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捌 之六

最初的驚愕過去,準人瑞又不是那麼意外了。

現在的賈赦還不是爛和渣的頂點,還有點天真和溫情。在寶玉十四歲的時候,賈寶玉和王熙鳳被馬道婆用五鬼邪祟,眼見要死了,請遍僧道都無用,賈政都要放棄了,只有賈赦還在奔波想辦法。

明明他很討厭二房,明明這兩個小輩對他沒什麼恭敬。

所以會一時衝動保住黛玉,也不是那麼不可思議的事情。

【Google★廣告贊助】

這樣的人居然會把迎春嫁給中山狼孫紹祖抵債。但是仔細想想,原應嘆惜四春,只有迎春三書六聘身穿大紅,正式的嫁出去…雖然出嫁一年就被孫紹祖折磨死了。

她出嫁的時候都快十九了。號稱疼愛的賈母從來沒有為四春操心過婚事。

無法替賈赦開脫。他真不是個慈愛的父親。

 

發現自己走得太快,賈赦放慢了腳步。外甥女除了氣喘了點,既沒有撒嬌也沒有哭,性情很剛強。

他暗暗鬆了口氣,然後有點歉疚。

真的是一時衝動,原本有點懊悔,給自己背了個大包袱…但是見黛玉這麼剛強,又有點喜歡。

是敏妹妹的女兒呢。

敏妹妹出生時,他是真的喜歡。那時他已經是少年了,有這樣粉雕玉琢的妹妹真是高興的不得了。

但是他不大能見到妹妹,賈母將她和賈政養在一起,感情自然好,對他就很平常。

可終究是他背敏妹妹上花轎,小小一團的在背上,眼淚滴進他的衣領。最後比他小那麼多的敏妹妹卻死了。因為幼子三歲夭折,她沒能熬過去。

這是,妹妹唯一的骨肉啊。用妹妹那麼像的眼睛靜靜的看著他。

他彎腰將黛玉抱上車,一撩袍裾坐在她旁邊。

「不要怕。」他笨拙的安慰,「一切有舅舅。」

「好。」準人瑞點點頭,「對呢,我還有舅舅。」

赦大舅被她逗得熱淚幾乎奪眶而出。

 

邢夫人雖然兩腿發抖,還是勉力押送林黛玉所有箱籠到東院了。

準人瑞對這舅媽也改觀了。不管是赦大舅說出口還是沒說出口的,她真的盡心盡力。

這樣也叫做愚弱嗎?東院也一直井井有條,沒出什麼必須抄檢的事情。

因為是從花園隔斷而來,所以屋舍樓軒都小巧玲瓏。賈赦將黛玉安置在離正房不遠的「飛紅樓」。

應該是取自元代白樸的《天淨沙.春》「啼鶯舞燕,小橋流水飛紅。」。

真的就是座落在小橋荷塘旁,楊柳鶯鳴,小樓有燕子築巢。只是此刻是初冬,鶯燕無蹤罷了。

賈赦很自豪的說著這樓是怎樣的佈置,怎樣的由來,四季有什麼樣的景色,花了什麼苦心…最後說脫了,「這可是專門為妳大舅媽蓋來閑居的…」

然後臉色一變,心情突然落寞下來,勉強再說幾句,就要她好好休息,走人了。

這個「大舅媽」應該不是邢夫人,而是賈璉的生母,賈赦的亡妻吧。

真沒想到號稱荒唐的赦大舅有這一面。

這叫人怎麼有辦法徹底討厭這個渣人。

 

準人瑞在邢夫人的廂房睡了一夜,第二天飛紅樓就打掃好了,完全照她的要求佈置,異常素淨,這才是個守孝人該住的地方。

硬塞給邢夫人的一千兩銀票,讓邢夫人立刻淡定下來並且百無禁忌了。本來邢夫人還不敢收,準人瑞非常誠摯的說,她爹給了賈母兩萬兩。可惜她小人家身上沒多少,又得麻煩舅舅舅媽很長一段時間,非常歉疚。

邢夫人這還不把她當財神爺供起來。連往揚州送信都拍胸脯保證使命必達。

替黛玉花她爹的錢,準人瑞真是一點負擔也沒有。此刻不花等人日後謀算,順便把孤女的命給算了?別鬧,準人瑞看起來有這麼蠢嗎?

給錢沒什麼,只要收錢辦事,你好我好大家好,有何不可?更何況邢夫人不算貪,不會變法兒跟她刮錢,對黛玉也真心有幾分喜歡。

這樣就行了。

生活終於安定下來。雖然仙草向來不理不睬,準人瑞還是在睡前會彙報這一天她做了什麼、為什麼如此做、這麼做會有什麼後果。

「現在可好了,能夠安心守孝。然後將兩光的神棍技能練一練,順便將醫術撿起來…將來林大人可得看我能不能妙手回春了。」

扎根在左心房的絳珠仙草猛然一震。

準人瑞真心睏了,打了個呵欠,含含糊糊的心電感應。

「林妹妹還是要有爹疼才能過得好。」不然渡過死劫,依舊無依無靠,在這對女性異常禁錮的時代,就算出家也是無根浮萍任人欺凌。

她睡著了。絳珠仙草卻滾了一夜的露珠。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讚和分享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