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捌 之七

生活一安定下來,第一件事情就是給林妹妹她爹寫信。

對這兩父女準人瑞真心受不了。

父慈女孝,都為對方著想得要命…然後什麼都報喜不報憂,最後只得到家破人亡的結果。

林妹妹她爹林海會在賈敏過世後,連孝都沒讓林妹妹守,急匆匆的將林妹妹送上京城,絕對不像他表面的藉口那般,單純的擔心林妹妹無人教養。

林海是什麼職務?巡鹽御史。鹽商俱是巨富,當中關係錯綜複雜,人人背後都有強硬後台,說不定還跟眾皇子奪嫡有關。不用深想都能感到其中兇險,說不定就是發現了什麼,才將他唯一的骨肉送進榮國府。

【Google★廣告贊助】

最後他還真的死在任上了。可他一個字也沒對黛玉透露過。

林妹妹一無所知,寄人籬下的那麼心苦,也是什麼都沒對她爹說,只說她過得多好又多好。私下珠淚暗彈,然後無依無靠的死在榮國府。

真是讓人生氣。

所以準人瑞寫了封孤苦無依字字血淚的家書,憑她的寫作加成,讓接到信的林海氣怒交加的吐血了。若不是信末說大舅舅將她接過去,視若親女愛護有加,林海差點就派人直接去接人了。

但林海真有他的無奈。準人瑞的猜測雖不全中亦不遠矣,連賈敏的死都很有些問題…他怎麼敢將年幼的唯一骨肉留在身邊。

原本他對大舅兄印象平平,沒想到最後,最仗義的卻是紈褲的大舅兄,交情甚好的端方二舅兄只會袖手旁觀。

最後他差遣了最得力的管家送重禮給賈赦,奉上兩萬兩銀票,只求大舅兄關照黛玉。

賈赦瞥了一眼,就當著管家的面將整匣的銀票塞給了黛玉。

只兩三個月,赦大舅已經不想把黛玉還給林海了。

說起來這老紈褲就是個缺愛份子,常見的祖母溺愛導致家庭定位不明的可憐孩子。被祖母溺愛,同樣也希望得到父母的愛呀。可惜賈母就是不待見他,他爹賈代善也不怎麼喜歡這個紈褲。

結果他執拗的愚孝,也沒換來賈母一點溫情,倒是把他的元配跟長子賈瑚一起折在後宅了。

這還不是最慘的,他爹死前倒還是把爵位留給他了,可他承爵卻被趕到馬棚邊,榮禧堂被迫讓給他弟賈政了。

於是他自暴自棄,並且中二了。醉生夢死的頹廢度日,可以說是逃避現實了。等清醒過來,兒子已經變成二房的兒子,跟他不親了。女兒變成賈母養的,看到他只會發抖。

他更滿懷憤怒的自暴自棄,中二的更厲害了。「反正我就是沒出息我就要沈溺酒色就廢物給你們看早晚你們會後悔哼…」大致就是這樣的心路歷程。

但他內心深處還是很渴望有兒女繞膝的天倫之樂…畢竟他都這把年紀了。

結果他一時衝動,將黛玉救回來養了,其實隱隱還是有點自豪的。可他這小外甥女,真是個可人疼的!金石上真是個可造之材,又乖巧又有靈性。而且還是個知好歹的…替他做了扇套!

從來沒收過女兒孝敬的賈赦樂得找不到北,宅在家許久的他還特別因此出門炫耀了一圈。

原來有女兒是這種感覺!看到林管家他當場就不樂意了,還以為林海要將黛玉接回去…那怎麼能行!

還好還好,只是朝他說些好話。唉,老子的親外甥女會不好好養嗎?要你多話!算了算了,體諒探花郎一片愛女之心吧,也不怪他了。

所以他非常大方的將養育費都給了黛玉。老子不缺那點錢,給外甥女買胭脂了!

 

準人瑞倒是有點莫名其妙,她只是遵循古代仕女的禮數走罷了。舅舅舅母照顧她,不是該孝順點什麼嗎?她的針線活其實很普,但這是心意啊。所以她給邢夫人做了荷包,順便給赦大舅做了個扇套。

結果老紈褲差點高興哭了,卻板著臉要她少做些,家裡針線房又不是擺設。

…都當爺爺的大叔別傲嬌,跟你好不合適。

抱著那匣銀票回去,準人瑞有點失眠,暗暗的嘆氣。

她最受不了親情梗。

自從搬到東院,她就被親情淹了。

只是依禮而行,還沒使什麼手段呢,邢夫人總是驚喜交加手足無措。送她荷包,聽說黛玉走後她還偷哭了一下。之後衣食住行樣樣過問,就擔心她有一點不舒服。

赦大舅更是每天都跑來跟邢夫人吃飯…因為黛玉跟著邢夫人吃。一輩子都被人服侍的老紈褲笨笨的夾菜給她。飯後也不讓黛玉走,沒話找話的閒聊,還翻了許多好東西說是品鑑,想方設法的想塞給她,拒絕的有夠累。

後來書房乾脆對她開放了,放滿了原本想塞給她的好東西,讓她想看就能來參觀,還設法教她金石之道。

林大人更是,他對黛玉滿滿的父愛都快溢出來了。

曾經當過別人祖媽的準人瑞其實可以體會這些長輩幽微的慈愛,也能了解這些長輩內心的寂寞。

可惜黛玉是個真小孩…只有八歲,還是虛歲。當時的她再早慧也不能明白誰才能真心對她。

準人瑞是個公平的人。

舅舅舅媽對她好,她就對他們好。其實這兩人超好打發,偶爾做個針線,到廚房指揮一下,弄點點心,泡泡茶,陪他們說說話,這兩中年人就高興得要飛天了。

至於林大人,更好打發了。沒事寫寫信,送點小藥丸子,林大人就樂得眼眶發紅了。

想來有培元丹撐著,林大人也能多拖點時間,不會英年早逝了吧。

也能為準人瑞多爭取點時間。

 

一切都很順心,只有一件事。

記吃不記打的賈寶玉心心念念的追來大房。雖然嚴防死守,終究有疏忽的時候,導致準人瑞老要看到他那張傻呼呼的圓臉。

準人瑞真想對他說:你到底喜歡我什麼?我改還不行嗎?!

有回她怒極真的問了,賈寶玉也異常誠實的回答,全榮國府黛玉最美。

再沒忍住的準人瑞將他掄在牆上。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