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捌 之十二

準人瑞沒辦法教她生火,只能教她滅燭。

這是沒有辦法的事情。紅樓世界雖然有鬼怪神仙出沒,卻是靈氣漸漸枯竭的末法時代。雪雁的左心房又沒有一棵仙草,想修煉到有氣感入氣海,最保守的估計也要五十年。

只能教她滅燭了。雖然對只學武近兩年的雪雁來說還是很困難,但是比起火焰球簡單的像是桌上拈柑。

丈許外熄滅燭火,跟內力多寡倒不是有很大的關係,著重的是對內力的控制力和精準度。用掌風比較容易辦到,可準人瑞教她的是指法…可以想像是六脈神劍那種,當然更不容易了。

【Google★廣告贊助】

可憨人總是一條筋。雪雁八天後掛著快到臉頰的黑眼圈,興奮異常的演示滅燭…居然成了。

準人瑞以為她起碼得一兩年才學得會呢。詫異之餘當然大大的褒獎她。

然後,她嘿嘿的笑,軟下來倒在地板上就睡得打鼾。

…準人瑞突然有點擔心。這丫頭萬一用這種毅力磨著她要學生火該怎麼辦。

幸好雪雁的一條筋發作了,她認定這是屬於姑娘的專有技能,只是萬分崇拜的看著準人瑞,就巴望姑娘心情到位能表演一下。

準人瑞頂著這種眼光多多少少是有點壓力的。

當然,這些是後話。

疫鬼被燒的第二天,賈母看到毫髮無傷的黛玉活潑健康的出現在眼前,露出一絲驚詫,雖然又飛快掩飾成慈祥長者樣。

真沒想到,居然是賈母。準人瑞訝異了一下,卻飛快轉過彎。

上午還好好的,下午賈母就病了。同時雪雁神秘兮兮的跟準人瑞說,寶玉寄名養娘馬道婆本來好好的跟人說話,突然冒出火,燒起來了,幸好救得快…只是一時找不到水,臨時拎著馬桶澆上去。

人體自燃?不不,不就是她放靈火燒了疫鬼那時候?唉呀,這返咒也太兇猛了,仙草的仙氣精純啊。能把靈火給滅了,還得感謝那馬桶的穢物污了靈火,不然真能把馬道婆燒死。

這可亂套了。準人瑞不怎麼負責任的想。原本是三年後,趙姨娘委託馬道婆對賈寶玉和王熙鳳下手。提前不說,卻變成賈母委託馬道婆對黛玉下手。

她還沒對賈母怎麼呢,她先嚇出點毛病,不但發燒,還開始胡言亂語了。

不過是個自私貪權,對自己的兒子也玩弄平衡的老婆婆罷了。準人瑞最看不慣這種老太婆…她也曾經是祖媽,一直都很堅持自己的格調,從不插手兒孫的人生,也不需要兒孫圍著討好巴結。

她向來覺得這是種缺愛兼沒自信的表現。羅清河能缺愛嗎?能沒自信嗎?她最想說的是通通滾開別三天兩頭來煩。

但是唯我獨尊的準人瑞還是能勉強忍受賈母這種老太太。沒辦法,太缺乏自我了,只好靠這種圈養子孫的超強控制填補寂寞。

反正賈母晚年超慘。她就不跟天道搶活了。

可馬道婆沒被反噬而死,只恨救她的人手腳太快。像這種反噬形同自殺,就算不小心弄死都不算她的錯啊…準人瑞非常扼腕。

準人瑞能這樣輕輕放過嗎?當然不。她是毫無寬恕精神的祖媽。

不知道為何學會的蟬鳴領域威力非常貧弱,但是經過練習和鑽研,從控制螞蟻到控制蜘蛛了。

可能是飼養過月蛛的關係,她跟蜘蛛格外親和。所以打聽到馬道婆的住處,她立刻將八隻蜘蛛派出去,在八個方位,織了八個八卦網。

可說是蟬鳴領域和神棍技能完美融合的結果。巧妙的封住生門開驚門,官非保證,馬道婆很快就要吃牢飯了。

蜘蛛的壽命大約一年。不過一年也就夠馬道婆家破人亡了。

果然,蛛蛛八卦陣的第七天,奄奄一息的馬道婆因為牽涉到某家後宅的陰私被抓進牢裡,然後再也沒有出來。

準人瑞再次變陣,封住馬道婆處的業孽,讓好幾起魘魔法失效,意外救了許多她不認識的人。

的確,準人瑞不是好人,她也自覺自己比馬道婆還危險。她和那些壞人的差別,不過是她遵循兩大法則。

她感到很滿足。

 

這次再也沒有人阻擾她回揚州了。

賈母病早好了,卻驚懼交加的怎麼也不願意見黛玉。

準人瑞在門外拜別,帶著一絲溫和的微笑,離開了榮國府。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