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捌 之十五

最後關頭還是仙草出聲阻止,「修煉不易,大懲小誡就罷了吧…」

準人瑞側目。話怎麼不早點講,這兩高人都快哭失禁了才說…沒有心結?鬼才信呢。

不過她對原主向來都是很溫柔的,所以意興闌珊的回答,「死罪可免活罪難逃。」

在雪雁的幫助下,將兩高人貼上泰山符,沈江了。至於他們意圖營救的什麼白余子,不要說準人瑞為難人,那葫蘆就繫在跛足道人的腰上。

【Google★廣告贊助】

嗯,加油。照她粗製濫造的泰山符,大概十天半個月就失效了。兩高人互相幫助也能解了綁,還順便完成任務救了白余子。

只是三魂之一的生魂脫離軀體這麼久,還能不能好好的湊回去…那就不干她的事了。

這些沈江底的同道聯盟她不關心,讓她頭疼的是滿眼亮晶晶的雪雁。別看她鬥法鬥得金光閃閃瑞氣千條意氣風發,某些神棍技能她卻異常生疏…比方說清洗記憶。

搞個不好就能把人弄成白癡,催眠術她還沒入門,更不敢將雪雁拿來實驗。

最後她含糊的編了個仙師夢授,難免得替天行道的理由呼悠過去。

呼悠雪雁比想像的還容易多了,一秒就瞬間接受而且激動萬分,一臉「原來如此我怎沒想到」。

雪雁唯一的問題是,「仙師叫什麼呀?有沒有名號?」

「…呃,仙師姓羅,道號淵月仙君。」

她喜得飄飄然,真怕風大點把她刮走了。

準人瑞為她有點焦慮了。這麼好騙真沒問題嗎?

不過傷重的蛟蛇莫名的非常害怕雪雁。明明是準人瑞將他射傷的,雪雁待他是很熱情的。

「快快好吧,」雪雁一面幫他換藥一面嘮叨,「好了說不定能獻給仙師當座騎呢。」

準人瑞以為蛇沒有淚腺。但是蛟蛇卻眼眶溼潤,快滴下淚來。

「呃,她只是隨便說說。」準人瑞隨便安慰一句,「雪雁,去熬藥吧,剩下的我來就行了。」

這條可憐的蛟蛇是苦逼中的苦逼。他原本在山澗中吞服日月精華山水靈氣,都快要修出角了,對血食的要求也很淡薄。久久才吃一次飯,好死不死吃了個人。

坦白說,他在深山裡住著,連人長什麼樣子都不知情。吃了人,就這世間法則而言是擔了因果,反而污了他千百年的修行。這才被人所獲,開始生不如死的生活。

後來他才知道,這他馬的就是個陷阱。不然他那個深山老林的老家怎麼可能出現人類。他可以說是被騙吃了個不費力的誘餌,才會之後活得異常費力。

吃人跟吃毒藥沒兩樣,他還會去吃那玩意兒嗎?可惜之後他身不由己,修行一污再污,身形也越來越小。

他最痛恨的就是被白余子附身,卻束手無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最希望的就是回家繼續修煉,能夠把被污的修為潔淨了。可這希望也不可能…他的家被白余子毀了。因為深澗之下有個未出世的法寶靈胎。

 

準人瑞很同情他,可是他已經被罪孽侵染的差不多了。想回復需要大量的功德。

「呃,你要不要跟我?」

蛟蛇猛然抽搐,想倒退可惜傷重的盤不起來。

「放心,我不需要座騎,也不喜歡附誰的身。你不放心的話,我以我的道心發誓。」

「…不違背天理循環,也不會污我的道行。」蛟蛇弱弱的說。

準人瑞慨然,「我發誓。」

蛟蛇開心了,久久不癒的傷勢因此一日千里,不但能盤起來,動作異常迅速的能攀檐走壁了。

但是將終於閒下來的賈璉嚇個半死,等弄清楚是小表妹養的蛇,他都快哭了。

「這東西怎麼能養!快快找人來打死!」他崩潰的將黛玉護在身後。

準人瑞啞然片刻,招手說,「公子白過來,跟璉表哥打個招呼。」

蛟蛇公子白謹慎的停在賈璉面前一丈外,點頭如稽首。

賈璉真的要潰了。這東西成精了呀!!

「表哥別怕,公子白都要成蛟了,很有靈性的。」準人瑞安慰他,「只吃雞蛋不吃葷呢。」

這不是重點啊表妹!賈璉欲哭無淚。

最後是老船工說這是祥瑞,小江神呢。那條蛟蛇還願意進他買的大籠子,心下才稍安。

賈璉還是抱著腦袋燒。真沒想到林表妹會是這樣膽大的表妹。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