒唐的赦大舅。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網路連載請視為草稿,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