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捌 之十一

出孝進入倒數計時,寶姐姐薛寶釵終於來榮國府了。

準人瑞一見訝然,果然是個真正的美人。

肌膚白皙似雪堆,絕對不是寶釵黑詆毀的胖子。怎麼說呢…準人瑞有段時間非常喜歡老上海美女畫報。豐盈而嬌美,嫵媚都含蓄的掩蓋在貞靜之下。

…長大的話必然是這種美女。

【Google★廣告贊助】

此時,黛玉十歲,賈寶玉十一,薛寶釵十三。紅樓夢最有名的三角戀主角匯集…媽的一點氣氛都沒有啊喂!寶姐姐大概是上國中的年紀,兩玉都是小學。

這年紀的孩子爭風吃醋…看起來就像是家家酒,一點fu都沒有。

準人瑞感慨,幸好她頂替了,所以脫離這種尷尬的幼兒早戀。

她也深刻反省了,賈寶玉也不是自己喜歡身帶衰尾滅團光環,實在不該欺負小孩。難道活了好幾個任務的祖媽還不能正確的對付他嗎?

於是她見到寶玉都非常正經嚴肅的和他探討四書五經和時文,大談仕途經濟。再怎麼記吃不記打,厭惡讀書的賈寶玉終於崩潰了,連路都繞著她走。

於是在見到薛寶釵的時候,賈寶玉戀愛(?)了。非常殷勤的圍著薛寶釵轉,讓準人瑞異常欣慰。

金玉良緣大好。

唯一不好的是,賈母又把她想起來,熱情的噓寒問暖,有意無意的和賈寶玉相提並論,很隱約的想將兩個玉兒湊在一起。

雖然不喜歡,但是準人瑞表示鎮定。

沒什麼,林海林大人留任巡鹽御史。

巡鹽御史掌管江南鹽政,當中利潤有多巨大,瞧瞧那些富可敵國的鹽商可略窺一斑。當中官商勾結、權貴插手,連今上的皇子都無比垂涎…混亂不堪。歷任巡鹽御史能把當任平安做完已經是上上籤,不得善終的可整籮筐。

林大人不但完美做完一任,現在又連任了。

可見帝眷、手段、才能都是上上等,前途也是超級無量。

這份量重到讓賈母都能夠將黛玉的「不祥」置諸腦後。畢竟利潤太巨大,超過百分之兩百了。若是賈寶玉娶了林黛玉,就能完整享受一個超強岳父的全部眷顧,所有人脈都會是他的。

林海這把年紀了,再不會有小孩。註定絕戶的林家財也只會是寶玉的。

有夢最美,希望相隨。賈母年紀都這麼大了,讓她做做美夢也算是黛玉的孝心了…

而且從美夢驚醒的嚴重失落臉,也是挺有趣的。

出孝,換上吉服。準人瑞笑咪咪的跟賈母請安,奉上林海的家書。

林海在信裡說他生了場病,頓感人生苦短,當及時行樂。所以要將黛玉接回,在有限的年歲裡享享天倫之樂。

賈母差點把信給撕了。

但是再怎麼打滾撒潑裝病,總不能阻止女兒探視父親。

其實赦大舅更不開心。可他毛病雖然比牛毛還多,對外甥女實在是真心實意。可黛玉捂著帕子說想爹,赦大舅哭得比她還慘。不但張羅她回鄉的行李箱籠,還打算派賈璉送她回去。

林海派的船隻管家出航,看起來一切將成定局。

賈母出招了。

事後準人瑞猜想,大概是邢夫人真有兩下子,東院插不進手腳,不然下藥可能比較快。

下不了藥只好尋求超能力。用意也不是想弄死黛玉,只是想讓她生場病回不了家罷了。

若是原版或改版的黛玉還真沒輒,只能任人揉搓了。

所以才需要他們這些執行者嘛。

 

事情是這樣的,某天夜裡她和雪雁玩繡花針。

雪雁的性情只一字評之:憨。讓她繡花讀書簡直就是看她不順眼跟她過不去。但也是因為憨直,對她有興趣的事物異常執著,比方說練武。

準人瑞收的學生也不少,她卻是武學上最出色的那一個。

這天,準人瑞教她如何用繡花針當暗器,點燈射蛾。這個憨憨的小姑娘準頭越來越好,甚至直覺驚人的射下一隻形狀奇怪的「蛾」。

「咦?」她驚詫,「我明明射中了…怎麼什麼都沒有?」

準人瑞挑眉,看著被釘在牆上撲騰的…青面小鬼。

這是,疫鬼吧?

哪個不想活的放魘魔?準人瑞臉一沈,指端湧出靈火,扔到青面小鬼身上,不一會兒就燃盡。叫聲倒是挺慘的…卻是個老婦人的聲音。

一回頭,糟了。忘記雪雁在這裡。

「姑、姑娘…」她顫抖,跪著撲過來,「教我教我!不是不是,教奴婢吧!這招太帥了啊!會了以後省多少火折子!拜託了姑娘,奴婢也想生火…」

「…………」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讚和分享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