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捌 之十四

雖然沒有死人,但是沈了一條船,獲救的傷患需要醫療,後續的事情千頭萬緒,賈璉一肩扛起,忙得團團轉。

可忙得恨不得生出三頭六臂,他的頹廢倒是不藥而癒,越忙越精神。

準人瑞關在艙房裡沈思。

她對蛟蛇動了個小手術,雖然沒有抗生素等等必要藥物,但是照野生動物(?)的強大應該能扛過去。

讓她覺得無力的是人魂的招供。

【Google★廣告贊助】

這一路的黑魔法追殺,居然是「馬道婆引發的一連串血案」。

嗯,人家能夠開開心心的在京城做這種見不得光的買賣,自然不會是單打獨鬥。有親戚好友師門同道再自然也不過了…

可他們不敢冒犯王朝的威嚴和體制,只能把滿腔憤慨傾洩到「看似同道」、「非常不懂規矩」的林姑娘身上。

…哇靠,這批人實在太弱了吧?在琴娘世界,大能都是把王朝收來當附庸的。

「誰跟你們是同道?」準人瑞臉一冷,抓著葫蘆晃得沙沙作響,裡頭的人魂叫得那個淒慘。

不過琴娘世界的修仙者可是有不成文的規定,不干擾凡人生活的。這些自以為很能的修士卻視凡人如螻蟻。

殊不知,在準人瑞眼中,他們也宛如螻蟻。

琴娘世界終究是最接近中千世界的完熟,哪怕是神棍技能…拿來對付這些修士都太嗆。

畢竟境界相差好幾個紀元。她不得不在符料上偷工減料,不然一符滅一個,連個活口都沒有。

「你知道我是誰嗎?能說得我都說了,還不放了我!等我師父知道你就死定了…」人魂還在叫罵。

準人瑞朝葫蘆又貼了張泰山符,立刻安靜了。相信很有來頭的人魂能扛得住泰山之重。

這世界的修士也是墮落了。

靈氣日稀修煉不易,非常勇敢的往邪魔歪道走了。這種害人性命的魘魔法居然是當中一種。

說起來一箭雙雕。因為是拿人錢財與人消災,所以因果是事主背了,跟修士沒關係。二來,橫死的人多餘的壽命、生機、氣運,都能用特殊法術收攏為修士所用,於修煉大有裨益。

這算是解了準人瑞讀紅樓的一個疑問。

紅樓第二十五回,趙姨娘在馬道婆的誘使下,出錢讓馬道婆祟死賈寶玉和王熙鳳,在兩個人都快死的時候,跛腳道人和癩頭和尚出現,讓通靈寶玉恢復光輝,破了魘魔法。

但這兩高人飄然遠去,之後馬道婆依舊活蹦亂跳,若無其事的出入榮國府。

兩高人當然不會去找馬道婆麻煩,都是「同道」呀。

本來準人瑞忿忿一會兒也就罷了,說不定是她個人偏見呢,有什麼氣好生。

結果第二天,這兩高人口誦道詞佛號,飄然闖到面前,雪雁正要呼喝,卻被定在當地,連眼睛都不得眨。

準人瑞瞥了一眼,心神安定下來。這手法,不過就是戲法的一種,純粹掩人耳目。實際上只是中了張粗糙的定身符,小事一樁。

而且這兩高人的表情很有趣,瞪著準人瑞,淡然曠達的表情生生的裂了。

「仙子,別來無恙?」遲疑了會兒,跛足道人稽首。

「見到你們兩攪屎棍前,過得還不錯。」準人瑞冷笑一聲。

是的,她對這兩位的評語就是攪屎棍。

就是這兩高人,將通靈寶玉(神瑛使者)帶下凡,原本一干情鬼了結公案沒賈寶玉什麼事情。這兩高人還準備去度化幾個當功德呢…結果他們幹了什麼…

甄英蓮(香菱)她爹甄士隱被他們度化了,丟下老妻丟失獨女後又沒了丈夫,窮困潦倒的艱難度日。

柳湘蓮在尤三姐自刎後,渾渾噩噩的走出去,也讓這兩高人度化了。結果柳家連絕戶的機會都沒有,直接斷了。讓很照顧愛護他的姑母傷心欲絕,更讓姑母連個娘家人都沒有。

最後是賈寶玉。被寵溺二十年,拋下嬌妻和仍在腹中的孩子,扔下一大家子,出家了。簡直不忠不孝不仁不義。

是唷,真是功德無量。一點量都沒有的功德啊。

更不要提到處想誘拐兒童兼出言恐嚇,滿世界亂竄也沒竄出點好。

攪屎棍無疑。

 

準人瑞出口傷人,這兩高人居然忍下來了,語氣很謙和的說都是誤會,希望能夠將「白余子」放出來。

她舉起葫蘆,晃了兩下,裡頭的人魂叫得夠慘,「原來這人叫白余子啊?」

跛足道人臉色變了變,「冤家宜解不宜結,仙子何必得理不饒人呢?」

「第一,是他們來找我麻煩。你們這理真有趣,我若稍弱點只能等著被害死投胎,偏我強了還得讓你們調解成誤會?第二,你們若強些,我說不定就饒人了。」

論修為,秉仙靈之體的準人瑞大約和這兩高人比肩,說不定還稍弱一點。

但是論術法手段,保守估計能贏他們倆加起來二十八條街。光說符籙陣法吧,她學得如此兩光,兩高人約是小學三年級,準人瑞已是雙博士。

若不是此時的黛玉才十歲,哪需要符籙陣法,直將往牆上掄就是了…年紀太小就是這麼令人扼腕。

戰況單純的一面倒。差點讓跛足道人跑了,準人瑞拔槍射中他不跛的那條腿,這下可平衡了。

將這兩人捆好,準人瑞不懷好意的瞧著,讓這兩高人毛骨悚然。

「嗯,我有點忘記琵琶骨要穿哪才能廢掉所有修為。別急,讓我想想。」

兩高人眼眶都溼潤了,幾乎要號啕大哭。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網路連載請視為草稿,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