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書 命書卷捌 之十八

心酸的林海還是好好開導賈璉了。

畢竟女兒的年紀擺在那兒,今年才十歲。他也反省過,自己實在太急躁了。可外甥可開不得玩笑,出家的念頭一動,女兒堅拒,可外面的寺廟千千萬,一時想不開可大鑊了。

說起來,林海是個承情的人。他對賈敏有愧疚,林家數代單傳,可壓力都在賈敏身上。外面說得極難聽,甚至懷疑賈敏用了什麼手段才會姬妾一無所出,其實真的都是謠言。

【Google★廣告贊助】

賈敏過世後他懷憂喪志,知道賈敏真的很冤,將姬妾都放了。這兩年,有一半多懷孕生子,更證明了賈敏的無辜。

也是因為這樣他才對賈母更為恭敬,甚至將唯一的女兒托付。

雖然賈母辜負了他的信任,但是大舅兄仗義,疼愛玉兒,他是真的感激。因此對賈璉和顏悅色,能夠的話真心想扶他一把。

賈璉吧,其實沒大事。只是從色中餓鬼狀態脫離,自己嚇自己罷了。

想想吧,賈璉為什麼喜歡撈銀子存私房?還不就是為了能痛快的花天酒地,睡他個六畜興旺嗎?結果莫名的,色心退潮了,突然沒有目標了。

回頭一看,文不成武不就,說是大房嫡子,卻比不上二房寶玉的一根腳趾。他真心對將來承爵的可能懷疑了。老婆還是個母老虎,卻只給他生了個女兒…林姑父的例子在前,他真心顫抖起來。

爹不疼娘不愛,老婆不同心,兒子也沒有。人生異常失敗。

說起來,在賈家玉字輩裡頭,賈璉算是最好的。他腦子不差熟練人情世故,雖然紈褲,除了色中餓鬼這大患,他還算是有人性光輝的一個。

結果大患去了,他腦袋更為靈光,思前想後不免悲從中來,頓時懷疑人生,然後心灰意冷。偏又聽著準人瑞呼悠高道高僧,結果中招,那還不想著跟很厲害的小表妹出家修道。

只是一時想岔,這對林姑父能算回事嗎?那自然當然決然不能。林海沒兒子,難免有點移情,賈璉想討人喜歡的時候,除了賈府那群偏心眼,還真不是難事。

感情都是處出來的。一個缺父愛,一個沒兒子,漸漸的不是父子更勝父子。雖然賈璉不愛讀書很遺憾,可通曉世事、人情來得也是很不錯了。指點多了,後來跟著林海上班,漸漸的居然能當個幕僚用,等春天化冰,該回京了,賈璉卻遲遲不想回去。

準人瑞倒喜歡賈璉留下。多好的擋箭牌啊!讓林大人分分心,才不會每次看著她欲言又止。而且讓通透的林大人開導開導,說不定能給大房一線生機。

立刻大筆一揮,寫信給赦大舅問好兼分析。與其讓璉表哥給賈母當免錢的大管家,還不如跟林大人學點本事。

準人瑞回揚州後都是一月一信,這封是額外加急。賈赦一想,還能有誰比探花郎靠譜?立刻准了。

賈璉一直待到秋天,在鳳姐和賈母的十八道金牌下才戀戀不捨的走了。

林大人難過了好久,最後還暗暗的幫賈璉活動了下,讓他去戶部補了個實缺。雖然是從芝麻點大的筆帖式做起,可賈璉腦袋活算盤精,居然做得有聲有色。

此時黛玉返家已經一年,再怎麼驚世駭俗也都習慣了。林大人安慰自己,也不是很仙姑,讀書女紅都沒放下啊,喜歡練武怎麼了,強身健體。

至於畫符的問題,他完全視而不見的逃避事實。

再說吧,女兒醫術可好,仁心仁術呀。

林大人的身體一直都不太好,之前捎來的培元丹效果還不錯,也只能少受幾場風寒罷了。結果黛玉居然能開方,給大夫看過沒什麼問題,幾服之後,卻大有裨益,真是完全沒想到。

那條白蛇吧,看久了也就慣了。非常巴結,會用尾巴捲著磨墨,讓林大人滿臉黑線的跟賈璉有同樣的感慨--這東西成精了。

罷了,玉兒也沒什麼喜歡的東西。素面朝天,不飾金玉,衣服除了木棉花一概不繡。就愛養條蛇也就養吧。

林大人非常努力的接受事實,連準人瑞都異常感嘆。

真是不輸杜芊芊她爸的絕世好爹。

林大人是早產兒,原本身體就會比較虛弱,祖上遺傳底子更不好。再加上,求子心切,吃了太多亂七八糟的補品,廣納姬妾的結果就是將自己掏空了。

努力到最後,幼子早夭,髮妻傷心而逝,其實他沒有多少生存慾望了。將黛玉交給賈母,其實也有托孤的意思。

這是心理不健康帶動生理更不健康。

準人瑞本來不會弄得那麼奇行怪僻。只是生理上的疾病好辦,好歹她也有幾世的醫學知識,糊都給他糊好。生存意志低的心理問題才是真正困難。

所以她大剌剌的讓林大人知道,你不管的話女兒真的會變成仙姑。

璉表哥和林姑父的父子情,也不乏她不動聲色的推動。你不管的話,這孩子不知道會迷失到哪去。

人的心需要惦念。有了惦念就會有勇氣面對生活。

她知道的。

因為,她不但當過別人的母親,最後還當了很多人的祖宗。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讚和分享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